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防控失学辍学需要优化教育投入提升教育品质

熊丙奇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7月19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为进一步防控义务教育学生失学辍学,确保实现到2020年全国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95%的目标,会议要求优化教育支出结构,强化对义务教育的投入保障,提高教育质量,加快改变农村教育不均衡状况。加强分类指导,因地因人施策,做到“三避免、一落实”。

这“三避免一落实”是:一是避免因贫失学辍学,全面落实教育扶贫和资助政策,对残疾学生和残疾人子女优先予以资助。二是避免因上学远上学难而辍学,优化学校布局,规范撤并程序,加强寄宿制学校建设,在人少路远、交通不便的地方适当保留或设置教学点。用信息化手段使农村获得更多优质教育资源。三是避免因学习困难或厌学辍学,改善农村办学条件,加大对学习困难学生帮扶力度,丰富教学内容和手段包括在初中开设职业技术课程等,让学校对学生更有吸引力。四是落实政府及社会各方控辍保学责任。对父母或监护人无正当理由未送适龄少儿入学的,政府要责令改正。学校要做好辍学学生劝返复学工作。

这“三避免一落实”抓住了当前导致学生辍学的关键问题。调查显示,虽然我国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成效显著,但是,近年来,在我国农村地区,出现了辍学率回潮的问题。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一是我国不再把义务教育辍学率作为对地方政府的考核指标。地方政府部门对辍学问题不再高度重视,不再像以前那样通过教育、法律途径,要求监护人把孩子送回学校。三是不发达地区学校的升学导向更明确,与之对应,学校对成绩不好的学生经常采取边缘化、放任的态度。这种功利的办学导向,让一些成绩不理想的学生看不到读书的希望,因此不想继续上学。三是撤点并校、父母到外地务工,加剧了乡村孩子的流动,而流动也给学校提供了推卸孩子辍学责任的借口——如果孩子不来上学,教育部门、学校会以为他们到其他地方上学了,也许这些孩子并没有到其他学校入学。

因此,对于辍学率回潮,需要综合治理。首先,我国应该加大对基础教育,尤其是农村义务教育的投入,农村地区撤点并校,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希望减少办学点,节省办学投入,解决这一问题,除了需要民主管理、决策外,需要改变教育经费保障机制,由以县乡财政为主保障义务教育经费,改革为强化省级财政统筹,并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力度。只有强化省级财政统筹,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力度,才能缩小义务教育的区域、城乡和校际差距,科学合理布局乡村学校。这就是这次会议提到的优化教育投入。

根据2016年全国教育经费统计,我国教育经费总投入在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阶段教育、高等教育和其他教育间的分配占比分别为5.65%、7.21%、45.29%、15.84%、26.01%。从中可见,我国义务教育经费的投入比例是很低的,而对非义务教育的高中教育和高等教育投入很多。这和国家发现教育的责任并不吻合,国家应该首先保障公共基础教育,尤其是义务教育。我国普通小学生均经费为11398元,普通初中为16010元,普通高中为16781元,中等职业学校为16985元,普通高等学校为30457元。而在加拿大,小学、初中、高中的生均经费是一样的。这使得小学和初中的经费充足,消除薄弱学校。

其次,要改革农村基础教育内容,我国基础教育的办学模式,是升学模式,即围着升学目标办学,农村地区学校也是如此。这种升学模式,对于农村学生来说,容易演变为“升学有用,读书无用”,即能考上好大学,才有用,考不上好大学,则无用。事实也如此,在农村考不上大学的学生,觉得所学的东西无用,而且也不适应农村生活,只有选择外出打工。因此,在农村,有的学生觉得无法考上好大学,就选择不读高中,既然不读高中,干脆初中就辍学打工。只有转变升学教育模式,对学生进行生活教育,在教育中,教给学生改变生活的能力,才能让学生觉得读书有用。包括职业教育,当前的问题是,有的中职学校的教育空心化,虽然中职已针对贫困生实行全免学费,同时设立中职国家助学金,可中考进不了普高的农村学生,也不愿意读中职,而是直接外出打工。提高教育的质量和品质,才能把学生留在学校。

另外,要充分发挥全国学生学籍信息平台的作用,跟踪学生的学籍信息变化,以此防控辍学。学籍信息平台可动态记录学生的入学、转学、转入和转出信息,开发这一信息平台的重要作用之一就是防止适龄学生辍学,关键在于要充分利用,明确地方教育部门、学校必须准确登记学生的学籍信息,不能有弄虚作假。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4_16852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