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破解医患矛盾,呼唤人性关怀的回归

从安徽到天津,一个月内发生了两起“杀医案”,而这距哈医大医务人员被刺、1死3伤的那起惨案,只有不到8个月的时间。这让读临床医学专业大二的靳同学心里很阴郁。同学间聊天时,他们常常自嘲“走上了一条不归路”。(12月13日中国青年报)

有关医患关系的新闻,似乎总是格外引人注目。层出不穷的“杀医案”给公众的神经进行着一次次“脱敏”疗法,使得公众原本很敏感的神经也逐渐趋于麻木。然而,回过头来发现,对于那些尚未蜕变成医生的医学生而言,他们的神经却逐渐变得敏感,甚至心惊胆战,背后的种种不得不令人深思。

医生不同于其他行业,它是用科学技术和医学技术来解决人的问题。这就使得医生这一行业具备了两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技术因素和人道因素。不同于传统中医的望闻问切,医患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隔阂,能够实现无缝对接,人道的关怀也拥有足够的空间。

随着医疗技术的日益发展,原本简单的医患关系也逐渐变得复杂。医疗技术的发展本无可厚非,它大大提高了诊疗的效率和准确性。然而,当技术因素在医学中起的作用越来越大,人道的因素不但没有随之增加,反而是被不断压缩甚至失去生存空间,原本存在在医患之间的那些人性的温度也随着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人与技术之间的对话、人与钱之间的对话,在这样的趋势下,医患之间的矛盾也不可避免的日趋尖锐。

日趋冲突的矛盾表现出来,表现的却不过是冰山的一角,然而,在冰山的底座,究竟发生了什么?

如果要追根溯源,我们不难发现,并非是因为现代医学无能,恰恰相反,正是由于现代医学太有所作为,使得原本无缝对接的医—患关系变成医生—技术—患者的关系,患者依赖医生的心理依然如旧,而医生在依赖技术的过程中,行医理念却悄悄发生了变化——过度崇拜和依赖技术的过程中,致使医患之间的沟通逐渐减少,对患者、对职业的冷漠也逐渐滋生。

每当媒体出现医患之间的冲突时,刺痛的不仅仅是公众敏感的神经,同时还有医生的心灵。医学生在尚未走上医生岗位之前就觉得这是一条“不归路”,折射出的医患矛盾不得不令人担忧——若干年后,谁来为我们看病?

诚然,我们需要医疗技术日益发展,但我们更呼唤人性关怀的回归,人性关怀,不仅是医生对患者,反之亦然。试想如果有那么一天,当有关医患冲突的报道引起的不再是公众的愤然,也不再是医学生的心惊胆战,而只是被人们当做一件无关痛痒的饭后谈资,该会是多么和谐的场面。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