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荷兰之胜,极端民粹之势微?

曹元龙 光明日报国际部评论员

荷兰大选尘埃初定,欧洲稍微松了口气。

据出口民调预测,“荷兰人顶住了威尔德斯。”现首相吕特领导的传统右翼自由民主党预计赢得众议院150个席位中的31席,继续保持议会第一大党优势;而由“红极一时”的威尔德斯领导的以“反伊斯兰”“反移民”“反欧盟”为标签的极右翼荷兰自由党只得到19席。不出意外的话,吕特本人将第三次当选荷兰首相。

吕特在庆祝集会上对支持者说:“今晚,荷兰在英国脱欧与美国大选之后,止住了错误形式的民粹主义的脚步。”当然,其重要政治意义不止于此。

我们习惯了那种似乎不会发生剧烈变化的欧洲政治局势,在欧洲各国上台执政的大都是中间派别,或中左或中右,或是联手组成大联合政府。但是2016年,我们所熟悉的欧洲生态发生了巨大变化。在民粹思潮影响下,极端主义政党在欧洲风头日盛,英国公投脱欧、意大利宪法改革公投失败等,更助长了其嚣张气焰。欧洲政治舞台上唱戏的主角开始变了,现在是极端主义政党利用民粹,与传统主流政党形成反建制派与建制派之争。

2017年是欧洲大选年,法德等国相继迎来大考,极端主义政党蠢蠢欲动,甚嚣尘上。今年年初,法国国民阵线党首勒庞、德国新选择党主席佩特里、荷兰自由党领导人维尔德斯以及意大利的反欧党派“北方联盟”党首萨尔维尼等极右翼民粹政党甚至“合流”,聚首开了一次“团结的大会”,玛丽娜 勒庞在会上呼吁欧洲各地选民“觉醒”,效仿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和英国脱欧时两国选民的行动。山雨欲来风满楼,传统主流政党忧心忡忡。

此次荷兰首战告捷,为极右翼民粹踩了一脚刹车,无疑让传统主流政党悬着的心稍微放了放,但仍不能掉以轻心。威尔德斯输了,不代表极端民粹主义败了。

欧洲极端民粹主义的盛行,根源在于没解决好经济和安全问题。吕特此次当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这几年内荷兰经济基本摆脱了金融危机的影响,重回增长轨道。而在与安全问题密切相关的移民问题上,吕特则向威尔德斯靠拢了许多,对移民采取强硬态度和措施,甚至称有些移民行为不端,这些“不尊重荷兰价值观习俗的人”应该离开荷兰。吕特在最近与土耳其的外交冲突中异常强硬的表现,也令他加分不少。

从大选结果来看,吕特的自由民主党虽然仍是第一大党,但丢掉了9个席位。威尔德斯的荷兰自由党获得的议席虽没有预想的多,但比此前增加4席,位居第二。极端民粹主义依然在荷兰暗流涌动。

威尔德斯称:“吕特还没能甩掉我。”实际上,欧洲也还远远没能甩掉极端民粹主义,这需要改革的决心与时间。眼下,还有更艰难、更关键的战斗,那就是即将到来的法国和德国大选。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4_16032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荷兰大选
  • 荷兰大选
  • 3月15日,荷兰大选初步计票结果显示,现任首相吕特领导的自由民主人民党获得了最多数的选票,预计获得150个议会席位中的31个;而有着“荷兰版特朗普”之称的维尔德斯所领导的极右翼自由党预计获得19个,由于没有获得足够票数,将无缘组阁。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