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治拥堵应兼顾公平与效率

无论管理者采取何种方法治理城市拥堵,都要将公平效率等量齐观,政府与公众、官员与群众、富人与穷人,一视同仁,共同承担,不论结果如何都可以接受。

昨天下午,北京市政府公布了缓解交通拥堵措施。新治堵方案除了强调轨道交通、公交优先外,还明确了限行措施、收取城市拥堵费、小车以摇号方式上牌、限制外地户籍人口购车、不再增加公务用车指标等措施。

治拥堵的“北京方案”自动议之日起就非常惹目,一因北京之地位,二者此方案虽在北京试行,却对各大城市有借鉴作用。从其“定妆照”来看,这份糅合了各方意见的方案可谓面面俱到。限购限行,收拥堵费,公交优先,路网建设、区域分散……等等,这剂药可谓“十全大补”。

哪怕车主有意见、专家不敢苟同、管理者极不情愿,城市“限车”恐怕也是必然的——限购为“硬限”,提高用车成本乃“软限”,公交优先是“辅限”,纵观世界各大城市治堵,莫不将对私家车设“限”视为首选。“限”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它给私家车主带来的痛楚是巨大的,对于“准汽车社会”的打击也是沉重的。

再难以接受的事实,到头来还是要直面。哪怕公众对“限”再多微词,心存抗拒,饱受城市大拥堵之苦后,也得被迫接受让渡部分出行自由以获取最基本出行权的事实,与其大家都堵在马路上“同归于尽”,不如在通行顺畅的公交上挤一挤。相信经过北京奥运、广州亚运限行演练之后,限购、限行等治堵措施也不存在执行难度。在公平、公正成为稀缺资源的现实语境下,公众最焦虑的还是路权分配的公平问题。

譬如北京治堵方案中规定,“十二五”期间,北京市各级党政机关、全额拨款事业单位不再增加公务用车指标。此规定甚佳,关键在于执行力。它会不会被各种方式变通?公众怎么监督它?公众如何得知各单位没有新增公车?鉴于过往诸多关于公车购买、使用规定的执行效果,公众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如果限“私”不限“公”,到头来不但“限”之效率大打折扣,公众怨尤不息,政府威信亦将受损。

中国式公车难题,除了数量,特权亦为一患。公车多、公务多,且每逢重大活动必然进行大范围、长时间交通管制,限制民用车辆通行,大量挤占、浪费道路资源,加剧交通拥堵。在英国,除了女王出巡和外国贵宾有警车开道并适当控制交通外,没有其他官员“特权车”,政府高官一般出行都不配备警车开道,不实行道路交通管制。

再如“对符合条件的企事业、社会团体法人和个人以摇号方式无偿分配小客车配置指标”之规定,仅从文字表述当比某些地方用经济杠杆的“价高者得”方式更公平一些(车牌拍卖限贫不限富),但一旦联想到“经适房六连号”之类的摇号丑闻,这种方式仍然让某些人有想象甚至操作的空间。一旦出现公权寻租,小车指标配置必然成为腐败的又一渊薮,进一步加剧普通公众的挫败感。

倘若只有效率不见公平,治拥堵到头来,开着车路上跑的不是有权者就是有钱人,普罗大众的路权被大大限制,民生大受影响,交通再顺畅又有什么意义?因此,无论管理者采取何种方法治理城市拥堵,都要将公平与效率等量齐观,政府与公众、官员与群众、富人与穷人,一视同仁,共同承担,不论结果如何都可以接受。和其他公共政策一样,城市拥堵治理亦应先从政府做起,子率以正,孰敢不正?

相关事件

  • 北京治堵方案
  • 北京治堵方案
  • 备受瞩目的北京治堵方案正式敲定,北京市政府2010年12月23日发布《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根据规定,北京将在继续完善限行措施的基础上,实行“摇号”限牌措施对小客车数量进行调控,并确定2011年度小客车总量额度指标为24万个(平均每月2万个),指标额度中个人占88%。此外,外地户籍人员在京申请摇号上牌,需要持有居住证或者提供连续五年在京纳税证明。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