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国大选飞不出黑天鹅,默克尔时代将继续延续

陈菲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 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德国大选似乎和德国人的性格一样,冷静变成了关键词。上个月笔者走访德国南部的几座小镇,候选人默克尔和舒尔茨的竞选广告牌在大选倒计时一个月的阶段也并不多见。与2016年的美国大选和2017年上半年的法国大选相比,德国大选缺乏浓烈的选战氛围。

离德国大选不到三周,德国总理、基督教民主联盟主席默克尔与德国社会民主党主席舒尔茨于9月3日晚举行了97分钟的电视辩论。这是德国大选前唯一的一场电视辩论,但是和美国大选电视辩论各候选人的唇枪舌剑、张牙舞爪相比,默克尔与舒尔茨的交锋显得波澜不惊、相对平稳。电视辩论结束后,根据德国电视一台的民调显示,认为默克尔和舒尔茨获得辩论胜利的民众分别为55%和35%。德国二台的民调数据则显示两人差距较为接近。

由于默克尔不擅长辩论,过去甚至发生过由于辩论表现不佳,选情险被逆转的状况,所以电视辩论前有德国媒体预测这或许是舒尔茨最后的机会。舒尔茨的支持者也希望舒尔茨能够反戈一击、挽回颓势。但是9月3日晚上的电视辩论没有成为默克尔和舒尔茨尖峰时刻的激烈决斗,反而更像是气氛和谐融洽的两党继续联合执政的广告。大部分时间两人的共识多于分歧,而舒尔茨有限的炮火也被默克尔处变不惊的风格以柔克刚。

舒尔茨曾经一度被认为是很有实力的挑战者,但是“舒尔茨效应”最近这半年来持续降温。默克尔12年的总理经历和目前仍然执政的优势,使得在支持率方面一直保持对舒尔茨较大幅度的领先。而且最新公布的德国8月份失业率为5.7%,这也创下了1990年两德统一以来的最低记录。经济状况越稳定,挑战者舒尔茨的机会也越小。而且随着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这两只黑天鹅在2016年的意外飞出,使得性格相对保守的德国民众更希望自己国家能继续拥有一个确定性强的领导人。就像慕尼黑《水星报》写道,在这个不确定性越来越强的世界里,人们至少知道默克尔能做到什么。去年这个时候,难民问题曾一度被视为默克尔的命门,但是如今,难民危机已过最高峰,难民问题也并未真正激化德国的社会问题。

2017年的德国大选飞不出黑天鹅,默克尔有望追平前总理科尔,成为德国历史上第二位连续执政16年的总理。德国大选剩下的最大悬念只有组阁问题。大选还没获胜,默克尔已经开始公开谈论组阁,她承认,基民盟和基社盟加在一起的支持率约为40%,这个数字无法获得压倒性的议会席位。因此,默克尔必须考虑如何选择其他政党组成新的执政联盟。从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默克尔已经排除了与左翼党,以及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另类选择党联手的可能性。到底最终的联合方式是“大联盟”(基民盟、基社盟和社会民主党),还是“牙买加联盟”(基民盟、基社盟、自由民主党和绿党),亦或是其他的组合形式,还要依据大选最终的实际得票。

尽管德国大选很大概率飞不出黑天鹅,但是如果在最后的两周多时间里德国遭遇恐怖袭击、出现类似美国大选的“邮件门事件”,或者重现欧洲难民危机,那么这些事件可能成为德国大选的意外干扰因素,从而影响大政党和小政党的票数分布。

随着英国脱欧,欧盟的引擎由法德英“三驾马车”再次回归到法德“双火车头”。2017年法德先后完成大选,新的法德领导人很幸运的都是“挺欧派”而非“疑欧派”。

2017年不仅是欧洲超级选举年,也将是欧洲克服困难,重新整装再出发的一年。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9_17102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