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千城一面”背后交织着丰富与贫乏

近30年,中国建筑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特别是近10年,大体量、超高层的新特建筑在各个城市拔地而起。与此同时,也带来了“千城一面”、“千村一面”的负效应。作为城市面貌与灵魂的塑造者,中国建筑师该如何作为?在18日召开的首届中国地产设计创新论坛上,业内人士就此展开了讨论。(8月20日新华网)

“千城一面”的具体表现,一是大家争相建设“第一高楼”。你盖一个中国第一,我就盖一个亚洲第一,他就盖一个世界第一。高楼林立,越盖越高,几乎是国内城市的共同特征。二是山寨建筑成风。被山寨的建筑从北京的天安门到美国的白宫,从法国的凯旋门到奥地利的小镇,几乎无所不包。如此一来,给人的感觉就是每一个城市都是似曾相识的高楼,似曾相识的建筑,最后的结果自然就是“千城一面”。

“千城一面”的背后暴露出的,实际上是我们所处这个时代的丰富与贫乏。所谓的“丰富”,指的是物质上的丰富,包括经济的发展,税收的增加,政府财政收入的爆发式增长。正是因为有了这种经济基础上的极大丰富,各地政府才有实力和能力去建设摩天大楼,去山寨国内外的著名建筑。

而说到“贫乏”,则是创意的贫乏,创造力的贫乏。为什么我们只知道跟着别人盖高楼,只知道山寨别人的著名建筑?说到底不就是因为我们既想超越别人,突出自己,但又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和途径,结果最终只能走上模仿和山寨之路吗?这当然不是说包括建筑设计师在内的中国人天生缺乏想象力和创新力,而是在一种功利、浮躁的心态下,没有人愿意去进行创新,而更愿意拾人牙慧,拿别人现成的东西来用。

“千城一面”,会让每一个城市失去它自己的建筑特点、人文特色、文化价值,最终沦为他人的“文化附庸”。在巴黎,埃菲尔铁塔、巴黎圣母院、卢浮宫构成法国历史的缩影;在悉尼,歌剧院成为澳大利亚的标志。如果没有这些集历史价值、建筑艺术、文化韵味为一体的著名建筑,它们也只知道“比高”和“山寨”,那么全世界的人民没有理由为这些城市倾倒。

“千城一面”,也让生活在这些城市中的人迷失了自己,产生一种“处处是家乡,何处是家乡”的文化错觉。农耕时代,我们之所以对自己的家乡充满了一生的眷恋,是因为家乡有不同于其他地方的山川风物,小桥流水,可是生活在城市中的我们,到了一个城市,几乎等于到了所有的城市,则我们家的概念,乡的情结,将何处安放?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