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被脱欧“卡住”的英国议会机器

陶短房 旅加学者

9月10日,英国国会下院投票通过两项看似自相矛盾的决议,一项是迫使内阁欧盟要求,把原定10月31日到期的脱欧最后期限再顺延3个月,除非10月19日前下院能通过脱欧协议表决,或投票支持无协议脱欧,另一项则是拒绝在10月15日提前举行选举。

这已是下院一周来第二次通过一模一样的这两项决议(上一次是9月4日)。由于根据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早先的提议,英国女王已宣布自9月14日起,议会“休假”一个月,事实上约翰逊已被“卡住”:既不能如自己所构想的那样,在脱欧期限到期时自动“硬脱欧”(因为议会不允许),也不能如自己所一直声称要达到的那样,在脱欧期限前推动议会通过脱欧决议表决,因为议会“休假”了,没工夫管这些“闲事”——而且这个“休假”还是他本人提议的。

当初约翰逊提议延长下院“休假”,正是迫于脱欧协议表决屡屡被下院阻击想出的招数,目的是让下院来不及阻挠英国“硬脱欧”。不料此举不但遭到反对党迅速反击,也引发了执政党保守党内部的大分裂、大内讧,9月3日前司法大臣克拉克、前首相丘吉尔外孙索姆斯等21名重量级保守党议员相继宣布将在议会表决时“倒戈”,盛怒之下的约翰逊宣布要把“叛徒”全数开除出党,引发党内更大不满和混乱。

在此情况下,处于逆境的约翰逊以攻为守,宣布将在10月15日解散议会,提前选举,目的是借“重新洗牌”,从根本上摆脱议会对脱欧进程的阻挠;而原本一心触发提前选举、希望借此早日获得组阁权的工党及其领袖科尔宾却反其道而行之,玩起前面提及的“既不让如期脱欧也不让提前选举”把戏,目的正是“卡住”约翰逊,让他既不能绕开议会单独推动“硬脱欧”,也不能借停开议会或提前选举造成议会实际“停摆”,从而趁“停摆期”让脱欧协议或无协议脱欧“偷鸡”闯关成功。

英国下院议席共650个,总投票议席为638个,在9月10日的表决中,赞同约翰逊提前选举动议的仅有293票,连半数都不到,更离触发解散议会、提前选举机制所需的2/3多数票相差甚远,这表明非但反对党在这一问题上团结一致,就连保守党内部也军心动摇,莫衷一是。

正如一些英国分析家所指出的,议会因内阁提议而停摆已是70年来所仅见,连解散议会重新选举这个本就是迫不得已才用于“解套”的“RESET”键也被卡住,更是英国这个号称“世界最古老代议制国家”体系中亘古罕有的怪局。

反对党和保守党中部分人士之所以要如此,目的是一箭双雕:一方面,设法通过再推迟3个月脱欧,争取欧盟同意按英国意愿修改脱欧协议,或争取触发国内“二次脱欧公投”,实现“吃后悔药”的构想;另一方面,借此让约翰逊进退维谷、声誉和威信扫地,从此再不能在政坛抬头。尽管两方面人士的出发点差异实际上并不小,但殊途同归,在这里居然找到了完美的结合点,形成了一股足以“卡住”约翰逊和脱欧流程的合力。

问题在于,脱欧是一辆“双轮马车”,英国议会批准脱欧程序仅仅是其中一只车轮,而另一只则在欧盟那边,如果欧盟方面不同意英国单方面所要求的“推迟3个月”,或不同意重新谈判,不承认(万一果真举行的)“二次脱欧公投”的“反悔”结果(如果结果如此),那么就会变成“一轮卡死、另一轮继续高速前进”,结果就只有一个:翻车。

一旦“翻车”,约翰逊固然不会是赢家,而一手卡住车轮,酿成这一“不能进也不能退”尴尬的工党和保守党“叛徒”,将成为更大的输家——因为约翰逊所做的一切固然“吃相难看”,其本质却不过是在脱欧问题上“认赌服输”;而他的对手却为了达到一己之目的,不惜毁坏延续数百年之久的英国代议制“规矩套子”。

事实上身临绝境的约翰逊已经注意到这点,连日来他态度强硬,语气激烈,隐隐将脱欧僵局归咎于反对党和“叛徒”的阻挠,将后者形容为一些“不顾大局的阴谋家和蠢货”。工党和保守党内反对者阻挠提前选举,是想让约翰逊在脱欧期限到期后“脱欧不成”、名誉扫地之余再面对选举,但倘若欧盟那边照常如期推进,“硬脱欧”依旧成局,那么他们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事实上不论稍早的欧洲议会选举,还是近期民调都显示,英国民众对议会闹剧和脱欧僵局,都早已不耐烦了。

值得一提的是,连日来,布鲁塞尔和巴黎不断传出“脱欧协议谈判已完结”“不接受期限推延”“不接受重新谈判”的声调。对于英国这个“在欧盟内要搞特殊化,在欧盟外要当编外会员”的“另类”,欧陆各国早已怨声载道,如今对英国态度最温和、最姑息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行将引退,接下来欧盟对英国的“大小姐脾气”,恐怕未必会一直惯着。(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4_21402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