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器官移植:突破“猪心狗肺”不如解决器官捐赠问题

张田勘 学者

8月11日的《科学》杂志在线刊登了浙江大学、云南农业大学、重庆第三军医大学、哈佛大学以及其他科研机构与公司的团队使用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排除了猪基因组里含有的内源性逆转录病毒(PERV),这被视为利用猪的器官供人体移植的一个重大突破。

剪除PERV可能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如果可以将猪器官移植到人体,则排除了该病毒可能让人染病的风险,二是解除了该病毒可能引发的器官移植后的免疫排异反应。

把动物器官移植到人身上是异种异体(同位)移植,显然比采用人的器官(同种异体同位)移植要复杂得多,技术难题也更多。尽管这是一个方面,但还是远不如利用人的器官进行移植,只能是一种备案或备胎。

根据条条道路通罗马的原则,一方面把它当作器官移植的一条道路进行探索,另一方面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以人的器官进行移植上,在目前主要是鼓励更多的人去世后捐赠器官。

即便剪除了猪的PERV,但安全和排异问题还是存在,而且显然比移植人的器官产生的问题还要多。由于是异种器官,猪器官上还有更多的免疫原性物质(分子)可引发免疫反应,免疫排异等诸多问题还需要一一解决。

此外,由于是异种器官,猪的生命年限和器官生理功能也会和人不一样,这就可能难以保证猪的器官移植到人身上有与人的器官一样的生理功能。

目前,人的肝脏移植最长存活者已超过33年,肾脏移植者可以存活更长,世界上已知的亲属活体肾移植患者存活时间最长是近40年(中国非亲属死亡者供体肾移植的存活最高年限为27年)。仅以存活年限来衡量,就得比移植人的器官要多几次,显然会造成更多的不安全。

此外,由于是异种器官,在排异反应发生后,服用的抗免疫排异的药物剂量也会很大,可能影响受者的生活质量和存活年限。

利用动物器官供移植的最大动机是解决器官供不应求,如果能解决这个难题,显然采用人的器官就不仅更为安全耐用,而且在伦理上让接受者更为安心,至少不至于会担心是“人面兽心”或“猪心狗肺”。

无论在中国还是世界其他国家,器官移植的技术都已经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器官捐赠率,也决定了器官移植能挽救多少人的生命。器官捐赠率指的是,一个国家器官捐赠总人数除以该国百万人口数,即每百万人有多少人捐赠器官。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全球捐赠和移植观察所2016年的统计,全球捐赠率最高的是西班牙,达43.8%;美国第五,达30.76%;中国排51位,为2.98%。

2017年全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会议透露,我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已近30万,且完成器官捐献案例已累计超1.2万例,捐献大器官超过3.45万个。目前,我国人体器官捐献数与移植数,均位居世界第二。但是,在捐赠率上还排名在后,如果能提升捐赠率,则人的供体器官是完全能满足器官移植所需。

解决这个问题需要针对中国人为何不愿捐赠器官。2011年的一项调查表明,认为死后要留全尸的比例最高,达33.1%,;担心捐献出去的器官会造成器官买卖的达30.1%;对器官捐献还不够了解而不愿捐器官的为20.69%;认为没有必要去帮助别人的仅占1%。

所以,解决了前三个因素,中国的供体器官就可以满足需求。近两年,中国针对担心捐献出去的器官会造成器官买卖做了大量工作,废止了死囚器官供移植,让器官捐赠率大幅上升。

当然,这并不是指动物器官供人移植不值得研究,如果在这个方面也有全面突破,将是对器官移植的有力补充。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1_169931.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