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全覆盖”后仍需打破养老多轨制

全覆盖城乡的“老有所养”保障体系即将实现:20日,全国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工作部署暨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经验交流会议在京召开。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会上指出,国务院决定在全国范围启动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试点,并加快新农保试点进度,在本届政府任期内基本实现制度全覆盖。(6月21日《新京报》)

“老有所养”是充满善政意味的保障诉求。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试点的启动,意味着此前没有工作单位和稳定收入的城镇人口,也被纳入到养老保障体系中来;而继续深化新型农村养老保险,意味着农村老龄人口将从新农保中受惠更多。因这两部分人的加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实现了事实上的城乡无缝对接与覆盖。养老保险最后遗忘的角落被消除,一个“保基本、广覆盖、可持续”的保障体系正在呼之欲出。

我们为这样的制度善意而击掌,不过仍需要看到的现实是:“全覆盖”还只是一种“普惠”。具体的养老保险制度,却多因地域和参保人员的身份差别而呈现出碎片化状态,在实际待遇上有着不少差距。以试点的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为例,基本养老金由政府全额支付,每人每月不低于55元。这样的领取标准不仅相对较低,且和新农保、普通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一样,较之国家公务事业人员所得,显得寒酸。

寒酸的现状所对应的,是养老待遇上的多轨制。由于养老保险制度的渐进性形成过程,不同人群分批参保,缴费标准和领取标准都不统一,差距很大。公务员等群体养老完全由财政埋单,退休金平均2到3倍于普通职工;普通城镇职工采用个人缴费和国家支付方式,退休金普遍只有退休前工资的60%左右;而城镇居民基础养老金、新农保养老金则仅仅只有几十元。这种养老待遇上的不公,不仅成了每年两会热议话题,更影响了基本养老保险的持续发展。

养老保险是典型的公共产品,这就决定了其必须有着公平属性。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全覆盖”当然值得肯定,但往深处看,对于一个真正的福利社会而言,它显然永非终点。“全覆盖”之后仍需打破养老多轨制,还需继续着力于“公平覆盖”。这种“公平覆盖”既要表现为养老保险能够真正足够养老,也表现为要缩小不同保险之间的保障水平,消弭附加于其上的地域、身份等区别标签。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