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纪检干部,何以解忧?

庄德水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

当前,中国反腐败仍处于胶着状态,反腐力量与腐败力量处于对垒,在实现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上还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查办腐败案件任务仍然十分艰巨繁重。比反腐状态的“胶着”更为严峻的则是纪检干部的“焦着”。纪检干部的“焦着”问题由来已久,既来自于“身”,也来来自于“心”。

据近日报道,黑龙江庆安县副科级纪检干部范家栋在4月2日被蒙面人打伤入院治疗,5月1日在被送往另一家医院途中死亡。范家栋生前曾进京举报庆安县有关领导违规建设豪华办公楼。以前我们经常听到一些普通举报人遭到不公平待遇,但没有想到纪检干部作为举报人也会遭此厄运。

此类纪检干部非正常死亡事件并非个案。2000年,正值广东省汕头市“骗税”案的大规模爆发时期,汕头迎宾馆发生大火,丧生的两人是正在调查一起严重违法违纪案件的纪委干部。纪委在此办案已历经多时,事发前一天,纪委办案人员已经将办完案件封存,准备次日运走。不料,突发离奇火灾。尽管后来相关部门曾多次做出解释,官方媒体也出来报道澄清,但时隔多年,关于这场火难的猜测并没有因此停息。

此事件发生后,不禁让人为纪检干部的人身安全捏一把汗。纪检干部是反腐主力军,处于反腐第一线,在反腐工作中扮演着“清道夫”的角色。也正因为此,中央要求纪检干部要打铁还须自身硬,严防 “灯下黑”,做到忠诚、干净、担当。纪检干部面对的工作对象既有胡搅蛮缠的“苍蝇”,也有位高权位的“老虎”,这些人其实在平时都是得罪不起的。纪检干部在调查和办案过程中,一旦威胁到他们的利益,这些“苍蝇”、“老虎”就会百般阻挠,视纪检干部为眼中钉、肉中刺,利诱不行,就“痛下杀手”,以绝后患。如此,纪检干部经常处于危险的境处,顶得住的站不住、站得住的顶不住。

更重要的是,纪检干部不仅面临着人身危险,包括打击报复、暴力伤害,而且也面临着冷嘲热讽、挖苦奚落、心理失落、交往受阻等。相比较而言,后者对纪检干部所带来有心理压力要远远大于前者,其伤害会显得更为长久。特别是一线纪检干部一般要长时间、超负荷、高强度地工作,很多人长期生活在单位和家庭“两点一线”的封闭环境中。由于特殊性,纪检工作注重讲规矩、重规范,涉密事项多,纪检干部的交际圈子变得越来越小,负面情绪得不到及时缓解,心理垃圾越堆越多。并且,“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纪检干部在工作中或多或少会得罪一些单位和个人,难免担心自己某一天有求于人,甚至是曾经“得罪”过的人。长此以往,一些人感到身心疲惫,工作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被不断消磨。

从干部使用情况来看,纪检系统相对封闭,“外来的和尚会念经”,系统外人员比较容易被提拔进入纪检系统,一进入就会安排相应的职务和职级。而纪检干部向系统外流动偏少,且在本系统上升空间有限、上升的速度也不及系统外同等条件人员。另外,纪检系统的经济收入要低于其他部门。如此,面对政治待遇和经济待遇的双重落差,纪检干部很容易产生心理封闭、失落抑郁。

打“苍蝇”、“老虎”的数据不时地让社会公众感到兴奋,但对纪检干部来说,这会带来切实的工作政绩和职业满足感吗?不近人情是纪检干部的真面孔吗?不一定。虽然正面宣传报道会塑造出“包公”一样的优秀纪检人物,但谁能了解到他们内心的心理痛楚呢?谁能知道鲜花掌声背后的人生辛酸和家庭代价呢?他们真实的面孔到底是什么?

寻求解脱便是一种方式。比如,2011年8月27日,湖北省公安县纪委干部谢业新被发现死于其办公室。经调查,认定死者系由于胸骨上窝处刺创致上腔静脉破裂导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死亡性质为自杀。无法得到慰藉,其结局只能是绝望。

“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反腐是一场特殊的政治较量和心理较量。反腐能否取得成功,除制度、机制、策略等因素外,关键还在于人的因素。如果我们只追求反腐目标和政治任务,而忽视对纪检干部的人文关怀和心理呵护,那么无异于把纪检干部置于非人性的境地。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纪检干部之愁、之忧、之虑,何尝不是反腐尴尬局面和严峻挑战的反映呢?既要把纪检干部当作“特殊人”,对他们严格教育、严格管理、严格监督,又要把纪检干部当作“普通人”,要看到他们也有普通人脆弱的一面,关心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了解他们内心的心理需求。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_131902.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