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虐待幼儿入罪是上上之策

报载,幼儿园老师体罚或者变相体罚小朋友,都要承担法律责任。昨日《云南省学前教育条例(草案修改稿)》提交省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五次会议审议,同时提交审议的还有涉及节约用水、专利保护等条例。(11月28日的《春城晚报》)

对于禁止虐待幼儿,我国的法律虽然有很多。如《宪法》、《未成年人保护法》、《义务教育法》等,但对于怎么才算虐待幼儿的定性都不清晰,不便操作。对于老师虐待幼儿,一般是按照《未成年人保护法》第21条规定,定性为老师体罚、变相体罚学生。虽然这种行为涉嫌违法,却无可奈何。因为“刑不上老师”,导致老师虐待学生的事情屡禁不止。

事实上,幼年时期的心理创伤会对孩子一生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对孩子人格、信念的形成会产生不良影响,其社会影响极其恶劣。老师虐童事件频发,暴露了相关法律法规在学前教育管理方面滞后性,传统的“师德教育”应该向“法律教育”方面转轨,让老师在日常教学过程中遵纪守法。

问题是,《刑法》中没有单独设立“虐待幼儿罪”,仅有的“虐待罪”,只适用于虐待家庭成员,如果被虐待的儿童没有构成轻伤,连故意伤害罪也难以成立。法律的震慑功能发挥不出来,老师违法成本过低,虐童事件难止。特别是在一些教育工作者看来,“严师出高徒”,“老师打你,还不是为你好”,甚至有的学校领导也认为虐待学生的老师“责任心强”,更放纵和怂恿了虐童行为的蔓延。

特别现实是,警方对温岭虐童案中的颜某定性为涉嫌寻衅滋事犯罪,有牵强之嫌。这种定罪的尴尬给了我们启示,为保护幼儿权益,应该在《刑法》中设立“虐待幼儿罪”,让虐待幼儿真正入罪

其实,在国外,虐待幼儿的行为是法律的高压线,而在我国仍然是一条虚线,定性模糊,处罚疲软。俗话说:治病当治根。预防老师虐童,不能仅在强化师德上做文章,关键是倡导依法治校,让虐待幼儿入罪,对违法者实行“零容忍”。否则,可能就是一个天天喊关爱学生、重视教育的法制社会里存在的一种稀缺。

相关事件

  • 浙江温岭女幼师虐童
  • 浙江温岭女幼师虐童
  • 10月24日,网友“将讲090080”在微博里发了一张照片,引来众多网友关注。照片里,女老师一脸微笑,两只手分别揪着一名男童的左右耳朵,将男童双脚提离地面约10厘米,男童因剧痛张着嘴巴哇哇大哭。该照片一经曝光就引起了网友们的愤怒和指责。浙江省温岭市公安局官方微博25日披露,该市城西街道一幼儿园女教师颜某虐待幼童,已被刑事拘留。此外,另一名参与拍照的女教师童某,因寻衅滋事被处以行政拘留七日处罚。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