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孝工资”让民欣羡让谁羞?

据报道,山东滨州一家公司每月额外给员工父母发放200至500元的“孝工资”,截至目前已发放近5000万元。所谓“孝工资”,是公司代替员工尽孝道的一种企业行为,该项资金由公司独立承担,与员工工资完全分开。此制度从2007年在高管层实行,2010年对7000名员工推出。(3月27日《齐鲁晚报》)

在一些公司对员工工资都要斤斤计较、对五险一金福利保障都抠抠索索、急吼吼只顾兑现自身利益的当下,山东滨州这家企业不仅将职工的待遇处理得妥妥帖帖,还别出心裁地推出了“孝工资”。此灼人善举不由得令众人大为感慨“天上掉下的大馅饼,实在贴心”,还有网友认真回帖四处打探这家企业姓甚名谁,期冀有朝一日“迈上楼台摸着月”。

小民的欣羡自不待言,因为谁不汲汲渴望“无后顾之忧”?200元至500元不等的“孝工资”固然难以撑起父母所有的消费开支,却能解决吃、喝等基本的生活问题,着实减轻经济负担不说,还能给父母带来极高的成就感、认同心,从而让员工更加心无旁骛地工作,这份踏实、惬意简直就如给身体插上了翅膀,美得足以飞上天。

不过,话说了回来,给员工发工资天经地义,但员工的父母不是公司员工,也没有为单位创造直接效益,企业是用不着为其劳心费神的。换句话说,“不给是本分,给了是情分”,企业承担了不该有的“尽孝”义务,担负了不属于自己的“养老”责任。就算有“羊毛出在羊身上”之嫌,也离不开“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朴素理念,及“改善民生、奉献爱心”的深切情意作支撑。相较之下,此举该让谁羞赧呢?

一些“不孝子女”理当羞赧,“老吾老”乃现代公民社会的题中之义,赡养老人,也是法律规定的义务。但现实中确有一些为人儿女者做得很“出位”,不给老人生活费还自以为理所当然地“啃老”;不对父母进行精神抚慰反而冷漠疏远;不尽该有的赡养义务还把老人赶出家门……致老人愤懑难当、凄苦落寞,甚至流离失所、黯然离世的例子并不少见。

尤其是,各级政府部门更该羞愧。据说,我国老年人口已超过1.69亿,每年净增1000万,老年人口占比已突破13%。到2014年,预计老龄人口会超过2亿,“银发浪潮”滚滚而来。可是,在严酷现实和挑战面前,政府的主导作用并未有力发挥,养老保障机制残缺不全。比如,养老服务在财政预算中应占多大比例,至今没有明确。再比如,对资金来源、发放渠道、发放标准、发放名目等无硬性要求,大家各自为政。

更关键的是,这种整体破碎化、被动应付“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零打碎敲式的养老机制带来的“后果很严重”。比如,部分地区机关事业单位与企业退休金“剪刀差”不断扩大,待遇上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制造着不公平。再比如,农村庞大的老年人群日益贫困化和边缘化,养老金“断流”硬生生逼出了各种“伤不起”,有病不敢看,有事不敢办……

可以说,在“老龄化”问题依然困扰全国人民、在养老体制改革亟待出现新突破的当下,企业推不应该被忽略,甚至应赋予其可复制性价值,被当成令人欣羡的典型范例加以推广。但显然,养老的艰巨使命不能靠企业“越俎代庖”来完成。“老吾老”以及“改善民生”的理念更应该成为“责任者”的共识,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些羞赧的公民个人及羞愧的公权部门更应当有所作为。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3_3822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