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公共服务要与城市发展合拍

消除大班额,最直接的解决方法就是新建、扩建学校,增加学位。

耒阳教训:公共服务要与城市发展合拍

开学第一课,湖南耒阳的一些小学生过得并不顺心。今年秋季学期,耒阳部分公办小学高年级学生,被迫“分流”到其他学校,学生数量达8000多名。9月1日开学日,其中,被委托办学的民办学校湖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耒阳分校,接收了较大比例的“分流生”,被指尚未装修完毕、甲醛超标,空气中有刺鼻的甲醛味,最终引爆了家长们的怒火。

啥是“大班额”?按教育部规定,中小学标准班额为小学45人,初中50人。中小学36-45人为正常班额,46-55人为偏大班额,56-65人为大班额,66人以上为超大班额。大班额一般是指人数超过国家规定的50人以上的教学班额。目前,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出现的大班额问题,不是哪一个地方的现象,而是一种普遍现象。今年两会部长通道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面对记者,许下“消除大班额”的时间表。在国家大政策要求下,基本消除义务教育超大班额成为湖南省今年12件重点民生实事之一。

教育基础配套一时跟不上,解决大班额问题,分流就成了急就章。但是,任何政策的出台,首先要考虑的是人民的利益和需求。教育是很多家庭的头等大事,在实施这个过渡方案时,政策的制定是否合理?细节是否完善?监督是否跟上?

在这起“分流事件”中,引爆家长怒火的除了新校舍甲醛超标,还有孩子被“分流”到民办校后,收费也随之水涨船高。据学生家长反映,“在8月28日报到缴费之前,通知的是只要交1500元生活费,但后来缴费的时候发现,实际各种杂费算起来一个学期大概2800元,光校服就要520元。”义务教育阶段本应享受的惠民政策,为何在分流中变成了多收费?

教育不应该是优势资源,而是基础民生。化解大班额,不是逼着大家去买学区房,不是逼着学生家长被迫接受分流。盲目地追求完成目标,往往会损害群众的基本权益。在这些可量化目标的背后,应该是百姓的满意度。

昨天,耒阳当地政府对该事件最新回应是:“做到确保不额外增加家长负担,确保不影响学生身体健康,确保学生正常就学。”我们希望政府职能部门多作为,多担当,为孩子们安心读书保驾护航。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耒阳教育分流事件的背后其实是一个超级县城急速扩张所遭遇的阵痛。耒阳全市总人口115.24万人,是湖南省城区面积最大、城市人口最多的县级城市,城镇化率达51.04%。人口的急剧增加,城镇化突飞猛进地扩张,让该县级市的城市病日渐突出。基础配套发展节奏跟不上城市开发的步伐,其中薄弱的教育资源就成了城镇化进程中一个极大的绊脚石。

县城的“野蛮生长”导致资源紧张,越来越多的人涌入城镇,城镇的负荷量越来越大,在繁荣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出现超大班额的根本原因是教育资源分配的失衡以及城镇化带来的城市人口增加。美国城市经济学家、哈佛大学教授爱德华·格莱泽认为:“城市的核心是人,而不是钢筋水泥。基础设施只有在为市民服务时才是有价值的。但是,城市的建设者很多时候将表面的光辉摆在人的需求之上”。

城镇化发展离不开完善的基础设施配套,教育、医疗、金融、商贸、公共交通等社会要素是构成一个宜居城市的基本条件。而教育在我国新型城镇化中具有先导性、基础性和战略性的地位。消除大班额,最直接的解决方法就是新建、扩建学校,增加学位。在补足短板的同时,要尽可能地消除阵痛带来的隐患,尤其是涉及基础民生问题,平息家长的怒火靠的不是压,而是疏导,真心地听取他们的诉求和意见,真正地解决实际问题。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