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穆巴拉克免罪折射埃及政治图景

11月29日,开罗刑事法院撤销对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杀害示威者”的指控,这场“世纪审判”至此基本尘埃落定,不出意外,穆巴拉克很快便会重获自由。穆巴拉克曾是埃及“革命”的首要对象,曾被认为是“革命”成败的风向标,然而,这场“世纪审判”虎头蛇尾,不了了之,折射出埃及当下和未来的政治图景。

首先,穆巴拉克免罪象征着权威主义的强势回归。显而易见,政治因素是这场审判的决定性因素。法院并未进入庭审程序便以“技术性”原因撤销指控,体现了其对穆巴拉克的特殊关照。可以预见,面临相同指控的另一位前总统穆尔西绝不会如此幸运。如果将此罪名安在现任总统塞西头上,也绝非莫须有。如此反差说明以埃及司法系统为代表的世俗统治精英,采取双重标准,用政治化的审判宣示权威主义的强势回归。塞西上台后,以更加自信的方式,推行加强版的权威主义。不仅宣布穆斯林兄弟会为恐怖组织,还果断取消了历届政府均不敢触碰的燃料和大饼补贴,如今又宣布“革命”对象无罪。塞西之所以如此自信,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拥有前两个政权赋予的双重“负面合法性”。经历了更糟糕的伊斯兰主义者统治后,塞西之外,埃及人民已别无选择。民调结果提供了佐证,宣判前后,塞西的支持率并无显著变化。

其次,判决凸显埃及政治的深层逻辑。穆巴拉克的脱罪,意味着埃及政治又重回“革命”前的轨道,以前掌权的重新上台,以前坐牢的又锒铛入狱。埃及政治的逻辑在过去60年中从未发生变化,政坛的两支主要力量是处于权力中心的世俗统治精英,和处于边缘的政治伊斯兰反对派,两者之间的自由民主派则一盘散沙,羸弱不堪,从而形成了世俗威权与政治伊斯兰非此即彼的二元政治结构。革命后,穆兄会由边缘走入中心,但短暂的执政实践表明,它是合格的反对派,不及格的执政者。穆尔西深知军方仍掌握生杀大权,千方百计取悦军方,军方仍借民众大规模抗议之机,将其罢黜。这说明掌控埃及政治的一直是所谓“深暗国家”(deep state),即军队、警察和司法系统,即使民选总统穆尔西执政时也不例外。埃及政治的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是,军人虽不直接执政,但总统必须从军队产生。埃及迄今共有5位总统,其中4位来自军队。坏了这条规矩的两位总统,均被军方拿下。来自穆兄会的穆尔西身陷囹圄,穆巴拉克因企图传位于子,而遭到军方逼宫,黯然下野。如今,穆巴拉克世袭梦想已经破灭,军方没有理由不让这个86岁的军人总统安享晚年。

再次,稳定和发展已成为埃及社会的共识。判决并未引起多大波澜,埃及局势大体平静,说明审判穆巴拉克已经不是埃及社会的重要议题,他的命运已不再被关注。这如若放在激情燃烧的“革命”年代,一定是另外一番景象。经过近4年的动荡,埃及老百姓已经产生“革命疲劳”,厌倦了无休止的政治斗争,变得更加清醒、务实,明白了“革命”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民主不能当饭吃。与其选出意识形态挂帅,搞“文化革命”的伊斯兰主义者,不如接受能带来安全和稳定的威权政治。叙利亚、利比亚、也门“革命”不成,反陷内战的反面教材,也告诉埃及人民,阿拉伯国家的问题不是不民主,而是不发展。一个埃及人在社交网站上这样评论,“穆巴拉克真正的罪名应该是,执政30年留下一个35%文盲率,30%失业率,40%贫困率,羸弱而无关紧要的埃及。”对于社会整合不成熟,民族构建水平低下,社会被民族、教派、部落矛盾撕裂的阿拉伯国家,民主是无法消受的奢侈品,这是几年来阿拉伯人民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教训。

埃及政局稳定下来后,经济增长明显加快,第二苏伊士运河等一批大型项目顺利启动。最近,世界银行对埃及经济做出非常乐观的预测。有了稳定才能发展的共识,埃及局势将不断向好的方向发展。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