当前位置:

中美竞争虽难避免,但并非没有合作可能

贾春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12月10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在出席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时表示,为重振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努力,未来美国政府必须重建与中国的关系。此前,布隆伯格曾公开表示,中美彼此是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双方经贸联系紧密,相互依赖,两国需要的不是贸易战,而是通过多种途径加深双边关系;两国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两国合作对于应对经济增长、贸易、安全乃至气候变化等方面的全球性挑战至关重要。

布隆伯格身家500多亿美元,同时作为前纽约市长、前联合国气候行动特使以及美国2020年大选的民主党总统参选人之一,其一言一行都是媒体跟风报道的重要目标。因此,其上述表态应该不是临时起意或随口说说,而是反映了其真实想法。同时,布隆伯格的话在美国也并非孤例,而是有一定的代表性。

此前,美国百名专家、学者及政商界人士7月曾发表公开信《中国不是敌人》,认为采取敌视中国的政策对美国无益,这种做法最终或导致美国自身被孤立。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表示,“我有幸见证中美关系四十年,始终坚信以合作的方式解决双方存在的重要问题,是中美两国对世界和平与进步的共同责任。”美国前商务部长卡洛斯·古铁雷斯表示,尽管中美存在竞争,但这并不意味着两国不能保持紧密合作,事实上两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保持沟通,这不仅有利于国家利益,也是为了全球稳定。

这表明,尽管特朗普政府在经贸、涉疆涉藏、香港、南海等议题上不断对中国出招,尽管美国部分反华势力、保守势力不时渲染中国对美国所构成的各种“挑战”和“威胁”,但美国战略界始终存在清醒之士,他们对中美关系的重要性以及两国合作的必要性都有非常清醒的认识。

从中国来看,虽然在上述议题上不时面临着来自美国的压力,虽然学界也有少数对美国强硬甚至与美国对抗的声音,但大多数学者对于中美关系的重要性都有非常清醒的认识,在承认两国关系中的竞争因素同时,都希望两国在能够合作的领域尽可能地进行合作,都不愿意两国彻底走向对抗甚至滑向某种“冷战”。如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傅莹曾公开表示,中方始终抱有与美国保持合作关系的愿望,如果中美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找到新的交往路径,应能实现某种“竞合”态势,即保持必要的互利合作,管控好不可避免的良性竞争,这是比较理想的前景。应该说,傅莹的话代表了中国美国学界主流学者的观点。

上述事实表明,虽然特朗普政府及美国少数反华势力在对华政策方面一意孤行,妄图将中美关系推向他们所鼓噪的“大国间竞争”轨道,妄图利用美国当前的实力优势趁中国将强未强之际将中国遏制住,甚至分化瓦解,但这种冷战思维既不符合当今世界发展潮流,也注定得不到美国战略界主流人士及大多数民众的支持,同时也不符合美国的利益。事实上,在21世纪的今天,无论是对中国,还是对美国,还是对全世界而言,中美两国维持必要的合作关系都是必要的,也是迫切的。除了布隆伯格提到的气候变化问题,全世界需要中美合作应对的领域和问题还有很多,如应对恐怖主义、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应对大规模自然灾害及传染病蔓延、解决全球性难民问题、应对地区性危机、维护世界经济稳定等。

仅以阿富汗问题为例,美国花了18年时间、耗费了2万多亿美元,仍看不到阿富汗问题彻底解决的迹象,美军何时能够以胜利者姿态撤离阿富汗仍是一个未知数。从特朗普及其执政团队的言行看,美国早已厌倦了阿富汗战争泥潭,然而却束手无策,不知如何解决。这也是美国与塔利班谈谈打打的重要原因。阿富汗问题错综复杂,不仅涉及阿富汗内部政府与反对派、各教派、各民族之间的利益纠葛,还涉及到俄罗斯、巴基斯坦、伊朗、印度、中国等周边国家的切身利益,不是美国单凭一己之力所能解决的。长期以来,无论是在阿富汗重建问题上,还是撮合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对话问题上,中国都发挥着积极的作用。美国对此心知肚明,因此多番表达希望中国在阿富汗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的意愿。

凡此表明,中美作为两个世界大国,虽然双方之间的竞争甚至摩擦难以避免,但两国之间的合作更是必不可少。为了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双方需要做的是在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不冲突不对抗的前提下,管控好两国之间的竞争,使之走上良性轨道,防止双方陷入恶性竞争和无限竞争,防止两国关系彻底脱轨或走向完全对抗。同时,两国在能够合作的领域应尽可能地进行合作,在增进双方共同利益的同时,促进世界的和平,以及人类的共同发展。这不仅是大势所趋,也符合两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共同意愿。(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1_215921.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