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欧洲这个冬天还真“冷”

欧洲这场始于欧元区边缘国家的债务危机的破坏威力似乎有增无减,欧洲政坛目前进入了多事之“冬”。欧洲这个冬天,还真的异常“寒冷”。债务危机像阴霾后的一场暴雪,冷得让欧洲有点难以承受。

先是希腊公投救援计划的决定打乱了二十国集团峰会计划,后是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宣布辞职,希腊组建新联合政府;接着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也难逃政治更迭厄运,驰骋了政坛17年的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宣布下台,经济学家出身的蒙蒂接过了老贝留下的烂摊子。但是,意大利债务危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长期以来不合理的经济发展模式和社会福利体制等是造成当前危机的主因。这些问题不可能在一届过渡政府任期内全部解决。

意大利债务危机还会继续深化,成为欧洲不可承受之重,可能把整个欧元区拖下水。因为西班牙、葡萄牙、爱尔兰等国与意大利的情况很相似,或多或少都存在工业基础薄弱、对外依赖严重、服务业比例过大、房地产泡沫严重等致命的“结构问题”。

现在大多数经济学家不是在预测欧元区何时走出危机,而是在猜想下一个卷入欧债危机蔓延漩涡的国家轮到谁。这个“多米诺骨牌”效应问题越来越让人恐惧。目前让投资者发愁的是,他们在抛售意大利和西班牙债券之后,要不要也抛售法国债券呢?法国政府十分明白自己处于脆弱地位,原因是法国公共财政状况不佳,且经济增长乏力。法国债务为1.7万亿欧元,与意大利1.9万亿欧元债务相差无几。一位经济学家说:“如果意大利、西班牙和比利时这几个法国的邻国经济陷入困境,那就可能消耗法国的资源,因为法国是欧元区救援基金的担保者之一,这将对法国造成不利。”更有投资者一语中的:法国正向意大利的局面发展。意大利之后,法国是这场危机中不可避免的下一站。

德国经济学家指出,欧元有“致命缺陷”:其一,从1999年欧元诞生以来,没有一个成员国遵守《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所定的规则,几乎所有国家都突破了财政赤字占GDP3%和公债规模占GDP60%的红线,包括欧元区的中流砥柱德国和法国;其二,按照欧元区协定,各成员国没有义务拿钱去救助其他成员国,如今却要德国纳税人出钱去挽救希腊、意大利等陷入债务危机的国家,法律依据何在?其三,为了鼓励希腊加入欧元区,欧盟领导人容忍希腊操纵数据、造假账。

正因为如此,在一些经济学家看来,现在欧洲分崩离析比聚合的可能性更大。近期悲观论调甚至预言:欧盟会像前苏联一样解体。这种看法基于一个简单的逻辑:欧元区国家目前只有统一的货币,而没有统一的财政管理,各自为政,欧元就不可能变好;欧元衰落之后,欧盟走向分裂恐怕就是早晚的事。

欧元区货币统一,财政不统一,这种机制硬伤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如今的债务危机。如今几个经济状况尚好的国家开始打起小算盘,目光开始转向欧元区成员国退出机制,提出“精英欧元区”、“双轨制欧洲”或“新老欧元区”的不同设想。这些设想的核心其实就是一个,那就是分裂欧元区,抛弃无法摆脱欧债危机的成员,进行经济自保,而这完全有悖于欧元区的初衷与目标。就算真的“大难来时各自飞”,面对规模庞大的欧债危机,欧元区各国也难逃脱危机上身的命运,而全球经济同样也会受到拖累。

愈演愈烈的欧债危机考验欧元区的经济承受能力,也考验欧盟领导人的政治应变能力。欧元区是除美国之外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具备很强的经济实力和自救能力,过去的“福利国家”政策造成挥霍无度,致使债台高筑;要想走出危机,欧盟政治家们不仅需要高超的智慧,还需要坚定的决心,需要顾全大局的牺牲,也需要一致行动的合力。此次如果欧元区转型改革得当,熬过这个“寒冷”的冬天,危机也许就是转机。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