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刺激经济从何处入手?

近期公布的5月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 I)大幅低于4月,只略高于50%分界线,验证经济呈现快速下滑趋势。尤其令人担心的是,产成品库存指数大幅上升,显示企业销售不畅。而新订单指数回落至50%以下,处于萎缩区间,预示未来经济活动会更加低迷。加之早前公布的4月宏观经济数据全面下滑,显示二季度经济或将回落至7.5%以下。这种经济下滑态势无疑引出了两个重要议题,即需不需要刺激计划以及需要什么样的刺激计划。

与四年前金融危机时期相比,目前的情况有所不同。一方面,当前经济形势好于金融危机之时:第一,2009年一季度G D P最低时放缓至6.1%,而当前经济下滑除外需放缓外,很大程度上是国内房地产政策与限制地方政府投资平台政策等主动调控的结果;第二,今年4月出口同比增长下滑至4.9%,远远好于2009年5月的-26.3%;第三,4月工业增加值同比上涨9.3%,也好于2008年11月5.4%的最低点;第四,5月PM I为50.4%,仍好于2008年11月38.8%的最低点;第五,2008年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失业问题,而当前就业市场仍然运行良好。

此外,当前还具备一定的项目储备。金融危机之时,为刺激经济,临时审批了诸多项目。而今年恰逢“十二五”第二年“十二五”规划中每年的固定资产投资超过四万亿。去年通胀高企,为遏制通胀,紧缩政策持续了较长时间,很多项目的审批与开工被拖延下来。因此此时推出的刺激计划,并非新项目,而只需加快已有储备项目的审批和开工,就能达到较好效果。总而言之,诸多迹象显示经济刺激政策已在进行之中。

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刺激?首先,应该在增长中解决问题。欧洲便是个例证。欧元区自债务危机出现以后,便一直致力于重塑财政框架,进行劳动力市场、福利制度等多项结构性改革。但过度紧缩的政策导致了经济不断下滑,失业率屡创新高,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性加大等等。欧洲领导人不得不反思经济增长与结构调整的关系。

当然,西方应对危机的哲学也有借鉴之处。特别是在稳增长的同时,更应该注重经济结构调整,尽量避免“四万亿”刺激政策的弊病。其实,高质量的刺激政策,不论是四万亿,抑或是更多,落实下来其实并不困难,关键是找准方向。比如,“十二五”期间,如果能够提高国企分红,让国企税后上交红利加大到20%,每年将有接近4000亿的空间用于还富于民;另外,中国储户由于长期负利率使得存款受损,如果能够消除负利率,本轮刺激政策暂不考虑降息,居民部门一年也能增加利息收入几千亿。再有,当前民间借贷规模有三万亿,如果能促进民间资本进入垄断行业,也将大有作为。当然,落实结构性减税、支持保障房建设与刚性需求、加大民生项目建设等,都可以起到支持经济增长的效果。

未来中国面临的外部环境可能更具有不确定性,将可能使中国经济受到更大冲击。一旦如此,我们应该有所准备,做好又一轮更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的预案。但即便如此,能够在稳增长的同时,更加注重结构调整、注重民生投入以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便是积极有效的应对之法。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