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反对“独生子女照料假”是否别有用心

“我个人反对出台独生子女照料假,因为这是变相的独生子女优惠政策和奖励政策。我国的生育率低于世代更替水平已超过20年,在这种长期低生育率的人口形势下,应该奖励二孩和多孩家庭,而不是继续给予独生子女以优惠政策。”何亚福对记者说。(8月8日澎湃新闻网)

何亚福是何许人也?据澎湃新闻的报道,这个何亚福是“长期研究人口问题的《人口与未来》网站主编”,也就是说是一个人口问题的专家,他认为一些省份出台“独生子女照料假”并不恰当。

当然,何专家何主编说了不算。目前国内已有河南、福建、广西、湖北、四川、重庆等多个省份将“独生子女照料假”写入地方立法。更多专家则主张在部分省份试行一段时间之后,将其上升为国家立法。

所谓“独生子女照料假”,即独生子女在父母年满60周岁之后,每年可以享受一定的假期,照顾生病住院的父母。用人单位在独生子女员工请此假期间视作出勤,不得降低其工资福利。

我国的计划生育国策实行于上世纪70年代,至今已经超过40年,即当初的独生子女年龄最大的目前已经超过40岁。那个年代,他们的父母被要求晚婚晚育,加之当初上山下乡政策的影响,目前许多独生子女的父母的年龄,已经在65岁到70岁,甚至70岁以上。

一些省份出台“独生子女照料假”体现了政府的关怀,也是政府在“还账”,不仅没有任何不妥,而且应当尽快进入国家立法程序,以保障老年人的合法权益,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而何专家将国家放开二胎和“独生子女照料假”对立起来的说辞,根本经不起事实的反驳。

一个十分简单的事实是,现在绝大部分独生子女家庭是被动产生的,是为国家做出的历史贡献,所以现在政府给他们一定的政策优惠,完全是在“还账”,而非“法外施恩”。

独子女家庭作出贡献,受益的是整个国家和社会,现在国家给予适当的补偿,这和国家鼓励生育二胎不仅不矛盾,而且在人口政策上是一脉相承的。换言之,如果当年响应号召的独生子女家庭得不到补偿,今天人们对国家放开二胎的政策就难免将信将疑。

独生子女有特定的含义,独生子女政策是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并非在放开二胎之后仍旧鼓励独生子女。“独生子女照料假”的对象完全可以在时间上划出上下限。这样简单的常识,何专家何主编却视而不见,但愿他是一时的逻辑混乱,而不是缺乏人性的别有用心。

文/江锡钰

相关事件

  • 独生子女照料假
  • 独生子女照料假
  • 7月31日,《重庆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办法(修订草案)》提交重庆市四届人大常委会会议进行二审。据悉,在5月常委会会议对该修订草案进行一审时,有常委会组成人员建议,增加独生子女护理老年父母的假期,建议每年累计不超过10天。目前,为了缓解独生子女家庭的养老压力,已有多个省份先后将“独生子女照料假”写入地方立法。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