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理性还是任性:特朗普决定退出伊核协议

郑东超 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5月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宣布决定退出伊核协议,重新启动对伊涉核的经济制裁。在外界普遍看来,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的决定在意料之中。自2016年竞选总统至现在,伊核协议一直是特朗普抨击的“槽点”。退出伊核协议将产生一连串负面影响,严重冲击核不扩散机制,冲击原本失序失范的中东地区秩序,使已经实现软着陆的伊核问题再次成为国际社会关切的热点问题。特朗普再次向全世界印证,美国是影响中东地区和平稳定的变量因素。

特朗普宣布退出决定

特朗普宣布退出的决定主要包含了两层意思,一是伊核协议是“坏协议”,伊朗从协议中获得的多付出的少,对美国而言协议是亏本的“买卖”。二是美国要遏制伊朗的侵略行为,并为伊朗圈定了八个“禁区”。决定的结果是美国要退出伊核协议,重新施加对伊涉核的经济制裁。

具体看,特朗普指出,美国要避免遭受“坏协议”的伤害,终止加入伊核协议,重新对伊朗施加协议中停止的对伊朗的制裁。特朗普认为协议无法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强化了伊朗政权,增强了伊朗从事威胁性行为的能力。

尽管协议延迟了伊朗拥有核武器的时间,却保留了核研发的权利。命令政府马上开启协议中停止对伊朗的制裁,制裁的目标主要是涉及伊朗经济的重要领域,诸如能源、石化、金融等部门。对于正在与伊朗进行商业往来的企业,允许予以它们缓冲的时间。美国退出协议要达到的目标是向伊朗施加压力,修正伊朗危害活动,使得伊朗的有害行为无法再获得收益。更为重要的是,退出举措将阻止全球资金继续流入伊朗,以有利于伊朗资助非法的恐怖分子和从事核活动。

特朗普并从主观动机上分析了协议对伊朗的利处,认为伊朗无论在主观动机上还是行为上都是消极的。根据以色列最近公布的情报显示,伊朗在过去数年秘密开展研发核武器的活动,这体现出伊朗从主观上也不愿意彻底放弃研发核武器的行为。协议无法消除伊朗导弹计划带来的威胁,也没有足够的核查和确认机制。协议还愚蠢地予以伊朗大量的现金,允许伊朗进入国际投资和贸易的金融体系。伊朗并没有利用解冻资金造福伊朗人民,反而是用于军事投入,继续资助恐怖分子代理人,如黎巴嫩真主党和哈马斯。

为解决遏制的伊朗侵略行为,特朗普致力于彻底封死伊朗的拥核之路,以及消除伊朗有害行为造成的威胁。美国要编制广泛的国家联盟,坚决阻止伊朗拥核,解除伊朗追求地区霸权的能力。美国要求伊朗“八不准”,分别是不准发展任何具有核能力的导弹,停止向其他国家扩散弹道导弹;不准支持恐怖分子和极端分子以及扶持地区代理人;不准公开从事破坏以色列的行为;不准破坏波斯湾和红海的航行自由;不准发起针对美国及其盟国的网络攻击;不准向也门胡塞武装输送武器以升级也门冲突;不准侵犯人权,特别是不能镇压抗议的伊朗公民;不准无理由拘留包括美国公民在内的外国公民。

退出伊核协议的深层原因

在美国内部,伊朗协议从谈判到签署备受争议。作为民主党总统,奥巴马支持协议,认为这项协议是各方都能接受的最好的协议。当时,共和党反对签订协议是主流声音,不过是共和党为在野党,难以扭转在位的民主党决策。此次退出协议是共和党在伊核问题的“反攻”。从协议本身而言,特朗普在决定声明中很“坦白”的道出了退出的原因,总结一句话就是协议有漏洞,无法达到伊朗彻底放弃制造核武器的目的。但突出协议背后,映射的是美国的中东策略变动。

