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能卸掉“行政强拆”的大梁吗

新拆迁条例从征求意见以来,一直被舆论寄予厚望。但是,从年初发布征求意见稿,到现在已近一年了,强拆的引擎不但没停转,还歇斯底里地轰鸣,推土机下的硝烟还在弥漫。

从此前各地媒体的报道看,这个征求意见稿甚至像是吹响了新一轮拆迁集结号,密集的强拆事件表明,不少地方卯足劲是想搭上旧拆迁条例的末班车,上演最后的疯狂。年中还一度传出“新拆迁条例难产”的新闻,说是最大阻力来自地方政府,各方付赞的利益博弈是根本原因。

就在大家对于新法于年内出台几乎不敢抱太多希望的时候,似乎否极泰来,昨日有记者获悉,新拆迁条例有望近期出台。北大法学院副院长沈岿教授证实,新版草案经反复酝酿多次修改已较成熟。其抢眼亮点不仅有“补偿市场化人性化”、“房屋征收实施机构不得以营利为目的”等体现,更被曝出“行政强拆被取消”。(11月23日《法制晚报》)

因为经过了几番折腾,这次舆论保持了少有的低调。虽然专家宣称“与今年初公布的征求意见稿相比,在拆迁补偿、公共利益界定、征收程序以及强制搬迁等方面,均有突破性进展。”但新法一天不出台,这些纸面上早就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新政就一天会照进现实,民众也就一天不会受惠,而且拖延越久,民众的期望值和兴奋度也越低。这或许也是这次“新法即将面世、或将拆掉‘行政强拆’”等本该较为劲爆的新闻,没有得到高调的舆论关注和回应的原因吧。

当然,现实的晦涩永远是难免的,我们似乎也不必太过悲观。假如这次新拆迁条例真的能如愿出台,怎么就都是好事。至于现在提前爆出的那些亮点,能否在现实实践中不折不扣地贯彻执行,还需要时间检验。

“取消行政强拆”既然是被媒体提出的新闻点,那么咱们重点关注一下这个问题,在新法出台前,先来为这一条款日后的走势把把脉。“行政强拆”是指现行条例下,由开发商或者拆迁公司等主体执政府颁发的拆迁许可证进行的强制拆迁。而今后,政府则被推到了前台,不允许开发商或者拆迁公司参与搬迁。

拆迁许可证淡出历史舞台,并非说强拆就不存在了。有时强制拆迁确实是必须的,但前提是为了公共利益,由法院来制约和监督政府,以维持博弈的平衡。也就是说,以后政府不能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遇到强拆必须先向法院申请。理论上法院既非利益主体,相对超脱独立,执行程序更公正严格。

这里就有两个问题,一是公共利益的界定,在土地财政当家的情况下,政府能否真正维护公共利益,首先取决于政府能否超越自身利益。如果政府陷于自身利益无法自拔,公共利益只能是镜花水月。二是,司法独立,法院审核执行能不受行政掣肘。而这一点,现实情况也不容太过乐观。

如果说非法强拆乃至暴力拆迁导致的血拆,是一座阴森恐怖的大殿,那么“行政强拆”就是支撑它的大梁,同时也是一根扎人的刺。如何拆掉这根梁,拔出这根刺,除了理论上的法院制衡,独立司法外,民众的监督也必不可少。披着“公共利益马甲”的强拆,也难逃民众的火眼金睛。毕竟,对公共利益最有发言权的是公众,要让利害各方充分表达自己的意见、诉求,通过民主的辩论,形成共识。然后按照社会福利、整体收益最大化原则,或者说按照资源配置效率最大化原则,作出决策。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最优的办法就是对权力的分化和约束。纷繁的利益格局、多元的利益诉求,可能让执政者出现行政理性的迷失,这时最可能受伤的就是公众的权利。而尊重公民权益,更应体现为一套公民与政府平等主张权利的制度设计。希望新拆迁条例,能让我们看到这样的平等与希望。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5_7825.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