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特朗普访华:中共十九大后举世瞩目的大国外交互动

安刚 盘古智库研究员

中美关系将迎来今年以来的又一重大事件。继今年4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于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举行会晤后,特朗普又将于11月8日至10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这一访问是中美两个全球性大国一段时间来政策与外交积极互动的结果,将对中美关系在国际秩序重大调整变动期的走向产生重要且特殊的影响。

两国国家元首的一来一往,将把中美关系全面导入“习近平-特朗普时代”,正式开启一个新的周期。同时,这次访问在中共十九大胜利闭幕后不久进行,对于中国向外界阐释新时代发展方略、对于中国这个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与美国这个西方世界最强大国家接驳改革发展战略,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新的互动经过特朗普当选以来一年多的接触交往,中方与美国本届政府实现了两国关系的大体平稳过渡,建立起顺畅的联系。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确立了良好的工作联系和个人关系,已2次会晤、8次通话。海湖庄园会调整设立的中美四大高级别对话机制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均已顺利启动并举行首次对话,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外交部长王毅和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多次互访、会晤和通话,为特朗普访华做出细致入微的准备。

中国一段时间以来的对美外交务实进取,稳住了美国政府换届在中美关系当中掀起的波澜。经贸领域,提出通过做大增量缓解摩擦的思路,倡议“百日谈判”取得“早期收获”。朝核问题,提出“双轨”思路,积极劝和促谈,同时严格执行联合国安理会涉朝决议,显示公允立场。南海问题上,有效发挥“筑岛”形成的战略震慑力,有效管控局势。台湾问题上,妥善处理特朗普在候任期接听蔡英文电话、2017年6月出台首批价值14.2亿美元的对台军售等事件,捍卫一个中国原则。中方有理有力有节的斗争和留有余地及时转圜的策略,加深了对手对中美关系有关问题敏感性的认识,赢得了对手的尊重,抑制了特朗普政府打破常轨、无所顾忌、交易思维,为总体关系层面的对话与合作规避风险、扫除障碍。

对于刚刚结束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中共十九大,美国政、商、学、军界予以很大关注。从迄今为止的各方面言论看,美方最关心的其实并非与意识形态和世界秩序变迁相关,而是十九大释放什么样的改革信号,特别是在推进经济调整和市场改革方面,期待从中找到自身发展和相互合作的机遇。

美国的国内形势和对外政策倾向需要一个总体稳定的中美关系。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强调“美国优先”,实际就是美国经济复苏优先、稳固特朗普执政地位优先、处理国际事务美国国家利益优先,总的不想在海外惹事生非,负担过多责任代价,需要中国的配合,这种心态总体上为中美扩大沟通交流提供了机会。特朗普政府从现行国际体系中与美国利益不太相干或直接相抵的领域“退出”的趋势尚未终止,与之相对应的,是对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等具有改革现秩序、建构新秩序色彩的举措采取默认态度,或至少一时无暇顾及,单向阻力和相互冲突处于静默状态。

妥善处理敏感问题综观一段时间来的特朗普外交,似乎缺乏长远的战略思维和规划,其印度洋-太平洋政策仍未有清晰而具体的架构,基本上延续奥巴马政府的思维和布局,同时体现出对热点问题疲于应付的特征。在此背景下,特朗普此次访华,同样缺乏长远的战略设计,是一次“实利驱动”“结果导向”的访问。特朗普会通过这次访问就中美关系和两国做出宏观积极表态,但其真正关心并极力索要实质成果的议题就是两个——经贸和朝核,两个议题都深切关乎中美两国的国内政治。

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商品贸易逆差来源国,据美方统计,2016年美国对华商品贸易逆差高达3470亿美元,占美国商品贸易逆差总额的近50%。美国对华服务贸易一直处于顺差状态,但规模远不及商品贸易。

面对特朗普上台后不惜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和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的威胁,中方推动中美“百日谈判”在商品贸易、服务业开放和国际合作方面取得进展,中国给予美国两项转基因农产品安全证书,允许美国牛肉进口,取消外资“资信调查与评级服务”准入限制,允许美资电子支付服务供应商进入中国市场。但特朗普政府的“胃口”显然不会止步于此,极力寻求在钢铁、服装、机电以及金融、服务等行业和美国企业赴华投资准国民待遇等问题上取得突破,要求中国对美贸易顺差有明显可见的减少。

然而,根据中国海关的统计,今年1~8月中国对美货物贸易顺差为1680.6亿美元,同比上升6.5%,8月单月对美顺差升至262.3亿美元,创2015年9月来新高。中国巨大的商品贸易逆差主要来源于经济发展阶段差异和美国对华高技术产品出口限制,需要双向互动解决,而特朗普政府在放宽对华高技术产品出口限制和继续商谈《中美投资保护协定》(BIT)方面态度消极,两国最高层要想协调出一个各自国内均能认可的处理中美贸易摩擦长远指导原则来,切实体现“做大增量”的可期前景,难度仍然很大。

改善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对于中国推进供给侧改革、对于引导世界经济环流向好调整,以及预防各方“退出”量宽和“缩表”背景下的全球恶性通货膨胀风险,都是有好处的。着眼未来,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终需协调出一个结构性的双赢互惠结果,特朗普访华或许可以成为一个机会节点。

朝核问题是特朗普政府在亚太方向的头号安全议题。过去数月,朝鲜猛力推进核导技术研发,进行第六次核试验,密集试射中远程弹道导弹,实现巨大技术跨越,日益接近具备可将载有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发射至美国本土的能力,美国对朝鲜“核导威胁”的评估趋于紧迫,对朝动武清除之声与默认朝鲜拥核主张“交相辉映”。复杂态势下,特朗普政府犹豫不决,既不敢打,也不想谈,除了不断向朝发出武力恫吓的信号,只能继续压中国配合美管控朝鲜,对朝实施更严厉封锁,与美方协调所谓“应变准备”,向中国转嫁部分压力。

在今年春天的海湖庄园会晤中,习近平主席花费大段时间向特朗普阐释朝核问题乃至朝鲜半岛问题的来龙去脉,使对方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以简单生硬办法就能解决的短期问题。过去数月,中方积极落实联合国安理会涉朝决议精神参与多边制裁,使特朗普政府认识到对朝一味施压效果有限,同时对朝鲜核战略的不可逆转性有了更直观的感受。特朗普此次访华,两国领导人将会就朝核问题做进一步深入交流,但中方要想破除美方敌视朝鲜、军事施压的固化思维,突出对半岛和平的共同需求,劝导美方走上与朝对话谈判之路,还要做更多苦口婆心的工作。

除了上述两个核心议题外,特朗普此次访华也会触及台湾、南海、两军关系、人权等话题,这些话题虽然传统,多年来一直悬挂在中美高层对话议题单的显要位置上,但也在新形势下发生着新变化,有待双方重新梳理、对表。应当看到,尽管中美关系表面过渡顺利,交往密切,但相互战略疑虑并未消除,误判的风险仍然较高。中长期而言,随着中国继续崛起,美国深陷“政治衰朽”和“外交收缩”,世界最大上升国与最大守成国之间能否超越国际权力斗争的陷阱,共同引导国际秩序朝合理方向调整,并不是一次高访就能解决的,需要长期努力。

不过可以确信的是,通过中美之间持续不断的高层接触,世界将更加明确地接获一个关键信息:在国际秩序转换过程中,中国之所得不一定是美国之所失,美国之所得也不一定是中国之所失。(安刚 )

相关事件

  • 特朗普首次访华
  • 特朗普首次访华
  • 特朗普将于2017年11月8日至10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成为中共十九大之后访华的第一位外国元首。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