退出协议是美国遏制伊朗的杀手锏。伊核协议是美国对伊朗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不是全部。特朗普上台以来,放弃了奥巴马政府时期软化对伊朗政策、将伊朗拉回国际社会的立场,强化伊朗的威胁性,增强对伊朗的硬度,将伊朗视为并列为伊斯兰国的主要威胁,这在美国去年公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美国对伊朗的新战略中有明确体现。在特朗普对伊朗政策收紧情况下,伊核协议成为特朗普重点修正的政策着力点,成为重新向伊朗施压的绝好切入点。

加强地区联盟体系的有力抓手。奥巴马政府时期,对伊朗推行温和的接触政策,历史性地缓和与伊朗的关系,签署伊核协议。奥巴马此举旨在将伊朗重新拉入国际社会,以对伊朗逐步改造。美国向伊朗示好的行为遭到域内盟国的抵制和恐慌。在盟国看来,奥巴马政府敌友不分,难以信赖。此举导致美国与中东盟国关系集中出现裂痕。特朗普政府增强了对伊朗的政策硬度,在去年5月访问沙特和以色列时,伊朗成为特朗普口中提及频率最高的词汇,其反复强调伊朗的威胁性,号召域内盟国团结一致对抗伊朗、孤立伊朗,这显然与奥巴马政府的中东政策背道而驰。通过确认伊朗为共同威胁,将美国和中东盟国关系重新拉紧,以弥合之前的矛盾,消解中东盟国对美国的疑虑,彰显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主导地位。

造成的影响

特朗普的退出决定将带来系列消极影响。核不扩散机制遭受冲击。伊核问题曾经是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中东热点问题。2015年伊核协议签署后,作为历史性协议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支持和欢迎,并成为核不扩散问题的“样板”,为国际社会解决核问题提供了很好思路。但特朗普的退出决定,将协议撕得粉碎,将世界大国共同努力的结果付诸东流。

中东地区恐将进入新一轮的混乱地区。与美国相较,伊朗是弱国。但在地区范围内,伊朗是中东地区大国。面对美国的退出决定,伊朗不会忍气吞声,承受美国失言失信带来的后果。作为中东地区什叶派领头羊,伊朗在地区拥有黎巴嫩真主党、也门胡塞武装、伊拉克什叶派力量等盟友,域外还有俄罗斯的“帮腔”,一方面它会避开与美国的硬碰硬,另一方面会在中东地区寻找报复点,给美国制造麻烦。尤其下一步,伊朗和沙特、伊朗和以色列的关系动向值得关注。

在后伊协议时代,有几个点需要关注:一是美国在重拾对伊朗的经济制裁外,是否会对伊朗升级压力,对伊朗实施政权更迭政策。共和党大佬、纽约前市长鲁迪•朱利亚尼现为特朗普律师,在上周末一个集会中指出,“美国会接受对伊朗实施政权更迭的政策,遏制伊朗比解决巴以问题更加重要”。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新国务卿蓬佩奥和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也不反对通过军事途径实现政权更迭。因此,美国下一步除经济制裁外,是否会选择军事或政权更迭手段对伊朗施加极限施压,值得关注。

伊朗对美国退出协议的反应。从媒体报道看,伊朗对美国退出协议的态度持犹豫摇摆态度。有伊朗强硬派曾指出,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伊朗也随之退出。伊朗总统鲁哈尼对此态度模糊,不置可否,但也流露出伊朗可能不会在退出协议上随美起舞。但现在看,作为主要的攸关方,美国已经明确了态度,并且会重新施加对伊朗的涉核经济制裁,届时协议为伊朗带来的“红利”将耗尽。在伊朗国内经济恶化,保守强硬派向鲁哈尼政府施压的背景下,伊朗能否继续留在协议中,笔者倾向持消极态度。

关于欧盟如何应对美国退出协议留下的“烂摊子”。欧盟对伊核协议持支持态度,英法德等欧盟主要成员以不同形式,对特朗普进行“车轮游说”但效果不彰,并未改变特朗普的退出决定。在协议签订后,欧盟与伊朗关系迎来向好期,双方经济关系日益紧密。面对特朗普的任性单边行动,给欧盟留下进退失据的难题。(责任编辑 王琳)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6_185526.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