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埃及反恐挑战下的新反恐法

王晋 色列海法大学国际政治学博士研究生

埃及总统塞西近日签署新反恐法,以加快恐怖袭击案件审理程序,应对日趋严峻的恐怖主义威胁。新反恐法规定,“恐怖活动”是在埃及国内或国外使用武力、暴力、恐吓等手段扰乱公共秩序、破坏社会安全的行为。“恐怖分子”则是在埃及国内外从事或策划恐怖活动,煽动、威胁进行恐怖活动的任何人。恐怖分子嫌疑人将通过特别法庭快速受审,针对恐怖分子的刑罚最低判处5年有期徒刑,最高可判处死刑。向恐怖分子提供资金支持者将被判终身监禁。

自埃及军方2013年7月解除时任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的职务后,西奈半岛安全局势恶化,极端武装频繁发动针对军警的袭击,已造成数百人死亡。2014年10月24日,北西奈省发生自杀式袭击事件,造成至少30名士兵死亡、数十人受伤。尽管西奈的恐怖袭击威胁已经习以为常,但是今年年初以来,以“伊斯兰国”为代表的极端主义势力在埃及尤其是西奈半岛地区活动频繁,袭击事件所有增加,暴力威胁逐渐增大,并且策划了数个暴恐袭击事件。

今年1月份西奈半岛北部和苏伊士运河附近多处军警检查站遭到了武装分子的自杀式袭击以及迫击炮和汽车炸弹袭击,造成数十人伤亡,效忠“伊斯兰国”的“耶路撒冷支持者”对此宣布负责。此次事件标志着“伊斯兰国”分支机构有能力在西奈境内发动针对埃及军警部门的大规模进攻。随后的几个月里,西奈时常发生袭击事件,埃及军方在西奈的压力逐渐增大。

7月初,西奈重镇阿里什周边遭到武装袭击,造成了17名埃及军人死亡和数十人受伤。此次袭击事件不同于之前“伊斯兰国”分支在西奈策划的“打了就跑”的袭击方式,而是直接选择同埃及军方“真刀真枪”的对抗。袭击者同埃及军警交火长达十多个小时,袭击者还在多个地点升起了“伊斯兰国”的旗帜,显示出对于政府军的公开对抗性。

此次交火的中心围绕阿里什东部的贝都因人村镇,“伊斯兰国”武装人员甚至突入村镇中,并且将驻守于此的埃及军队一度击退。最终埃及军队在战斗机、武装直升机和重型武器的支援下才得以重新控制局面,将袭击者驱逐出村镇。尽管埃及军队宣称“击毙100余名‘恐怖分子’”来表示战斗胜利,但是埃及军队本身不仅付出了惨痛的人员伤亡,也让不少观察者对于埃及军队是否有能力继续维持西奈半岛的稳定和秩序产生了不小的疑问。

极端分子在西奈的活动给埃及安全部门和情报部门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尤其是此次袭击事件规模如此巨大,事前埃及的情报机构竟然没有采取预防行动;袭击者不仅仅通过自杀式炸弹进行突袭,而且拥有迫击炮、火箭弹和轻重机枪,如此规模的弹药和补给,在当前埃及仍然封锁西奈半岛和哈马斯控制之下的加沙的背景下,“伊斯兰国”是如何获得的,仍然成迷。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武装分子逃匿之后,尽管埃及军队采取行动拘捕了不少可疑分子,但是袭击力量的大部分仍然保留。来无影去无踪,增加了埃及面临的反恐压力。

在压力面前,赛西总统也不得不出面给西奈半岛的军队“打气加油”。袭击事件发生后不久,一身戎装的赛西总统也来到了西奈,这是赛西在2014年就任总统之后首次来到西奈,也是其就任总统后难得一见的“戎装”出席活动。赛西宣称,西奈仅仅是埃及国土的5%,而西奈的埃及驻军仅仅是埃及军队总数的1%,因此埃及完全有能力平顶当前西奈所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西奈永远是埃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但是赛西的“豪言壮语”并没有持续多久,7月16日一艘游弋在西奈北部海面的埃及巡逻船就遭到了“伊斯兰国”的火箭弹袭击,“伊斯兰国”武装人员甚至在网站上“晒”出了相关袭击过程的视频,使得埃及军方颜面大失。

除了在西奈半岛威胁加剧以外,“伊斯兰国”在埃及苏伊士运河以西的核心地区也开始策划袭击事件。在6月底,埃及总检察长希沙姆·巴拉卡特在开罗遇袭身亡。应当指出的是,事发时希沙姆身边有车队跟随,而且有着层层的保镖保护。如此安保之下,袭击者仍然能够将希沙姆杀死,要知道即使是2011年穆巴拉克下台后埃及混乱时,埃及高官也没有出现过在开罗被恐怖袭击杀死的先例。希沙姆成为了数十年里埃及国内遇袭身亡的首个高官,而这凸显出埃及当前的反恐严峻形势。

而再向前推,6月10日埃及军警部门曾经挫败了一起针对旅游胜地“卡尔纳克神庙”游客的恐怖袭击事件。当时埃及巡逻的安保人员发现了三人形迹可疑,于是上前盘问,结果三人突然发难,发生激烈交火,随后赶来的军警人员平息乱局。三人预设的袭击目标是附近的外国游客,其中两人身上绑有炸弹,并且带有其他爆炸装置。三人手持突击步枪和手榴弹,并且携带了300余发子弹。如果不是安保人员的及时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埃及上次发生类似的袭击游客的恐怖事件还要向前追述到1997年,当时埃及的极端主义分子袭击了卢克索附近的哈特谢普苏特神庙外的游客,造成了上百人伤亡。而时隔近二十年后再次面临袭击游客事件,埃及安全机构的压力可谓陡然增大。

埃及通过的新反恐法案,确实可能会被一些分析人士和政治异己视为“加强统治的工具”,毕竟反恐法案针对“谁是恐怖分子”这个概念的界定太过宽泛,可能会被当事者出于政治目的而进行随意的解读。但是应当指出的是,埃及通过新的反恐法案,其本身有着较强的针对性,尤其是埃及今年以来所面临这日益严峻的反恐形势,需要埃及国内政治军事体系通过更加强力的措施来维持国内秩序。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8_13592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