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以色列想把美国拖下水

日前,以色列外长利伯曼访问美国,与美国国务卿克林顿等美国政要举行会谈。其会谈的重点只有一个,就是如何应对伊朗核问题。以色列对美国的密集访问还不仅于此。据中东媒体报道,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也将于下月访问美国,届时将同美总统奥巴马就伊朗等问题协调立场,共商对策。在加大有关围堵伊朗的外交努力的同时,以色列更在军事上做出相应安排和周密部署,为可能的空袭伊朗核设施预做准备。

不断放风对伊动武

近来,以色列针对伊朗的军事部署动作不断。2月5日,以色列任命52岁的以军战略部部长、前战斗机飞行员阿米尔·艾歇尔少将为下任空军司令,接替即将卸任的阿杜·耐胡施坦少将。

以色列《国土报》报道说,这一任命正值以色列酝酿空袭伊朗的敏感当口,加之还牵涉到阿米尔·艾歇尔与另一位候选人约哈南·罗克之间的人事竞争,因此引起人们许多猜疑。约哈南·罗克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高级军事顾问。然而,以色列国防部长巴拉克不惜开罪总理,而是接受了以军总参谋长甘茨对阿米尔·艾歇尔的提名。以色列媒体分析,个中缘由是:以色列空袭伊朗核设施一定会在下一任空军司令任期内进行,因此,新一任空军司令的职务对业务、技能、素养等要求都比以往高。两位候选人比较而言,战斗机飞行员出身的阿米尔·艾歇尔更胜一筹。

中东媒体透露说,之前对空袭伊朗并不十分积极的阿米尔·艾歇尔,在近一时期“甚至比(前任空军司令)阿杜·耐胡施坦还觉得打击伊朗核设施更具紧迫性和重要性”,在他看来,伊朗离跨进核门槛只有“半步之遥”,“必须在伊朗拥核之前拆除滴答作响的核配件”。分析认为,这也是阿米尔·艾歇尔脱颖而出的根本原因,因为在形势日益严峻、各方剑拔弩张的当下,以色列需要这样一位对伊朗保持强势和高压的空军“当家人”。

除了任命空军“掌门人”之外,今年伊始,以色列政府决定将国防支出在原来的基础上再追加7.8亿美元。总理内塔尼亚胡对此表示,鉴于地区局势更趋动荡和不安,尤其是伊朗的核威胁迫在眉睫,亟需铲除,于是完全推翻了他去年支持通过削减军费推进社会改革的表态。

“阿拉伯新闻网”评论说,仅从追加国防开支这一点就不难看出,以色列正在军事上加强准备,在为针对伊朗的潜在大规模军事行动做财政支持方面的准备。鉴于以色列和伊朗之间的矛盾是根深蒂固和结构性的,除非伊朗主动弃核,否则很难调解,因此,通过武力一劳永逸地解决伊朗核问题,一直是以色列军方的一个重要选项。埃及《今日埃及人报》日前更是援引《华盛顿邮报》一位专栏作家的分析称,以色列“很有可能”在6个月内袭击伊朗核项目,快的话可能在今年4月份。报道说,以色列其实一直都在制订应急计划,准备采取有关行动并防范伊朗可能的报复。只不过,有情报显示,以色列领导层迄今还未作出空袭伊朗的最后政治决定。

未来发展尚难逆料

然而,以色列对伊朗行动的未来发展方向仍然晦暗不明。精通海湾事务的前白宫和中情局官员肯·波拉克称,最近炒热的关于以色列袭击伊朗已知核设施的公开讨论,包括以色列领导人越来越多的强硬警告等,都是在进行“误导”。现任布鲁金斯学院中东政策萨班中心负责人的波拉克对以色列人的作派相当了解。他说:“如果以色列有一个好的军事方案,他们不说,直接做,从来不会预先发出警告。他们现在正在谈论这一问题,意味着他们没有一个好的军事方案。”他说,虽然我们不能排除,在各种因素的作用下,近几个月以色列军事打击的可能性增加,但是阻止以色列发动袭击的因素也有很多。

虽然内塔尼亚胡和巴拉克不断表示关切,认为以色列阻止伊朗制造核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一些以色列人也表示未来3至4个月是以色列采取行动的关键时机。但美国情报部门认为,伊朗领导人尚未决定是否制造核武器。许多西方专家也预测,伊朗即使决定制造核武器,至少也需要花费一年时间。美国白宫一位官员称,尽管以色列有迟滞伊朗核计划一段时间的军事能力,但要促使伊朗核计划发生严重和长期的倒退,还需要额外的军事力量,例如来自美国的鼎力支持。而从美国官员和奥巴马政府的声明看,白宫正致力于说服以色列不要采取行动,一旦劝说失败,美将与以色列打击行动拉开距离。对伊朗的打击,以及伊朗将做出的反应,包括关闭对石油运输至关重要的霍尔木兹海峡的企图,可能严重损害美国的经济,也破坏奥巴马总统连任的机会。奥巴马还将面临国内强大的压力,被迫支持以色列的行动。因此,有媒体认为,当前阶段在军事打击伊朗问题上,美国并不乐意与以色列绑在一起,或参与相关行动。

欧洲有军事分析家认为,对美国及其同盟国来说,伊朗的行为还是相对可预测的,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则源自以色列的立场。伊朗虽然有内部权力之争,但其领导人最近发出的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威胁,还是相当克制的。这位军事专家指出:“实事求是地说,以色列反而难以捉摸,究竟是打还是不打,什么时候打,现在谁也说不准”。

以美各打一副算盘

可以说,在打击伊朗的时机问题上,以色列和美国有各自的盘算。对以色列来说,趁伊朗核计划尚未到不可逆转阶段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可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而对美国而言,即使要打,最佳时机恐怕是在大选过后。因此,美国对以色列可能在近几个月采取行动的表态持保留态度。从逻辑上讲,奥巴马在任期内,竭力从伊拉克泥潭中脱身出来,并打算撤出阿富汗。在今年大选的关键当口,再让自己陷入伊朗战争泥沼,显然是不明智的。此外,奥巴马政府一直奉行“巧实力”外交,在美软硬实力下降的大背景下,通过幕后颠覆,在其他国家制造内乱,让盟友冲在前头而自己在后方呐喊助阵,显然更加实惠。美可对伊朗实施制裁,削弱伊朗金融和经济实力,也可压叙利亚政权更迭,给伊朗制造压力,杀鸡给猴看,削弱伊朗盟友力量。但要美直接对伊朗诉诸武力,在当前美经济不振的情况下,奥巴马恐难冒这个险。

不过,以色列现今的立场是把尽快解除自身的威胁作为头等大事。中东媒体报道说,以色列想把美国“拖下水”,即自己挑头闹事,让美国来收场。如果没有美国作强大后盾,以色列无法自己承受袭击伊朗的后果。因此,有分析指出,如果以色列一意孤行对伊朗开打,碍于美国内强大压力,奥巴马政府不好袖手旁观,只得被拽进来,这是奥巴马不愿看到的。现在白宫当务之急是打消以色列的念头,至于以色列会不会听,还是未定之天。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