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上合,承载更多的“合作”与“组织”

上海合作组织元首理事会第10次会议即将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召开,纵观成立9年的上合组织历程,可以发现一条明显的规律:越来越多的“合作”,与越来越多的“组织”。

根据上合组织成立宣言,该组织从成立之始,宗旨便是加强各成员国之间的相互信任与睦邻友好,鼓励各成员国在政治、经贸、科技、文化、教育、能源、交通、环保及其它领域的有效合作,共同致力于维护和保障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建立民主、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

但在成立之初,该组织却更多给人以“区域安全合作机构”的印象:协调的重点,在于打击成员国内的“三股势力”,维护地区稳定与安全。在2001年6月的第一次峰会上,各成员国就签署了关于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的《上海公约》,此后几届峰会也以这方面内容为着重点。一些比较极端的评论人士甚至片面地给“上合组织”冠以“东方北约”的名号。

不过须知,当时这样的安排有着十分特殊的背景。由于苏联解体和中亚各国体制改革,在该地区出现了“三股势力”的泛滥、不安定因素增加的危险局面,且许多不安定因素出现了跨国、跨区域的特点。当年(2001年)9月发生的震惊世界的“911”事件,也说明“三股势力”在当时对整个国际社会的正常秩序形成了严重的威胁。因此,在成员国范围内合作应对,确保共同安全,成为当时的共同并且迫切需要。

然而随着形势的发展和需要,上合组织的“合作”层面也变得越来越丰富、越来越多样化:在最近的几届峰会上,经济议题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贸易投资便利化、改变货币结算体系、推动成员国间能源、交通等领域合作等相关研究和措施,正有条不紊地展开。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各成员国有意识地利用上合组织平台,加强“共度时艰”的协调与合作。在2009年的峰会上,中国就曾提出,提供100亿美元作为基金,帮助中亚国家克服难关。不仅如此,近年来,上合组织开始更多地关注到以往关注较少的合作层面和领域,如成员国间学术、文化交流,青年间的沟通与互访等等。

之所以如此,这是因为9年来中国的综合国力迅速提高,俄罗斯也逐渐走出经济低谷,而年轻的中亚各成员国从无到有,从少到多,慢慢积累和摸索出各种治国经验,对上合组织这种国际间合作平台的功能有了更多的体会、理解和要求,这一切都让上合组织既有需要、也有能力去承载更多的合作功能。随着各成员国的发展,彼此间在各领域的互补性日益彰显,能做什么,能在哪些方面进行何种程度的合作,互相间也越来越知根知底,在这种情况下,“合作”的多样性也就日益成为一种可能。

与之相适应的,是上合组织框架内的合作,变得越来越有“组织”,出现了更多功能性的常设机构和机制。

直到成立的第4年,上合组织才有了自己的常设机构——秘书处,而近年来,一系列功能性机构、机制应运而生,如上合组织企业家委员会、上合组织银行间联合体、上合组织成员国公安内务部长会议机制、上合论坛、上合组织网上大学等等。在越来越有“组织”的背后,折射出的正是“上合组织”合作层面的丰富化、多样化和各成员国间协调、交流的需要与日俱增。

可以预见,在区域经济合作、区域安全与反恐等领域,上合组织的协调作用将更加凸显,而在全球经济一体化、阿富汗和平、伊朗核问题等相关国际话题上,上合组织成员国间的意见沟通、立场协调也变得越来越重要,这一切都将推动上海合作组织向着更多“合作”、更多“组织”的方向迈进。

相关事件

  • 中国地缘政治威胁论
  • 中国地缘政治威胁论
  • 伴随经济的高速增长,中国的周边安全环境并没有出现同步改善。面对中国的崛起,某些大国作为国际秩序的既得利益者,失衡心态加剧,防范意识加强。这种失衡、防范意识与其国内党派利益之争、国内利益集团之争相结合,通过挑动内部情绪客观上加大了中国经济的安全风险。区域外某些大国插手中国周边事务,也进一步加剧了本已存在的周边安全风险。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