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危机重重的叙利亚,同床异梦的土俄关系

王晋 以色列海法大学博士候选人 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俄罗斯战机在叙利亚北部伊德利卜省上空被极端组织“沙姆解放阵线”武装分子击落,俄罗斯飞行员在跳伞之后战死的消息传出之后,俄罗斯和土耳其之间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关系,也似乎被推倒了风口浪尖。

自从俄罗斯2015年9月直接出兵叙利亚以来,俄罗斯两次在叙利亚吃的“大亏”,背后都有土耳其的影子。一次是在2015年11月,俄罗斯战机在叙利亚北部靠近土耳其边境地区被击落,飞行员被杀害,而击落俄罗斯战机的就是土耳其军队,杀害俄罗斯飞行员的就是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人员。2015年的俄罗斯军机坠毁事件,导致了土耳其和俄罗斯关系全面僵冷。

随着2016年7月土耳其未遂军事政变的发生,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政府对于西方不再信任,西方与土耳其之间的关系也陷入僵冷,而俄罗斯与土耳其的关系则迅速回暖。一方面,从地缘政治上来说,当土耳其在“西面”与西方关系紧张,必然会寻求东面来自于俄罗斯的友好关系;而另一方面,从坊间“阴谋论”的角度看,俄罗斯被认为是唯一一个在2016年7月土耳其政变爆发之前,向埃尔多安发出“预警”的国家,而据说来自于普京的电话,最终帮助埃尔多安躲过一劫。

劫后余生的埃尔多安在国内通过“紧急状态”的方式,在国内夯实了自己对于司法和军队的控制,在外交上则转而“向东看”,不仅与俄罗斯和伊朗共同召开了旨在帮助结束叙利亚内战的“阿斯塔纳峰会”,也成为了俄罗斯主持的叙利亚问题索契会议的重要参与方,在帮助叙利亚国内恢复和平,促进叙利亚各方政治谈判方面,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但是土耳其和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矛盾仍然存在,其核心仍然是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去留的问题。土耳其尽管已经弱化了在外交场合“阿萨德下台”的口号力度,但是无论是土耳其国内舆论,还是主要政治领导人在公开场合的演讲和态度,都还倾向于将“阿萨德下台”作为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先决条件。而与土耳其不同,俄罗斯则将阿萨德政府视为自己在中东地区的重要盟友,以及在地区反对伊斯兰极端主义和伊斯兰恐怖主义斗争中的重要伙伴。

在2015年下半年叙利亚政府军不断发动反攻以来,土耳其在叙利亚未来的战场上面临窘境。在2017年下半年,叙利亚北部的反政府武装被从阿勒颇省转移到伊德利卜省,而随后根据阿斯塔纳会议达成的“冲突降级区”,土耳其在伊德利卜省占据重要的地位,成为了伊德利卜省的“保护人”和“维和人”。

土耳其在伊德利卜的存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土耳其自身在叙利亚战场上独特的战略考量。一方面土耳其要保护伊德利卜省内土库曼族的权益,帮助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中的土库曼族免于来自于阿萨德政府的“秋后算账”;另一方面,一些反政府武装如“自由叙利亚军”,以及国际社会公认的“恐怖组织”、与“基地组织”关系密切的“沙姆解放阵线”(一些“东突厥斯坦”分子也在其间),也藏匿在伊德利卜省。在土耳其看来,这些土库曼组武装团体,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和“沙姆解放阵线”,都是未来制衡叙利亚政府、帮助自己博取战后叙利亚政治重建话语权的重要筹码,因此对于这些反政府武装甚至是极端组织,也客观上采取了支持或者默许的态度。

然而伊德利卜省内的“沙姆解放阵线”却跃跃欲试,时刻想要向世人宣示其极端的伊斯兰思想和实践。在2017年12月31日,“沙姆解放阵线”武装分子炮击了俄罗斯驻叙利亚的空军基地,造成俄军伤亡。随后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军向伊德利卜省发动大规模攻势,而这引发了土耳其的不满。在2018年1月初,土耳其不断照会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表示对于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军进攻伊德利卜省的抗议。随后经过紧急协商,俄罗斯暂停了军事行动,而这也保证了随后不久土耳其开展的、针对叙利亚北部库尔德人“民主联盟党”控制的阿弗林地区的军事行动不再有“后顾之忧”。而土耳其和俄罗斯的紧张关系,也因此能够“度过一劫”。

此次俄罗斯军机再次在伊德利卜省被“沙姆解放阵线”武装人员击落,飞行员也随后阵亡,似乎将再次使得俄罗斯和土耳其之间关系陷入紧张。在国内舆论“群情激愤”的背景下,考虑到总统大选的临近,普京必然要通过“军事报复”来打击在伊德利卜省的“沙姆解放阵线”极端分子;而将伊德利卜省视为自己“后院”,将“沙姆解放阵线”视为自己“事实盟友”的土耳其,也必然会通过各种场合劝说甚至力阻俄罗斯在伊德利卜的军事行动。俄罗斯和土耳其的关系,也必然会迎来新一轮的考验。(责任编辑 王琳)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3_17862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