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峡生态问题与长江保护立法

汪永晨 环境保护工作者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5月18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三峡后续工作规划》,并要求妥善处理三峡工程蓄水后对长江中下游带来的不利影响。

一直以来,三峡的问题总是让人争论,让人担心。2007年在有关三峡的高层论坛上,就有官员和专家学者表示:三峡工程生态环境安全存在诸多新老隐患,如不及时预防治理,恐酿大祸。当时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汪啸风透露:温家宝总理在国务院182次常务会上,讨论解决三峡工程一些重大问题时认为首要的问题是生态环境问题。

除水害、兴水利,历来是中华民族治国安邦的大事。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中国的水利水电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我们终于也承认:因为我们对大自然缺乏足够的了解和尊重,没能掌握科学态度和科学手段,不但大江河灾难频发,我们人类自身也正在经受着生命及健康的严峻威胁。

《2007长江保护与发展报告》中有这样一段:“水库的形成对局部气候、水文循环将产生不同程度影响,水库的形成将使水的蒸发和渗漏损失增加,而使下泄径流量有所减小。

三峡库区地灾防治工作指挥部指挥长黄学斌曾在一次高层会议上指出,时常发生的地质灾害严重威胁库区民众生命安全,滑坡入江后会造成涌浪灾害,浪涌最高可达数十米,波及数十公里范围。还有报告显示,水库蓄水后当地微震明显增加,共有各类崩塌、滑坡体4719处,其中627处受水库蓄水影响,863处在移民迁建区。岸边松散堆积物塌岸和局部滑移也会危及部分居民点的安全。

除了地质灾害,近年来据不完全统计,2004年三峡库区支流库湾累计发生“水华”6起,2005年累计发生19起,2006年仅2-3月份累计发生10余起,支流库湾“水华”呈现加重、扩大的趋势。“水华”主要发生在湖泊类的静态水体,在河流中出现实为罕见。

长江里的四大家鱼——— 草鱼、青鱼、鳙鱼、白鲢都具有半洄游性。现在已有8个四大家鱼的产卵场被淹掉了。

2007年10月24日早晨,我在三峡上推开船舱的门,两岸已经是崖壁。只是大江锁在雾中,让天和本是青色的峡谷都蒙上了灰色。水是清的。可这清水又让人想起那句老话:水至清则无鱼。

原水利部长江水资源保护局局长翁立达说:泥沙是江水的营养品,它为长江水生生物的丰富起着重要的作用。现在长江的清,一是上游本来下暴雨的那些地方这些年没有足够的雨冲下泥沙来。另外,上游修的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水坝已经把沙子拦了一道又一道了,水怎能不清?

修了三峡大坝后,为了保护长江里的鱼,在长江上游建了小南海自然保护区。可是现在小南海也要修大坝了。为了修小南海水坝,有关部门策划重新划定自然保护区的范围。在专家和民间环保组织的呼吁下,2011年两会上,包括作家张抗抗等几个全国政协委员为此提交提案。

无锡的街头出现过这样的标语:马路脏了水洗,车脏了水洗,湖脏了什么洗?

中央政府对长江的问题非常关注,可为什么20多年来花了很多钱,问题却越来越严重?中国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章琦认为问题出在以下几方面:

一是,关注长江的管理部门是“9龙”管水,结果不但浪费了大量的资源,还管得谁都不满意。应该成立长江协调委员会,由中央直接领导。二是,要依法治国,要专项立法。这几年的两会都有人大代表,递交议案。三是,腐败不解决,保护长江就是空谈。现在我们提生态文明,一定要为长江立法。

而在《2007长江保护与发展报告》起草时,最终让这份报告的题目“保护”在前,“发展”在后成为定局。从国务院总理谈到三峡工程的生态问题,到呼吁为长江立法,这还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我们已经在国家报告中看到了这样的章节:建立有效的协商机制和市场调控手段,完善公众参与机制。这应该是长江的希望。而这一希望的实现,不仅要靠法律,也要靠我们视长江为母亲河的儿女们做我们能做的事,从自己做起。(作者系媒体从业者)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