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没有立法,局长举报也被“抄家”

李美 绘 来源:《山东商报

仅仅15天时间,山西运城市夏县教育局局长吴东强,经历了因举报被刑拘、被“抄家”、取保候审、恢复上班的过程。这一出无妄之灾,只缘于10月22日,举报县长李晋学的两条短信。多名当地的官员表示:“举报的代价太大,政治需要智慧。”(据11月17日《新世纪周刊》)

总体上看,相较那些因上访举报而被送进精神病院,或者罚款拘留等现象,吴东强还算有些幸运,倘不是上级及时介入,真不知事态如何发展。不过,有一点似乎可以断定,那便是经此一遭,别说是吴东强,就是那些可能了解领导腐败内幕者,多半会打消举报念头,以免重蹈吴东强如此覆辙,要不,又怎有“政治智慧”一说?

琢磨“政治智慧”,弦外之音不外乎这么两点:要么明哲保身,“忍”字当头,让别人去当“出头鸟”;要么举报手段更为隐蔽,别让被举报的李晋学抓到把柄。不过,这些人事先可能并不知道,为从茫茫人海中捞到那个举报者,李晋学不惜亲自坐阵,居然会像《风声》或者《潜伏》桥段那样,动用高科技监听设备侦听举报者;在抓到举报人后,当即翻箱倒柜,费尽心思寻找“经济问题”的蛛丝马迹;亲自安排召开由公安、检察、法院一把手参加的“三长会议”,要求以“涉嫌诬告陷害”之名,“先把他拘起来再说”……

一个县长,居然可以调动公安机关,抓捕针对自己的举报者,可以轻易调动并支配公、检、法,按照自己的意愿,随意给举报者安戴嫌疑罪名。面对对制度尤其是法律,权力神通广大、势如破竹,举报者个别人即便真就具有再大的“政治智慧”,又怎能撼动一群人特别是权力与强制力量的围攻?

这倒让人不觉想起年复一年的举报人保护制度旧话。针对举报人频遭打击报复的现象,社会关于加强举报人保护制度立法的呼声日甚。无疑,保护举报人是十分必要的,理论上也有助于其人身安全的保护。不过,李晋学的所作所为,却给人提供了另一个可怕的视野——权力支配的资源太过雄厚,单一的保护机制,显然不足以抗衡囊括政府部门、检察、法院组成的打击举报人的强大合力。或者讲,现实中那些打击举报的力量如果不能受到制度重创,举报人保护制度无异于纸上谈兵。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