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抱娃女子被撂倒后,必须讨论的三个议题

舒锐 中国网时事评论员

9月1日上午,一段“抱娃女子被交警撂倒”的视频在朋友圈刷屏。一名抱着孩子的红衣女子与警察发生争执,怀中的孩子也一直在痛哭。期间,这名女子与警察相互推搡,随后被警察绊摔在地,但女子怀中的孩子也被直接摔倒在地上。孩子被摔后,大声痛哭。接近下班时,上海警方作出回应,认为该事件中警察为制止当事人无理纠缠而粗暴执法的行为是错误的。

又是一起因抗法导致警察使用不当暴力的事件。和往常一样,只要类似事件发生,舆论场都将出现鸡同鸭讲式的两种极端声音。一种主要以警员公众号文章为代表,他们往往选择为同行鸣冤,将话题讨论重心放在被执法者抗法、袭警如何不对上。而普通网友则一般忽略被执法者之前的错误以及警察执法的艰辛,对涉事警察极力抨击乃至对整个警察群体进行否定性评判。

其实,这些极端化声音的蔓延,只能使得警民关系更加撕裂,甚至给受众营造出执法者与被执法者是天然对立的错误认知,导致执法环境更加剑拔弩张。这实为法治社会之不幸。事实上,类似事件中,我们并不能独立地去评判哪一方是对还是错,再用一方的错去推导出另一方就是对的,至少是值得原谅的。在相关话题的讨论中,我们有必要分层次厘清以下三个议题。

一是,警察能否使用暴力?答案是肯定的。根据《行政强制法》,行政机关在行政管理过程中,为制止违法行为、防止证据损毁、避免危害发生、控制危险扩大等情形,依法可以对公民的人身自由实施暂时性限制。

人民警察肩负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任务,执法过程中,难免需要使用前述行政强制措施,必要时,还须使用一定限度暴力对执法对象的人身予以限制,尤其在遭遇暴力抗法时,无论出于维护共同秩序,还是出于自保,警方都需要合理使用暴力。如果警察不能使用暴力,人民群众的权益怎么能得到维护?

二是,执法暴力与暴力执法有何区别?当执法暴力过头了就将成为暴力执法。执法暴力必须在合理的范围内实施。执法暴力一般以控制被执法对象目的,而不能出于打击报复的目的。更重要的是,执法暴力要合乎比例原则,暴力的使用程度要和抗法程度、被执法者危险程度相匹配。不能讲,执法对象推了执法者一下,执法者就能一枪把人给嘣了。

毕竟,我国有着严格的枪支、武器管控制度,咱们的警察不像美国警察那样随时可能面临被枪支袭警的风险,多数警察所面临的并非穷凶极恶的罪犯,而是普通老百姓。正如,本事件中,执法对象只是违停者,抗法行为在视频中也仅是纠缠、推搡,还抱着孩子,从各方面看来,涉事警察所使用的暴力程度均超出了合理范围,更是不计后果,理应受到严惩。

三是,“被打”能成为免除抗法责任的事由吗?在不少类似事件中,或许是出于平息舆论、息事宁人的考虑,官方似乎仅以对涉事警察“严肃”处理了事,而抗法者却因为“被打”了,而免除抗法责任。这显然是一种吊诡逻辑。

这也使得警察们在类似事件后容易产生“兔死狐悲”之感,只能选择在朋友圈“抱团”。或许这也是这几年来,不少警察群体公众号所发布文章与大众观点严重割裂的深层次原因。事实上,执法对象“被打”了,官方的确应对其赔偿、道歉,并追究打人者责任,但对其之前的违法行为与抗法行为也须给予法律评判。

面临非正义侵害,产生打击报复的冲动,这是人性使然,警察也不例外。他们能否克制住这种冲动,一方面取决于个人的职业道德与素养。另一方面或许更在于社会是否营造起对抗法行为普遍舆论挞伐、依法严惩的零容忍氛围。

如果社会舆论一边倒偏袒抗法者,如果抗法不了了之成了常态,警察们自然难以感受到应有职业尊严和职业保障,通过“自力救济”暴力回击的可能性或许就将大一些。同样,如果执法者不再为同行的暴力执法找借口和理由,而是学会并用好合理的执法暴力,暴力执法当然也将少更多。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4_17072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