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美能构筑“非联盟”型合作

美国对华战略存在多项选择。从“中国威胁论”到“战略再保障”,其中一个思路就是谋求确定性的战略,从多重性到双重性,再到尽可能的确定性。

合作与和平发展需要有一个新型的中美关系,而种种现实性制约使中美关系难以发展到新高度。现在中美间有一定程度的战略默契,但战略共识有限。同时,虽然双方战略依存度较高,但战略对抗的可能性也并未消除。

中美关系如何发展取决于竞争与合作这两大因素的互动和协调,如何促进和平与合作是中美关系发展的关键。从内政与外交相互影响的角度看,国际体制对中国的影响比对美国的影响更大一些,由于发展阶段和国际地位不同,中国的自律能力也远比美国要强。而美国则仍处于战略规划的巨大悖论之中:一超地位使美国可以无视国际上任何制约因素而自行其是,同时这又已经或即将引发国际国内社会的更大反弹,其中国内因素的影响将会继续加大。“维霸”与“维稳”的矛盾一直使美国难以协调,无法自控而陷于战略困境。问题的核心仍是美国的霸权情结,这个症结不除,其战略悖论就难以超越。而这恰恰是美国的世纪难题之一。

中国正在试图用五个办法来改变权力政治观下的中美合作:一是加强相互依存;二是强调共同威胁的严峻性;三是加强在国际制度层面的合作,这一合作发展空间很大;四是制度共存而不是相互取代;五是大国之间新型的非联盟合作。

对美国而言,美国需要避免两面下注,中国不是美国的赌注,而是美国可以合作的坚定伙伴。同时美国需要避免走传统西方式霸权统治的老路,尊重世界“非西方化进程”。

如果我们能够坚持合作竞争对手关系,就能推动中美关系向前发展。笔者以为中美关系发展可以用三阶段论来分析和展望。以现有中美关系为起点,中美关系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经济相互依存,目前仍处于第一阶段,即初级阶段;第二阶段为安全与政治相互依存,意味着双方在政治安全上能达到更多共识,战略互信明显增强,不视对方为战略对手;第三阶段为政治经济综合相互依存阶段,形成非传统的、非联盟的大国关系。现在正处于第一阶段向第二阶段的艰难过渡之中。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