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开展大国外交正处在关键时刻

中国提出特色大国外交已经有两年多了,围绕这一大的方向,中国外交实践特色彰显,成为国际舞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的提出与实践推动、“亚洲安全观”的推广与落实、国际热点问题的参与解决、国际秩序的改革与完善,无不体现出中国风格的外交内涵与价值深意。

国际形势倒逼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提出

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是针对国际社会存在的大量问题和挑战而提出的,同时也是为中国特色发展道路而量身定做的。

首先,当前国际社会中存在的大量的危机与风险,国际形势倒逼中国发挥稳定作用。新的国际安全秩序、国际格局有滑向危机的风险。地区动荡与战乱呈现出增长之势。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仅2010年就有的55起危机的出现。2015年随着中东地区乱局的演变,数百万难民涌入欧洲。核扩散问题,网络安全问题、金融风险、气候变化等问题层出不穷。

国际政治大量传统与非传统的问题还没有找到好办法,过去的理论与机制出现问题,全球治理陷入困境,期待新理念和新方法,这给中国特色外交提供了契机和平台。

其次,中国实力提升,海外利益拓展要求中国的大国外交有更大更广的视野和覆盖。中国提出了大量新理论,也发挥了积极建设性作用。中国的作用具有不可替代性。在体系中地位和作用的变化也要求中国对外战略的变化。

国际大变局和周边变局就是美国因素已对中国和平与发展提出一定程度的现实挑战,中国如何扭转这一不利变局,也是中国特色外交的关键。

虽然国际形势出现了诸多复杂变化,充满了不确定性,但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和平性和发展性没有变,特色外交的目的就是继续全力维护这个主题。

诚然,中国的作用和影响仍是有限、阶段性的,但也是不断扩大的。这种扩大保持在良性、合适、合理合法的范围内。虽然中国对于他国冲突或大国争端还无法发挥决定性的影响,但中国在国际体系层面正发挥着越来越大的建设性作用。

要超越“修昔底德陷阱”就要化解敌我意识

根据王毅外长的阐述,有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之路可以说由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构成。一个中心是指要紧紧围绕国家发展这个中心,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两个基本点其一是维护中国在世界上不断延伸的正当权益,其二是互利共赢、共同发展。

如何更好地实现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有三个基本前提:首先,看是否有别于其他所有上升大国;其次,是否能够优于其他历史上的大国;第三,是否从理念到举措能够得到确实落实。后一点也是十分重要的,要知道美国在走向世界舞台的时候,也强调反对殖民主义和势力范围,反对秘密外交,但在落实时只是改变了控制他国的方式和手段,其霸权实质没有改变。而且,有了一些新的以权力政治为核心的霸权方式,比如均势战略、联盟战略等,同时变相地划分了势力范围和利益集团。北约以及遍布全球的联盟体系就是美国的势力范围。美国的国家驱动是基于敌手关系来形成的,美国虽然强调非殖民化,但却掌握了金融、贸易和规则霸权。

而中国的大国发展道路,既不可能模仿其他历史上大国,也不可能复制美国的道路,只能走一条既适合本国国情和历史传统,又符合当今时代和国际社会期望的大国之路。

在过去的国际关系演变中,促进自身发展,延缓别人发展是一个基本的竞争法则,也是战略法则,历史上概莫如此。中国特色大国之路将谋求和积极倡导新的天下观,坚持公平正义、互利共赢的原则是以往大国崛起中不曾有过的。

中国要超越“修昔底德陷阱”,正通过中国智慧不断化解敌我意识和敌手关系,以最大的决心和意志努力实现双赢或多赢的国家间关系格局。

中国的大国外交要超越历史上大国崛起之路,就要有超越历史大国和其他当今大国的境界,要看得更高更远,也要看得清、看得准、方向正确,强调一起应对共同威胁而非所谓的国别威胁。

中国要走一条独特的道路,就要有独特的化解能力、协调能力,要有领先的观念。这对于中国的大国外交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世界越来越地区化、非中心化

从建国以来,中国的大国之路经历了复杂的历程:

首先是从一边倒走向独立, 在国际舞台上成为独立自主的国家;其次是成为安全领域举足轻重的核国家;第三是重返联合国,成为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这三个阶段使中国成为政治和军事大国,但这只是在某些方面表现出大国的元素。

第四个阶段是改革开放后经济壮大,使中国成为政治军事和经济大国,这才是一个全面综合性的大国。

第五个阶段,就是成为具有活力和创新力的大国,这才能保证中国具有引领的作用和影响力。这也包括治理现代化和对于国际治理的贡献。我们现在正处于第五个阶段。

无论从中国外交的实际行为还是影响看,从十八大到今天,中国的大国外交战略基本形成。

当前,中国正处于由大国向强国迈进的阶段,形势最复杂,矛盾最集中,最需要发挥外交智慧,也正是开展大国外交的关键时刻。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探索并不容易。如何超越国强必霸,国家间对立的丛林法则和权力政治逻辑?如何在别国信守权力政治逻辑的前提下推动新型国际关系的建立的确是一个历史性的难题,也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需要破解的难题。

未来世界是国际格局不断演变的时期,新兴大国崛起,而且是非西方的崛起。从历史上看,一个国家支配国际体系的状况是很难长久的。正如英国学派的代表人物巴里·布赞所言,中国在崛起,其他力量也在崛起。这个世界越来越地区化、非中心化。在群雄并起的时代,需要更多国家承担应有的独特的责任。世界正由单中心向多中心转变。中国的发展不是重归中心的发展,而是成为推动发展的中心之一。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