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若无视频,安检员“袭胸”能曝光?

据新京报报道,5月8日,一段“车站检票口安检员竟‘如此安检’”的视频在微博热传后引发极大争议。爆料者称,视频拍摄于5月1日下午郑州长途客运中心站6号检票口,视频中男性安检员安检时用手触碰多名女性乘客胸部,男性则直接扫描后放行。郑州交运集团回复称,接到投诉后已查证,此投诉与事实基本相符。涉事保安已被警方治安拘留。

女子安检时遭遇“袭胸”猥亵,是可忍孰不可忍?立即对袭胸者绳之以法,恐怕是被袭者最大诉求。或许正因为如此,5月4日中午,一女子在北京华贸天地购物中心一楼女厕内遭陌生男子袭胸猥亵后,却因监控坏了,难以查证,才要悬赏100万捉拿“咸猪手”。虽然目前北京朝阳警方已介入调查,但“大海捞针”,结果很难料定。

相比之下,郑州这位被袭击的女子,要“幸运”得多。投诉当日,“袭胸”保安就被警方治安拘留。这也为同样遭遇“袭胸”的其他多名女性出了一口恶气。

对比发生于北京和郑州的两起公共场所“袭胸”事件,共同点在于,事件都是由受害当事人投诉后被曝光。不同点在于,两地的“咸猪手”,一只被抓,一只还逍遥法外。

不妨假设,如果郑州被“袭胸”女子,不是把视频发到微博里,车站安检员“袭胸”能不能曝光都要打个问号,更别说这么快就拘留“袭胸”保安。进一步假设,如果没人提供视频,也没有人悬赏(当然,北京那位女子的100万悬赏,也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安检处也没有监控或者有监控但是坏了,事情的最终调查结果,又会怎样?

这再次提出老问题:公共场所的监控坏了,该由谁来担责?

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网络的快事发展,使许多事件的真相,有了一个民间曝光的渠道。事实上,它业已成为还原真相的另一个重要维度,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和运用。

不过,民众的手机,再是雪亮的眼睛,也有其观察的局限。比如,在遭遇“摸胸”突袭时,根本不可有摄像的机会。这就要借助于环境内的其它证据,比如别人碰巧拍摄到的视频,安装于附近的监控的摄像记录,或者其它人证、物证。

而由于购物中心、车站等公共场所,人流密集,流动性大,以及举证本身可能存在的风险,让其他顾客、旅客举证,可能性不大。这时,现场的监控摄像,就成了最可靠的证据。只要它们能正常记录数据,就不怕抓不到“袭胸”者。

现在,许多公共场所,都安装了监控设备,但大量事实证明,它们的作用发挥,并不尽如人意,许多时候,甚至被“选择性”损坏。如此一来,调查真相,大多会遥遥无期,不了了之。至于监控坏了多少,何时坏的,谁也不用负责。人们鲜见有这方面的追责报道。这是不正常的。

要求公共场所的每一次“袭胸”等猥亵行为都被管理方发现,不现实;但要求公共场所的监控摄像设备保持较高的完好率,为维持区域内正常的治安秩序提供数据支持,应不过分。

从技术角度看,监控摄像头损坏,在监控室显示的多为黑屏,而且坏了多久,都可以通过数据记录情况反映出来。“出了事”才发现监控坏了,要么是监控室无人值守;要么是值班人员发现并报告了,没有引起领导重视,时间稍长,干脆忘。这里面就存在很大的漏洞。

因此,监控不能正常运行,不是技术问题,而是相关领导和工作人员的态度和责任心问题。调查处理类似问题时,也应技术的归技术,责任的归责任,将二者混为一谈,“监控坏了”,就可能成为失职者逃责的避风港。

从北京、郑州两地近日发生的“袭胸”事件调查的一难一易,可见公共场监控设备的配置与管理、人员素质的提升,是何等重要。监控坏了,实质上是人的责任心“病了”。这“病”非治不可,且不难治愈。如果每一起“监控坏了”,都被严肃溯责追究,监控还敢说坏就坏吗?还用得着受害人咬牙跺脚悬赏捉拿“咸猪手”吗?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