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带一路”区域研究之南太:太平洋岛国,掀起你的盖头来

编者按:自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哈萨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亚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已为埃塞俄比亚、刚果共和国、毛里求斯、肯尼亚、印度、斯里兰卡、白俄罗斯、密克罗尼西亚等国家特殊经济区的立法、规划、建设提供咨询,输出中国经济特区发展经验。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的工作,即为“一带一路”项目在海外切实落地提供智力支持,同时也是中国研究咨询业“走出去”,输出中国软实力的良好实践,受到了中国外交部和东道国政府的高度评价。 中国网观点中国特此推出“一带一路”区域系列研究。

胡振宇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海洋经济研究所所长

周余义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海洋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 太平洋岛国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和发展需求,具有借助域外力量拯救自身、发展自身的强烈愿望。

□ 在全球贸易增长放缓的形势下,中国与太平洋岛国贸易实现了逆势快速增长,年均增长约15%。

□ “二战”后太平洋岛国成为西方的外延,美、澳、英、法在岛国具有文化认同的历史基础,中国应着力加强对太平洋岛国的系统性国别研究。

遥远而神秘太平洋岛国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延伸线,因大部分处于赤道以南,一般统称南太岛国。广义上的太平洋岛国区域,包括除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以外的27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已经独立的有14个,斐济、萨摩亚、汤加、巴新、基里巴斯、瓦努阿图、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所罗门群岛、瑙鲁、图瓦卢、马绍尔群岛、帕劳、库克群岛和纽埃,除库克群岛和纽埃外,其余12个国家为联合国成员国。

太平洋岛国“岛小海大”,陆域总面积仅53万平方公里,海洋专属经济区面积却高达1900万平方公里,是中国海洋专属经济区面积的6倍还多。《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将“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南太平洋”作为海上丝路战略的重点方向之一,但就合作和发展的重心来看,仍以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两个传统“大国”为主,在空间上存在巨大空缺。

一、太平洋岛国生存压力大

太平洋各岛国间陆域面积相差悬殊,1万平方公里以上的岛国仅4个,分别为巴新、所罗门、斐济和瓦努阿图,其它岛国基本在1千平方公里以下,最小的图瓦卢和瑙鲁,分别只有26和24平方公里。

太平洋岛国多处于环太平洋地震活跃带,地震、海啸、飓风、暴雨、山洪、火山喷发是其主要自然灾害,全球升温、气候变暖带来的长期影响也逐步显现。以巴新为例,该国受自然灾害频繁,既有冰冻灾害(集中于该国高地)、风暴潮等气象灾害,也有地震、火山爆发、海啸等地质灾害。由于经济发展落后,社会管理能力不足,巴新难以应对自然灾害,如2014年4月,台风“艾塔”使其直接受灾人数达12000多人,在美国和国际移民组织等的帮助下,才逐步恢复。

受气候变化影响,太平洋岛国面临世界范围的减排效果滞后、自身守土无力、购土移民无望的三重困境,是全球气候变化的最大受害者。如对图瓦卢而言,按照1993-2012年间海平面上升速度,至2062年其60%的国土将沉入海中,其他国家如瑙鲁、基里巴斯、瓦努阿图等岛国也面临类似问题。

太平洋岛国自身难以面对巨大的危机,需要借助域外力量。从域外力量看,欧盟国家目前除英法外对岛国皆染指不深,且欧债危机后英法手里的“气候大棒”也明显变轻,美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左右摇摆,无法见诸行动。中国提出的“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对岛国具有吸引力。

二、太平洋岛国发展愿望强烈

总体来看,14个太平洋岛国中,瑙鲁、帕劳、库克群岛、纽埃等4国发展水平较高,其余10国人均生产总值均远低于1万美元,既有拯救生态灾难的紧迫压力,亦有强烈的发展需求。从科技进步对海洋资源可持续开发的广阔前景看,太平洋岛国各有其特点。从近期发展潜力看,瑙鲁和巴新的矿产、木材等资源开发模式有别于其他岛国的渔业或旅游资源开发模式,分别处于开发后期和开发前期,巴新近年来经济增速较快,但既有开发潜力也有转型压力,需要我们认真考虑对接点。

由于国土资源差异,各岛国发展差异显著。巴新国土面积占岛国总面积的87%,经济总量和人口规模优势也相对突出,国内生产总值已达170亿美元,占岛国总量的63%,总人口为667万人,占岛国总量的74%。但人均生产总值仅为2500美元,在岛国处于低下水平。主要原因是尽管巴新矿产、石油和经济作物等资源丰富,但技术、设备落后,仅能进行初级产品加工,附加值低。旅游业虽然有所发展,但规模依然偏小,每年接待外国游客约7万人次,对经济总量的拉动能力有限。目前,巴新全国人口中有37%生活在国际贫困线(人均1.25美元/天)以下。

