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狗PK吃狗:爱恨情仇背后的秩序维度

6月21日开始的玉林狗肉节又处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本届狗肉节甚至受到了国际媒体的广泛关注,连好莱坞明星马特·达蒙、鲁妮·玛拉等人都惊动了,他们录制视频联合抵制玉林的狗肉节。

赞成吃狗人数下降

翻阅史料不难发现,咱中国很多地方的人过去是吃狗肉的,尤其是冬季,更是大吃狗肉的季节。据说冬季吃狗肉,有利于进补,可以提升抗寒能力。可从现实来看,现在吃狗肉,已经越来越不吃香了。狗正在变成城市人的宠物和伴侣。这些人变成了爱狗人士,他们不仅自己不吃狗肉,而且还劝家人和朋友不吃狗肉,最近10多年来他们积极行动起来,阻止运送食用狗,阻止屠宰狗,阻止盗窃狗,宣传狗肉不能吃等等。从媒体报道来看,在爱狗人士与吃狗人士之间,不时还会爆发一些矛盾、冲突。

过去吃狗和赞成吃狗的人占多数,不过现在最新的科学调查表明,中国赞成禁止吃狗的人数开始占半数以上。这说明,形势正在朝有利于爱狗人士的方向转折,消息大大有利于爱狗人士。

爱狗恨狗皆有历史渊源

不过,笔者观察,爱狗人士和吃狗人士的战争虽然前者开始占据优势,但这场战争不会迅速结束,中国也不会直接进入禁狗社会。这有其内在的秩序逻辑:

从原始秩序的角度来看,狗的确是人类的朋友:在偏僻的乡村,狗往往是作为家园的守卫者存在的;在城里,很多情况下狗甚至已经成为家庭的成员,其地位相当于一个孩子。但不可否认,在原始秩序里,还有一个爱狗之外的怕狗和恨狗的问题,就是狗本身很容易携带狂犬病毒(以前狗的主人也没有条件给狗打疫苗),对狗也没有很好的束缚。一旦出现咬人事故,很容易引发狂犬病。所以,原始秩序里有爱狗人士,也有怕狗人士,更有恨狗人士。这使得即使在原始的秩序里,也经常发生比较残忍的集体灭狗的事情。

从国家秩序来看,既然人们对狗有爱恨情仇,这个时候对基层管理者来说,要关注的肯定也是如何解决狂犬病的问题。因为狂犬病是乙类传染病,这个病目前只有防疫,一旦发作,基本上都是百分之百死亡。卫计委每年隔几个月就会发布全国法定传染病疫情概况,2015年报告死亡数居前5位的病种中,狂犬病位居第三位,高于病毒性肝炎和禽流感。此病几乎百分之百致死率,足以让政府感到责任重大,所以以前,一些地方政府会定期发起灭狗运动。一旦启动,往往不管好狗歹狗,一律扑杀。其逻辑很简单,狗有狂犬病,对人有致命的威胁,狗的主人管不好狗,政府也没精力来管,那就来个简单扑杀,杀狗就是防疫。

既然对某些政府部门来说,狗是可以扑杀的,显然这个时候出现偷狗的问题,似乎也有其足够的道理了。因为在这个问题上,杀狗和偷狗的结果是差不多的,都是狗的灭失(一般偷狗都是为了杀狗,或吃或卖),都可以防止狂犬病的发生。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有些地方政府对盗狗行为一直是睁只眼闭只眼,以致盗狗行为十分猖獗。

尤其在天地广阔的农村,狗一般都是散养的,一个肉包子,一个鸡爪子,就可以吸引狗狗;然后在麻袋里装上一把灰,把狗套入麻袋,狗就被偷走了。狗在麻袋里不敢张嘴叫,一张嘴就是灰尘满嘴,呛嗓子。当然,更有效的方法是做有毒的肉包子,有毒的鸡爪子,直接毒杀狗,然后装上车,屠宰后去掉内脏食用,或者到市场上去出售。很多爱狗人士经调查发现,专门饲养肉狗的养殖场狗都不太多,而且成本很高,价格也很高;但市场上的狗很多就是偷来的,没有养殖成本,价格便宜,但肉的质量得不到保障。

给狗定期免疫是关键

分析了这么多,笔者认为,在这种情况下,爱狗人士应该说有如下策略选择:

首先,爱狗人士要从原始的秩序入手,从养狗的技术和规范出发,不仅自己养狗,要确保狗的健康,而且要把狗尽可能和怕狗、恨狗人士隔离开来——不让狗在村庄和小区乱跑;遛狗要上狗环,要牵住狗绳;不养殖凶猛类的狗等等。爱狗人士行为越规范,越能够自行控制狂犬病,就越会减少人们怕狗和恨狗的情绪。

其次,爱狗人士若能很好地给狗定期免疫,从而取消狂犬病的威胁,那么爱狗人士的作为恐怕就会得到恨狗人士的谅解;有些地方政府也不会再担心狂犬病为害乡里;而乡村和小区也不会不分青红皂白,一律捕杀。爱狗人士在这个问题上要组织起来,把狗的防疫作为一个大事来抓。

此外,爱狗人士要从市场秩序入手以达成谅解。很多爱狗人士阻止吃狗人士吃狗的方法之一是声称市场上的狗,都是偷来的,没有经过检疫,可能是毒杀的等等。这个威吓策略可能有效果,但也可能没效果。因为每年吃狗的人很多,但因此而毒死的人却很少。尤其是在狗肉节上,那么多人在吃狗,也没见到谁立马倒地不起。这时候,爱狗人士就要分清楚策略的等级。

上策当然是说服杀狗人士不杀狗,运狗人士不运狗,烹狗人士不烹狗,吃狗人士也不吃狗。但千万别去强制,哭着喊着不让人吃狗肉,或者恶毒咒骂,或者干脆暴力干预。这些手段太霸道,效果也未必很好。下策是我爱我的狗,你吃你的狗肉,互不干预。这样的话,爱狗人士和吃狗人士就会和平相处。但爱狗人士应该不会满足于爱狗和吃狗互不干涉,所以最好还是选择中策。

中策就是,爱狗人士要改变吃狗人士的习惯,首先要和吃狗人士合作起来,去制止盗狗行为。这个时候尊重吃狗人士的吃狗行为,就大大增强了抵制盗狗行为而导致的狗的灭失问题。通过爱狗人士和吃狗人士的合作努力,最后让盗狗行为的空间越来越小,然后再去考虑让吃狗人士少吃狗,最后不吃狗,才是爱狗人士的最优选择。在这个意义上,在无法取缔市场的情况下,让狗肉市场健康运行,同样也是狗的福音。

过去我曾经写文章说,爱狗有理,吃狗无罪,这招致了很多爱狗人士的批评。但无论如何,只要吃狗还不是罪,那么,爱狗人士无论怎么有理,都无法禁止吃狗。在这个前提下,爱狗人士需要思考一下自己在不同秩序中的策略选择。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