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巴勒斯坦政治变动的新路标

王晋 以色列海法大学国际政治学博士研究生

对于长期以来饱受各方指责的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来说,正在约旦河西岸城市拉姆安拉举行的法塔赫第七次代表大会,将会成为未来数年乃至十年决定巴勒斯坦政坛走向的重要会议,也极有可能是法塔赫领导人阿巴斯(同时也是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和巴勒斯坦总统)领导下最后一次法塔赫代表大会,因此被认为是决定法塔赫未来政治走向的重要盛会。

作为巴勒斯坦主流政治派别,法塔赫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中最大的派别,其主要活动区域是约旦河西岸地区。法塔赫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代表大会。代表大会在闭会期间由革命委员会行使职权,而革命委员会则负责选举产生中央委员会,同时领导该组织的日常工作。

法塔赫早期的历史是为了武装反抗以色列占领而兴起的武装和政治团体。1959 年法塔赫在科威特建立,随后在1965年1月,当时法塔赫武装人员从黎巴嫩南部出发,深入以色列北部边境地区,向以色列边防军发动了武装袭击,打响了武装抗击以色列占领的第一枪。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的很长一段时间,法塔赫的目标就是“在巴勒斯坦土地上建立一个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的民主国家”,坚持武装斗争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方式”。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法塔赫因为其坚定的武装斗争立场,一跃成为巴勒斯坦最强大的政治和军事团体。

当然,无论对于法塔赫,还是法塔赫的“老领导人”阿拉法特来说,武装斗争并不排斥政治斗争。在1974年的联合国演讲中,阿拉法特就抛出了“我带着橄榄枝和自由战士的枪而来”这样的论述。因此在上世纪90年代,随着马德里和谈以及巴以和谈的进行,法塔赫也最终回到了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区,逐渐接管了部分土地,建立了自己的行政机构,通过政治途径朝着“国家”方向而努力。

但是法塔赫通过政治途径建立自己民族国家的努力并不顺利,在外交上,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前的和谈并不顺畅,双方在耶路撒冷最终地位、难民回归、犹太定居点等一系列敏感问题上分歧犹存,并且演化出新的问题,比如犹太难民问题(有的以色列学者和政客认为,阿拉伯国家为了报复以色列建国,驱逐了大量原本生活在中东其他阿拉伯国家的犹太人,因此“难民问题”不能只考虑巴勒斯坦难民)。巴以和谈的中断,使得巴勒斯坦建国的努力困难重重。

因此在巴勒斯坦和法塔赫官方文件中,仍然坚持“斗争”这样的词语,以显示对于“巴勒斯坦建国”的不懈努力。比如在2009年召开的法塔赫第六次代表大会上,就提出了“人民斗争”这样的词语,来表示法塔赫会继续坚持武装抵抗直至民族国家正式建立的目标;而在这次代表大会上,法塔赫则提出了“人民巧斗争”战略,即借鉴1987年爆发的第一次“巴勒斯坦大起义”(当时巴勒斯坦民众几乎全民上街,反抗以色列军警),利用更加巧妙的方式来抵抗以色列占领。

不过尽管法塔赫代表大会的文件言之凿凿,但是在实际当中,法塔赫和其他主流政治派别已经难以拿起武装斗争的手段来捍卫巴勒斯坦的民族权力。从现实的实力对比来说,巴勒斯坦的军事和政治力量无法与以色列强大的武装力量抗衡;而从政治权利考虑,无论是法塔赫还是更加激进的哈马斯,都已经由过去的“革命者”变为了“当权者”,保证自己的利益才是各团体领导人考虑最多的问题。即使在2014年12月,当巴勒斯坦部长亚德•阿布•艾因在和以色列军警冲突中被杀害后,法塔赫和其他巴勒斯坦政治派别尽管言辞激烈,但是也仅仅是通过“政治手段”而不是更加激烈的“军事手段”寻求报复。

应当指出的是,此次法塔赫七大,是观察法塔赫未来政治动向的重要窗口。一方面,法塔赫七大的参会人员中,有1100(总共1400)名代表,是在以色列占领期和占领区生活成长的,这与前一届法塔赫代表大会中绝大部分代表来自于海外流亡的巴勒斯坦人大相径庭,显示出法塔赫推行“本土化”的决心;另一方面,占据加沙地区的哈马斯允许了加沙地区的法塔赫代表前往约旦河西岸参加会议,这与2007年法塔赫六大时,哈马斯禁止法塔赫代表处境参会的立场不再相同,显示出法塔赫与哈马斯之间关系的某种松动和亲近。

与此同时,阿巴斯的老对手,法塔赫的另一个政治强人达赫兰和他的支持者,仍然被排斥在了此次大会之外。达赫兰曾经长期(2006年哈马斯控制加沙之前)担任加沙地区的情报和军事长官,权势之盛以至于当时西方媒体将加沙称为“达赫兰斯坦”。达赫兰也曾经被认为是阿拉法特的接班人,但是最终败于阿巴斯。不过达赫兰凭借其积累的亿万财富,以及与埃及、阿联酋等国领导人的亲密关系(达赫兰本人人格魅力极大,据传2013年塞西在和达赫兰短暂见面后,两人关系立刻变得十分亲密),始终跃跃欲试,力图返回法塔赫权力中心。而此次七大,达赫兰仍然无法入围,显示出达赫兰和阿巴斯之间关系仍然僵冷。

巴勒斯坦最大政治派别——法塔赫七大的召开,对于巴勒斯坦政坛来说,无疑是一件重要的大事。在上次代表大会十多年后,成功的召开新的代表大会,在阿巴斯年事已高而且没有指定接班人的背景下,也透露出阿巴斯和法塔赫未来权力布局的微妙安排。而当大会平和的举行,尤其是不再高呼“武装反抗”“人民暴动”这样的词语时,巴勒斯坦武装建国的历史也逐渐走向了终结。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6_154726.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