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叙利亚政治和解从何开始?

作为政治手段的政治和谈并不能让叙利亚恢复和平,只有作为政治博弈结果的政治和谈才有可能开启叙利亚的新时代,甚至说是中东地区走向现代的转折点。

持续经年的叙利亚内战似乎看到了一丝曙光,叙利亚外长穆阿利姆在北京宣布叙利亚政府已经做好准备在联合国的主持下同反对派进行对话,最快可能在明年1月份开始。然而,就在最近叙利亚政府声明,主要的反对派首领阿鲁什在最近的空袭行动中被炸死。

今天的叙利亚则陷入了多重的纷争之中,民主政治原则之下的政治谈判与和解,未必是叙利亚重建最重要的方面。叙利亚政府似乎也明白了这场乱局的利害所在,巴沙尔总统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放言:“是叙利亚人民来决定谁走谁留。如果人民不再想要我了,我肯定立刻就走,甚至今天就会下台。”在俄罗斯的介入之下,巴沙尔已经稳住了阵脚,围攻大马士革的反对派武装上缴了重型武器,并且准备进行谈判,也只有在这样的情景之下,巴沙尔才如此淡定地谈论民主建国的事宜。

作为政治手段的政治和谈并不能让叙利亚恢复和平,只有作为政治博弈结果的政治和谈才有可能开启叙利亚的新时代,甚至说是中东地区走向现代的转折点。曾经欧洲的三十年战争是教派纷争与大国博弈的双重过程,最终天主教和新教、法国和哈布斯堡王朝形成了均势,谁也吃不掉谁,最终不得已而和解,形成了基于最底线的共识:主权国家、政教分离、不干涉等。

叙利亚也处于一个必须和谈的临界点吗?现在来看,与其说形成均势,不如说各方的阵营还在集结。叙利亚的问题不仅超越了叙利亚,也超出了中东,乃变成了全球政治问题,这是与三十年战争时期欧洲最大的不同。巴沙尔认为,如果没有外部资源的支持,在一年之内叙利亚内战就可以结束。但是,各种反恐的联盟已经让叙利亚成为一个开放的代理人战场。

帮助巴沙尔获得和谈政治资本的俄罗斯卷入了与土耳其的博弈,而双方的地缘政治较量无疑会绑架叙利亚,甚至伊拉克。俄罗斯看中的是在地中海沿岸的基地以及叙利亚撬动大国关系的价值,而土耳其所担忧的是东南部的库尔德人会借助这场乱局而建国。土俄之间的博弈看似游离于叙利亚的政治和解进程,但却是关键一环,因为土耳其也是叙利亚反对派背后的支持者。

巴沙尔想和谈,甚至可以以下台换和平,但是跟他谈判的对手是谁呢?“反对派”在叙利亚其实是个虚化的概念,随之带来的一个要害问题就是巴沙尔要与谁和解?即便巴沙尔下台,又有谁可以取代他呢?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就愿意接受巴沙尔,因为在一个没有国家的地方,民主是奢侈的。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