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成型中的习式外交

薛力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战略研究室主任

改革开放以来,作为迅速崛起的大国,中国三十多年没有发动任何战争,这在历史上的崛起国中前所未有。中国确实奉行了1982年确定的“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路线,因而获得强有力的佐证。这条外交路线的特色有:不结盟,以免受制于人;强调外交为经济建设服务,这明显区别于改革开放前的外交为政治服务路线;从1990年左右起,从双边走向多边,对多边外交越来越熟练与自信;1990年代后,侧重推行程度不同的伙伴外交,迄今为止,已经与67个国家、5个地区或区域组织建立伙伴关系。

以上述外交路线与成就为基础,新一届中国政府上台后,依据国力的提升与国际关系的变化,着手调整外交政策。经过一年多的实践,新的外交轮廓已经展露,并且呈现出比较鲜明的习近平风格。总体而言,习式外交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日益强烈的大国意识。中国领导人从毛泽东时代起就强调中国是个大国,但当时的中国,经济与科技水平都比较落后,经济总量在全球进不了前十位,综合国力也在多个国家之后。当时的大国外交,指的是针对美国、苏联、欧盟、日本等全球政治与经济大国的外交。而在2008年后,中国在全球的政治经济地位开始凸显,越来越多的国家把中国当作准超级大国甚至超级大国看待。十八大以来,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意识到,中国的综合国力与美国的差距日益缩小,经济总量很可能在若干年后超过美国,中国已经是坐二望一的大国,这种情况下的大国外交,其内涵就变成了“作为大国的中国,如何与美国打交道?特别是,如何与其他综合实力不如中国的大中小国家交往?”基于这一角色定位的转换,滋生出其他若干外交行为与特征。

第二、积极进取。中国的角色与地位在提升,已经是全球120多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政策对其他国家的影响越来越明显,因此许多国家关注中国的一举一动。在这种氛围中,继续奉行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已经不可行、不合理、也不利于中国的进一步发展,因此,中国开始转而采取积极主动的外交政策,强化自己的责任意识,并尝试提供公共产品。一带一路战略的确定、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与新型国际关系的倡议,充分发挥主场外交的作用等等,都是外交积极进取的表现。很自然地,这方面的外交努力要从本地区做起,如建立亚投行与丝路基金,主张升级中国-东盟自贸区。超出本地区的一些合作机制,则瞄准具体领域,如力推成立金砖国家新发展银行、倡议建立亚太自贸区。安全领域,强化亚信这一地区安全机制,倡导以合作安全为核心的亚洲安全观。

第三、重视周边、抓支点国家。2013年10月召开规格与规模都罕见的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突出“亲诚惠容”的理念,提倡“正确的义利观”,与东盟国家建立“命运共同体”,这些集中体现了对周边的重视。而在哈萨克斯坦提出建立丝绸之路经济带;在印尼倡议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主张兴建中巴经济走廊、中蒙俄经济走廊则是抓支点国家之举。

第四、底线思维。意味着该维护的国家利益坚决维护,如坚持要求日本承认钓鱼岛存在争端,以此作为改善两国政治关系的前提条件;要求菲律宾撤回仲裁案,回到政治谈判的轨道上来;在一些西沙与南沙岛礁进行吹沙造地,以强化中国在南海特别是南沙的存在。

第五、 强化公众外交。庄园会晤、瀛台夜话是外交方式创新尝试,让中国民众倍感新鲜,意识到外交不仅仅是正襟危坐状态下的严肃交谈,还可以是放松状态下的深入交流,并达到正式交谈所难以起到的效果。此外,习近平在出访中不时用普通百姓的事迹当例子,在讲演中经常引用对方的国家的谚语、民谣,问候语使用东道国语言等等,都让关心外交事务的普通民众印象深刻。

在2014年11月底的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明确提出中国必须有自己特色的大国外交。这不仅是指中国与大国之间的外交关系,而是说,中国作为大国,外交政策要不同于既往大国。前述列举的若干特征,难免挂一漏万,这有赖于方家的补全。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4_11902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