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夫多妻制更容易导致性犯罪率上升

历史进入父系氏族社会以后,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男性开始拥有更多的财产并成为政治上的领导者,他们希望占有更多的妻子以生育更多的子女来扩大自己的势力,妻妾的多少日渐成为权力和地位的象征。据《明会典》记载,刑部律例规定: “亲王妾滕十人, 一次选。世子那王妾滕四人, 二十五岁无子具二人, 有子即止; 二十无子始具四人。将军三十无子具二人, 三十五无子具三人。中尉三十无子取一妾, 三十五无子具二人。庶人四十以上无子者, 许姿一妾。” 宗法制下,天子是最大的奴隶主,拥有最多的妻妾,而大大小小的贵族则依据等级占有数量不等的妻妾,庶民娶妻则受到了严格的限制。

随着一夫多妻制的出现,女性被视为男性占有者的一种财产,女儿出嫁时所得的聘金, 也成为家庭的一笔收入。据《礼记·丧服传》中记载,“夫者,妻之天也。妇人不二斩者, 扰曰不二天也。”女子一旦出嫁,即从属于丈夫,也无需为父亲服丧。而且妻子不但在精神上要从属于丈夫、服从丈夫, 在财产乃至自身等方面也要取决于丈夫。

2009年印度遭遇大旱,不少农民生计受到威胁,更无钱还贷,为了还贷,他们会将妻子“贱卖”给放债人。据英国《独立报》报道,印度农民因为旱灾颗粒无收无力还贷时,通常以4000到12000卢比(100印度卢比约合12元人民币)的价格将妻子“贱卖”给放 债人。买卖双方只需签订“婚姻契约”,签字画押后即可一手交钱,一手交人。这个契约还规定:一旦丈夫厌烦了他的妻子,就可以将妻子转卖给另一个男人。

一夫多妻制也会带来女性之间的激烈的竞争,正如加里·克贝尔所说,多配偶制下,“女性的结婚年龄越来越小,这可能会降低她们对教育的投资(因为家庭产出是社会产出的一种替代),这样就减少了女性的社会产出。”而且“一夫多妻制下的家庭管理更具严格的等级性,因为家庭规模更大了,而情感联系则更少了;其结果是“代理成本”更高了,委托人(即丈夫,家庭的掌权者)不得不设计和实施一些家庭管理规则。”此外,一夫多妻制家庭中的女性更容易与其他人通奸,因为她们很少和丈夫过性生活,也不怎么爱丈夫,因此丈夫不得不更谨慎地监视她们,以防她们“红杏出墙”。

一夫多妻制下,由于男性财产和地位的不平等,照顾多名妻子和子女需要消耗大量资源,这让多妻制逐渐成为了富人和显贵人物的特权。南非总统祖马是惟一奉行并公开承认一夫多妻的民选总统,按照祖鲁人的传统,他是可以娶多位妻子的。作为4个女人的丈夫和22个孩子的父亲,南非总统雅各布·祖马惬意地享受着一夫多妻的生活。南非议会2010年证实,祖马每年花费上百万英镑的“配偶供养”预算用于在总统夫人们的私人事务上。据有关材料显示,祖马总统的“配偶供养”预算在2009-2010年度高达120万英镑,几乎是前总统塔博·姆贝基在任期间的两倍。

摩门教是在19世纪初期由小约瑟夫?史密斯创立的。《摩门经》本身并不涵盖任何有关多配偶制的内容。从19世纪30年代开始,史密斯就开始实行一夫多妻制,并向“长老会”秘密宣布,他接受到了新的启示,那就是:一个男人只有拥有多个妻子,才能成为天国之君。可是史密斯本人从未公开承认过一夫多妻制,这种制度也从未归为正式的教义。

摩门教原教旨主义者欧文·阿尔里德表示,阿尔里德团体(摩门教原教旨主义者的一个聚居团体)内只有一小部分人加入一夫多妻制婚姻。在犹他州盐湖河谷、锡达城和蒙大拿州的派恩斯戴尔居住的阿尔里德团体中只有10 --15% 的成年人生活在一夫多妻制婚姻内。在墨西哥的摩门教原教旨主义者当中, 只有5%的人实行一夫多妻制婚姻。

恩格斯曾说过,“男女的数目, 不管社会制度如何, 迄今又差不多是相等的”。这一男女人数大致相等的客观因素, 多妻制必然导致一部分人没有老婆。假设有五分之一的男人拥有一妻一妾, 则必然有五分之三的男人只能娶一妻, 还有五分之一的男人当鳏夫。由于男女比例基本相当的限制, 因而不可能每个男人都能多妻, 而男人们是否能多娶的决定因素则是他们的经济和政治地位, 故贵族阶级能普遍实行一夫多妻, 非贵族阶级中的大多数只能组成一夫一妻的家庭, 一部分极端贫困者甚至终生未娶。大多数庶人一夫一妻、一部分人独身的婚姻事实, 并非他们被禁止多娶或不娶, 而是社会的自然选择或淘汰。

韦斯特马克在《人类婚姻史》中提到一夫多妻制的实行,“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一定的经济状况和社会状况, 即 财富的积累和不均等的分配以及不断增大的社会分化”。同样,加里·克贝尔在《反常经济学》一书中指出,多配偶制婚姻会给现代社会带来巨大的社会成本,并且这种成本无法与多配偶制婚姻受益者们所得到的利益相抵消。尤其在社会财富分配极为不均的情况下,多配偶制婚姻的合法化会使富人能够娶很多位妻子,甚至拥有众多情人,这将减少低收入男性对于女性的选择机会,由此加剧社会的不公。

艾德·格拉比安诺夫斯基(EdGrabianowski)曾在博闻网(HowStuffWorks) 发文指出,在美国,信奉摩门教原教旨主义的多配偶制家庭的经济状况可能相当窘困,作为多配偶主义者的领地,亚利桑那州的科罗拉多市真可谓是贫困交加。家庭的收入根本无力抚养所有的妻子和儿女。他们基本上靠社会的福利救济为生,有些人甚至会以欺骗手段来骗取一些救济金。这种现象非常严重,以至于科罗拉多市和一些处境类似的社区不得不对州福利制度施加严格的限制。

2006年美国社会学家辛普森及怀默等人跟踪调查了曾经在马萨诸塞州工读学校(为有违法或轻微犯罪行为的未成年人而办的特殊学校)就读过的男生,并纵向比较他们从17岁到70岁的经历。其中大多数受测者都结婚多次,并允许研究人员记录比较他们在结婚和未结婚状态下的犯罪情况。最后的结果显示,结婚者的犯罪可能性降低了35%,其中对于财产犯罪以及暴力犯罪,结婚者的犯罪可能性则降低了50%。此外,研究还发现,当男人离婚和丧偶时,犯罪率就会上升。

通过实验得出结论表明,在其他因素相同的条件下,与已婚男人相比,未婚男人更有暴力倾向,更容易沦为罪犯。那些贫穷和没受过教育的男人,他们在妇女的自由市场上完全没有成功的希望,找不到妻子的男人在竞争的驱动下将变得对社会和他们自己越来越危险。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