斐济国内生产总值约为44亿美元,总人口约85万,占岛国的比重分别为16%和9%。斐济凭借丰富的旅游资源和便利的交通条件,经过40多年的发展,已成为太平洋区域重要的旅游中心地,年接待国际游客量超过70万人次,约占太平洋岛国国际接待游客总量的40%,旅游收入约8亿美元,约占太平洋岛国旅游总收入的20%。

纽埃、库克群岛和帕劳,虽然经济总量和人口规模均较小,但人均生产总值均已超过1万美元,分别达18462美元、14451美元和13615美元,瑙鲁也接近1万美元。

三、中国-太平洋岛国贸易投资合作加速

2011-2015年,在全球贸易增长放缓的形势下,中国与太平洋岛国贸易实现了逆势快速增长,进出口贸易总额由43亿美元增长到了75亿美元,增幅达73%(其中,2015年单年增长63%),年均增长约15%。中国对岛国的出口额约52亿美元,同比增长100%,主要产品为机电产品、车船、服装和纺织品等,从岛国的进口额为23亿美元,同比增长15%,主要产品为原木、渔产品、矿产、天然气等。此外,2015年,中国在太平洋岛国区域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17.5亿美元,完成营业额8.9亿美元,完成非金融类直接投资1.2亿美元,均保持较快增长态势。

从贸易对象来看,中国与太平洋岛国的贸易对象主要为马绍尔群岛、巴新和所罗门群岛。2015年,中国与三大主要贸易国实现进出口贸易额达67亿美元,占中国与太平洋岛国进出口贸易总额的比重超过90%。其中,马绍尔群岛和所罗门群岛虽然是未建交国,但与中国经贸往来频繁,2015年与中国进出口贸易额分别为34亿美元和5亿美元,占比分别为46%和7%。巴新作为太平洋岛国最大的经济体,是中国最大的原木进口国,同时正发展成太平洋区域重要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中国则是巴新重要的投资来源国,中冶集团占有瑞木(RAMU)镍矿85%的股权,巴新也正成为对中国的镍矿主要出口国。2015年,双方进出口贸易额达28亿美元,占比达37%。

此外,斐济地处南太平洋中心位置,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自1975年与中国建交以来,双边经贸关系发展顺利,目前已成为中国在太平洋岛国区域的第四大贸易合作伙伴。2015年,中斐双方进出口贸易额达3.5亿美元,相比2011年增长了一倍。

2007年以来,中国对巴新等8个主要岛国的直接经济投存量呈现“阶梯式”上升态势,尤其是海上丝路战略提出以来,中国对岛国的直接经济投资存量呈指数式增长,2015年投资存量达到25亿美元,同比增长146%。

四、中国应加强对太平洋岛国的深入研究

太平洋岛国交通不便,长期游离于国际政治边缘。在“二战”后的长期发展过程中,其官方语言(英语)、教育体系、制度设计已普遍西化。关岛、夏威夷、澳大利亚是岛国重要的文化、教育中心和金融支持中心,岛国的大家族、政治精英多在这些地方接受高等教育,美、澳在这些岛国具有文化认同的历史基础。

外交方面,太平洋岛国区域有6个国家(基里巴斯、马绍尔群岛、瑙鲁、帕劳、所罗门群岛、图瓦卢)仍然是中国台湾地区的所谓“邦交国”,是台湾当局仅次于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第二大“邦交国”的集中地。一直以来,台湾当局对这些国家提供援助以巩固“外交关系”,并通过派遣技术团、医疗团、提供奖学金和人道主义救援等方式对中国建交岛国进行拉拢渗透,导致个别岛国在外交承认上来回摇摆,甚至当作谋求金钱利益的筹码。

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岛国对于中国所需承担的责任的期望值也越来越高。目前中国参与岛国的开发仍以政府无偿援助、低息贷款为主,援助领域基本以基础设施等非盈利的公共产品领域为主,中国政府援助与中国企业进入渔业、矿业等资源行业获取利润并承担社会责任方面尚未形成公共产品与市场产品的良性互动关系。

而中国对太平洋岛国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成果较零散,不够深入,且相关研究往往关注的并非太平洋岛国,而是亚太关系及亚太区域化等大国政治问题。直接导致中国对太平洋岛国无法形成清晰、深刻、系统的认知,不能制定系统化的顶层设计。面对落实“一带一路”倡议的新形势,未来应着力加强针对太平洋岛国的系统性国别研究,尤其是对太平洋岛国的历史文化背景、经济社会发展、政治外交关系等研究,推进我国在太平洋岛国区域进行精准战略定位,进行高效、务实合作。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0_165230.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一带一路”区域系列研究
  • “一带一路”区域系列研究
  • 自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哈萨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亚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已为埃塞俄比亚、刚果共和国、毛里求斯、肯尼亚、印度、斯里兰卡、白俄罗斯、密克罗尼西亚等国家特殊经济区的立法、规划、建设提供咨询,输出中国经济特区发展经验。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的工作,即为“一带一路”项目在海外切实落地提供智力支持,同时也是中国研究咨询业“走出去”,输出中国软实力的良好实践,受到了中国外交部和东道国政府的高度评价。中国网观点中国特此推出“一带一路”区域系列研究。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