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领导前排就座”的正常与不正常

“排名学”、“座位学”,是中国政治文化中富有特色的内容,在所有的正式场合以及一部分非正式场合中,领导同志怎么排名、如何坐座位,以及行走的顺序,都是有讲究的,一般人还弄不清楚,非得有丰富的行政工作经验、特别是办会经验的同志,才能正确地搞清楚这些复杂的排名、顺序以及座次。显然,日前负责安排第二届广东残疾人文化节启动仪式上领导座位的,就是有经验的同志。让领导前排就座,残疾人后排就座,这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安排了。

不幸的是,他遇到了一位作风平易的领导———广东省常务副省长徐少华,因此受到了批评:“怎么前面坐的都是官员,残疾人朋友反倒坐后面了?”“助残日活动要以残疾人为中心,如此安排座位就是本末倒置,也是形式主义”。随后,原本坐在观众席的残疾人被请到了主席台第一排就座。

毫无疑问,徐少华副省长的目光是犀利的,他在人们已经习以为常的“正常安排”中看出了不正常。所谓的“正常安排”,就是无论是在政府内部,还是在全社会的范围,多年以来,在各种会议、庆典等大大小小的场面中,已经形成了“领导优先”的安排模式。这已经不是潜规则,而是通行的规定和要求。如果不按照这一套规则安排座次,相关负责人员就是犯了错误,其仕途的前景恐怕就不太美妙了。

然而这一切,又的确如徐少华副省长所指出的那样,是不正常的。助残日,显然是为残疾人服务的,应该以残疾人为中心。推而广之,在其他的事务与活动,政府,包括领导在内,都是为公众服务的。因此,无论在什么场合中,理论上应该是公众优先,而不是领导优先。但如果真的如此“正常安排”,放在许多具体的场景中,又可能会被认为是“不正常”的。我敢肯定,这一次助残日的座位安排,由于徐少华副省长的批评,改正过来了,但下一次,某些相关负责人必定还会按照老规矩来办,因为他(们)不可能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

社会人类学的相关理论指出:仪式源于观念,而观念又源于现实。其实人们对于不正常的座位安排如此习以为常,有其深厚的现实基础。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真正掌握话事权和各种资源的,是政府部门,是领导干部。尽管在理论上他们应该服务公众、服务社会,但理论却没有强制性,是否这么做,取决于他们的自觉自愿,显然,很多人并没有那么高的思想觉悟。由此看来,座次这一仪式的改变,归根到底还有待于社会政治的进一步变革。

(作者为华南理工大学教授)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