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台湾新版“公投法”贻害无穷

齐泰轩 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

1月5日,台湾地区新修订完成的“公民投票法”将正式实施。由于该法大幅降低了“公投”门槛,未来岛内将涌现各式各样的“公投”活动。这不仅无助于“直接民主”的落实,相反将会开启岛内政治纷争的“潘多拉魔盒”,甚至进一步冲击两岸关系发展。

打开“公投”的潘多拉魔盒

2017年12月12日,在蔡英文当局的主导下,台湾地区立法部门三读通过了“公民投票法”部分条文修正案,包括提案人数由台湾地区有投票权人口总数的千分之五调降到万分之一,联署人数则由5%降到1.5%,通过则只需要超过总人数的1/4,同时同意票多于不同意票即可。根据台湾地区“中央选举委员会”的估计,以2016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1878.2991万选举人数为基准,未来1879人就可以提案,28.1745万人联署就可以成案,469万人赞成就可以过关。

可以预期的是,岛内各式各样的“公投”活动将纷至沓来。姑且不论民进党和国民党这两个岛内主要政治势力,即使是被称为“小绿”的“时代力量”要想发动“公投”,也完全可以做得到。根据2016年初的台湾民意代表投票结果,“时代力量”获得74万多张政党票,超过“公投法”规定的28万张联署票的限制。而且,很多“公投”议题将会超越政党政治色彩,带有某种社会议题性质,联署成案的可能性更高。

实际上,岛内的很多在野政治势力已竞相表态提案,甚至不排除仿效2004年和2008年进行“公投绑大选”。国民党考虑发动区域性的“反空污公投”,蓝营内部另有人主张“能源或核四公投”,甚至针对“党产条例”、“促转条例”、“年改”等推出“公投”;台湾孙文学校及退休军公教团体日前也宣布推动包括“退休年金信赖保护公投”等6个价值信念“公投”;深绿的“时代力量”则锁定“主权”和劳工权益议题,提出6项“公投题目”。

伴随着喷涌而出的“公投案”,耗费的将是台湾社会庞大的社会资源。姑且不论提案和联署所花费的资源,仅办理投票一项,就不知要付出多少的社会代价。十余年前,为了减少频繁的选举支出,台湾将“总统”和“立委”选举合并举行,地方县市长、县市议员等9项地方公职选举合并举行。现在看来,台湾又将回到月月有投票的时代。

台式“民主”将进一步崩坏

由于目前台湾实行的“西式民主”出现了各式各样的问题,将“民主”作为神主牌之一的民进党主张进一步落实所谓的“直接民主”。“直接民主”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公投”(即“全民公决”)。“公投法”修正案通过后,蔡英文便称,“公投法”立法多年以来的各项缺陷就此走入历史,打破鸟笼、还权于民,“这是人民做主的历史时刻”。民进党籍“立委”王定宇也表示,“公投法”修正案的通过,等于是让台湾落实“直接民主”。但是,修改“公投法”的后果很有可能与民进党的初心背道而驰。

一方面,无助于提升台湾的“民主”品质。之所以要推动“公投”,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代议式民主政治”的弊端,认为民意代表无法真正代表普通民众的利益。在台湾,民意机构多次被评为“乱源”,而民意代表的满意度也跌创新低,因此确实存在“直接民主”的现实基础。但是,岛内民众的政治素养并未达到“直接民主”的水平,而且普通民众根本无心无力组织“公投”,因此“公投”最终将会变成利益集团操弄社会和政治议题的工具,距离普遍民众的利益诉求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瑞士伯尔尼大学格奥尔格·卢茨(Georg Lutz)通过对“公投之国”瑞士的研究指出,最经常使用“公投”的是党派与相关利益团体。

另一方面,提案、联署和通过的门槛大幅降低,还有可能出现所谓“少数人的暴政”。由于岛内民众的政治参与度不高,因此如果某项“公投”的投票率很低,有可能出现活跃的少数反而赢得“公投”的情况,从而实现对“沉默的多数”的暴政。举一个极端的例子,一项“公投”的实际投票人数是总投票权人数的一半(即937万人),其中468万人支持,469万人反对,那该项“公投”自然被否决。如果没有参加投票的900多万人(或者说其中的多数)是反对“公投”的,自然没有问题;但如果未参加投票的900多万人是支持“公投”的(实际过程中也确实多数是这种情况),那就等于是469万人否决了1300多万人的意见。

因此,亲民党就担忧称,“公投”有可能变成“暴投”,将严重崩解民主制度的运作。国民党“立委”马文君也指出,“公投法”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反而可能制造更多麻烦。

必将冲击脆弱的两岸关系

一提起“公投”,大陆印象最深的就是陈水扁利用两次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机会,同步举行了六项极具挑衅性的“公投”活动。因此,在某些大陆人士看来,“公投”就等于“台独”甚至是“激进台独”。因此,在中国大陆和岛内“反独”力量的关切下,此次“公投法”修正案处理的仅是“公投”程序等议题,并未将“修宪”、“领土变更”等议题纳入“公投”的内容之中,但是这并不代表不会影响两岸关系的发展。

其一,“独派势力”可能打擦边球,推动变种的“统独公投”。“台独分子”之所以对修改“公投法”孜孜以求,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要利用“公投”来实现所谓的“台独建国”。此次“公投法”修正案虽然排除了“修宪”和“领土变更”两个最敏感的内容,但是她们仍有可以着墨的点。2003年通过的“公投法”限制不可谓不严,但陈水扁最终还是找到了“巧门”,推动了2004年的“防御性公投”和2008年的“入联公投”。如果岛内的“台独分子”想闹事,仍旧可以从“公投法”中再次找到“巧门”,更何况此版的“公投法”较上一版有了更加宽松的条件。或许,推动“去中国化”等方面的“公投”尚是“台独分子”小试牛刀,变种的“统独公投”也在不远的路上。

其二,频繁的“公投”有助于形塑岛内民众的“共同体”意识,从而进一步割裂与大陆的“两岸一家亲情怀”。投票和选举一项重要的溢出功能就是区分“本我”和“他我”,意即增加对“本我”的认同,而进一步区隔与“他我”的认知。岛内“台独”滋生和蔓延,与台湾的“民主化”是相伴而生。“民主化”的结果一定是强调在地化,强调某一地区的共同体意识。如果岛内频繁举办“公投”活动,很有可能强化岛内民众对“台湾”的认同。由于“公投”过程中无大陆民众的参与,岛内民众也无法参与大陆的政治活动,因此将进一步塑造岛内民众对台湾和大陆是两个社会的认知。因此,岛内哪怕是举办一些与两岸关系毫无干系的“公投”活动,仍然对两岸关系具有深远影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2_177022.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