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00后”最难突破的困局恐怕是“选择”

陈伟瑜从小想当一名漫画家,高一下学期就决定转为美术生。他的奶奶是大学教授,不认同孙子的这个决定,想让他学理科,考计算机专业。为此,父亲还去学校跟班主任进行了一番争论,误以为是学校为了提高升学率才劝说儿子转学美术。即使家人反对,陈伟瑜还是坚持了自己的决定,继续学习美术。“我的人生掌握在自己手中,做出了选择就不后悔。” (6月6日《长江日报 》)

作为今年成为高考主力的“00后”中的一员,他在走向人生第一个重要关口之前,就有一次坚持独立自主的选择,令人欣慰。但愿他有这杯酒垫底,顺利通过高考,继续延续自己的选择人生。

然而,这一年代的人,能够冲破六个大人的“友情封锁”,坚持自己的独立选择,绝对是极少数。更多的孩子,除了在周岁时有过“抓周”的无意识行为表演,几乎都是导演团队的小演员一枚。就人格成长而言,“选择”,恐怕是“00后”当下最难突破的一个困局。

选择对“00后”有何特别之处?因为他们不是爷爷辈那样生活在固化的二元社会,不像父辈(主要是70后)那样有着“唯有读书高”的单纯执着,也不像80、90后那样在应试教育的轨道上无可选择。“00后”出生和成长之时,互联网日趋成熟,文化更加多元,改革更加深入,顺应社会快速转型,高考在变,大学教育在变,就业在变,生存模式在变,有人清醒地意识到:虽然多数变都是一种进步,但选项越来越多,选择越来越难。

犹如从甲地到乙地,过去只有一条路,很好办。如今有了多条路,对于没有选择能力的人来说,可能会左右为难,裹足不前。比喻眼下的“抢人大战”,到处都在招手,各地都是笑脸,何去何从,一个涉世不深的年轻人,要作出正确选择,并不容易。

我国将在2020年建立全新的高考制度,新高考改革的出发点就是扩大学生的选择权,包括考试选择权、科目选择权、课程选择权、学校选择权,“00后”算是这个“选择社会”的原住民,更多选择,对他们既是福音,也是考验。

说是考验,是因为“00后”要行使选择权,必须突破“六人家庭保险”“保姆式学校保险”,更不要说他们先天缺乏选择的实践与能力,也暂且不说选择多还意味着诱惑多,更复杂的比较。如果对“00后”的选择素养不引起足够重视,不采取措施,让他们走出选择的困局,时代赋予他们的选择权,很有可能成为家长和学校联手代玩的新游戏,而让“00后”错失成长的机遇和选择的机会。

近日,我自告奋勇替一朋友说服他的孩子听从父母的意愿,就近找个工作,早日成家立业,结果,这位年轻人说:“我这次不听从父母的安排,是因为他们把我的前三十年安排得太周到了,比起同龄人,我似乎还没有长大。我如果继续留在他们身边,不仅忌惮父母继续‘厚爱’,也对我自己不放心。我怕我一遇到点困难,就向他们求助作主。所以,我决定到远方去闯一闯。”这一席话让我放弃了初衷,我从内心里为小伙子的觉醒和选择打call。

给“00后”选择权不可能一蹴而就,学校和家长既要引导学生自主与自立,又要自身有“放权”的自觉与艺术,更要有学生自己的觉醒与坚持。同时,选择也不是任性,成长是选择的前提。选择者要靠选择的结果来证明自己,更要有承担起选择的N种后果的准备。

学习、工作和生活,人生的林林总总,实现群体性选择“自己选择”,比每个学生依赖家长和学校寻找一个万全之策,对于中国社会的飞速发展,一代新人的现实担当来说,恐怕前者更为紧迫。

相关事件

  • 2018年高考
  • 2018年高考
  • 一年一度的高考即将拉开大幕。今年,首批“00后”将步入高考考场,迎来人生大考。除此之外,今年高考看点不少,无论是一批“接地气”的本科专业落地招生,还是高考加分项目继续减少和规范,都引发社会关注。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