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煤炭安全需解决基础数据采集难题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贵州贵阳富宏煤矿5月29日上午发生透水事故,事故发生时,有58人在井下作业,其中46人安全升井,贵阳市安监局局长杨小平表示,正在全力营救困在井下的12名矿工。就频发的煤炭安全事件,中国网观点中国的记者对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博士赵杰进行采访。

赵杰认为,中国的煤炭安全生产与食品安全、校园安全管理存在一些共性问题。这些领域的制度建设正在不断探索新机制,不断堵塞新漏洞,不断完备监管体系。但是,监管部门以及煤炭生产者在安全生产的控制体制和监管机制建设方面,仍存在管理不善、监管不实、幸存侥幸、游走在隐患和事故边缘的普遍问题。

赵杰指出,一线矿工是煤炭生产的直接操作者,矿工家属是煤炭安全生产的第一信息提供者,也是第一利益攸关者。矿工和矿工家属的举报、申诉是煤炭安全生产监管的最重要的基础信息来源。煤炭安全生产信息提供者的另外两个来源,即煤矿矿长(或下井代班矿长)和各级安监部门工作人员,都应该以上述基础数据为基础构建煤矿安全生产的数据采集和预警体系。缺乏井下工作人员提供的真实、客观的信息,煤炭生产安全的数据就失去了准确性、透明性,从而给煤炭生产安全控制留下了很大的隐患。

他说,食品、校园安全等地上领域的安全基础数据不完整,较容易及时察觉,或来得及依靠后续改进措施对制度漏洞以及新出现的安全问题进行标准化的校正和补救。可是,受到地质情况复杂等地下因素的影响,煤炭安全生产对井下基础数据的真实性、即时性要求更高,准确完备的井下基础信息采集和处理系统建设,对安全生产的看来更重要。当前的症结是,因为基础信息的“飘忽不定”,地上的监管体系难以覆盖作用到井下,煤炭安全监管的“本本”指南和实际操作运行不完全一致。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从制度层面可以构建安全责任体系,但在实际生产中安全事故却“防不胜防”。

无论是之前山西王家岭矿难、河南伊川煤矿大爆炸、黑龙江鸡西煤矿的透水事件,还是这次贵州贵阳富宏煤矿的透水事件,都能看到煤炭安全生产的基础数据采集难题问题的影子是很深的。这暴露出现阶段制约我国煤炭行业安全生产阶段性“软肋”,赵杰将其做了总结:“我国的煤炭安全问题频发,从根本上说,是由于煤炭行业整体的管理水平与技术装备水平一直在低水平徘徊运行,但煤炭的超能力生产却受煤炭需求旺盛和煤价攀升影响难以抑制。就好比一个身体素质较差的运动员,若勉强参加高水平、超负荷的比赛,其运动损伤几率和身体风险一定很大。”(毅鸥采编)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8_1682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富宏煤矿透水事件
  • 富宏煤矿透水事件
  • 5月29日9时10分,贵州贵阳市乌当区金阳新区朱昌镇,富宏煤矿(乡镇技改井)南下山掘进工作面发生透水事故,当班下井58人,其中46人安全升井,12人被困。主巷道积水5000方左右。已在透水矿内安装4台水泵,救援人员轮班作业加速抽水,等水位下降到一定程度时即可进入巷道救人。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