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如何看待德国陷入组阁僵局

李超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德国陷入组阁僵局的讨论沸沸扬扬。去年9月24日,德国举行联邦议会选举,至今已超过3个半月,默克尔还没有牵头组成新一届政府,这对一向稳健可期的德国来说,的确有点反常。

实际上组阁遇阻的现象在欧洲国家并不少见。2010年比利时大选后,由于议会各党迟迟达不成一致,曾出现了18个月没有中央政府的“空窗期”。正是由于预见到组阁过程中可能遇到障碍,各国宪法早有相关规定,一般由旧政府充当“临时看守政府”,直至新政府成立,因此行政运转并不会陷入停顿。德国此次组阁僵局之所以受到如此广泛关注,主要是德国的特殊性所致。

德国人崇尚稳定,默克尔执政十二年来的政策无一不体现一个“稳”字。从强调紧缩财政,到积极斡旋乌克兰、叙利亚等周边危机,始终力图为欧盟营造稳定的发展环境。德国自身内外政策及经济发展也一直呈现稳定和延续性。直至2015年难民危机爆发,德国一贯强调的这种“秩序感”才被打破。此次组阁僵局则再次损害了德国的稳定局面,与其他国家一样,德国政坛也被打上了“不确定”的烙印,在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后,“不确定”似乎成为了新常态。

从欧盟角度而言,德国近年来话语权和领导力大增,对于推动欧洲一体化进程、塑造欧盟内外政策负有特殊责任。当前欧盟遭遇内外困局,英国脱欧、分离主义、民粹主义均侵蚀着一体化成果。法国新总统马克龙就任伊始提出了雄心勃勃的改革倡议,迫切期待德国支持。德国组阁一拖再拖,严重影响欧盟改革进程,一体化建设实际处于停摆状态,因此各国都纷纷聚焦德国政坛,期待组阁获得突破。

那么组阁前景到底如何呢?在联盟党、自民党、绿党三党谈判失败后,经总统施泰因迈尔斡旋及一个半月的讨价还价,社民党同意回到谈判桌。1月12日,联盟党和社民党就尝试再次组建“大联合政府”初步达成一致。消息传来,外界一片叫好声。欧委会主席容克、法国总统马克龙等政要纷纷对此突破表示高兴。

但事实上前景远非明朗。社民党内对于再次组建“大联合”其实有着截然相反的两种意见。党主席舒尔茨、外长加布里尔、北威州州长拉舍特等人主张以大局为重,但党内左翼和青年团强烈反对社民党再次参与执政,主要担心向过去四年一样,继续遭联盟党“收编”和“矮化”,从而“丢掉未来”。就在两党达成一致随后几天,萨安、柏林等州的社民党主席团以投票方式反对参与组阁,社民党副主席施泰格纳等高层要求在正式谈判中重新修正部分已达成的条款并加大向联盟党施压力度。鉴于社民党21日党代会要投票表决是否正式开启组阁谈判,谈判结束后还要全体党员表决谈判结果,因此组阁道路依然漫长,目前还不能排除再次失败可能。

应当如何看待此次德国陷入组阁僵局呢?这种罕见局面提示人们,德国以及欧洲民意分裂、社会碎片化已经积累到相当程度,对于维持经济社会稳定发展足以造成较大损害。此次组阁过程中的种种乱象,首次将德国内部的纷争龃龉暴露于外,令人瞠目。自民党作为一个老牌大党,为本党利益不惜令谈判破裂;联盟党、社民党围绕是否增加福利、如何安置难民、如何推动一体化吵得不可开交,左右争斗之激烈前所未有。推而广之,纵观欧洲各国,这种现象近年已是常态,外部危机不断,内部又缺乏变革的力量和方向,这使得民众深感迷茫,对政府缺乏信心。

进一步而言,从默克尔的权威到德国的领导力都受到挑战,未来德国的“领头羊”地位或需重新定义。德国的影响力,不仅源于其出色的经济表现,也源于其稳定的政局、和平主义和文明力量的外交方略。默克尔也是继承发展了这些优良特质而得到认可,成为“政坛常青树”。但以应对难民危机为标志,默克尔及德国的领导力开始遭到一些质疑。

组阁僵局也显现了德国领导力的不足,不仅默克尔的支持率明显下跌,最近几个月,德国的声音已经从欧盟决策权中消失。总的来看,德国处理欧洲事务缺乏宏观战略设计,还是以自身利益和“秩序观”为中心,较少考虑别国的承受力。初心虽好,但方式方法上有所欠缺。此次组阁过程中,德国各界表现出对欧洲一体化未来的不同认知,令外界深感忧虑,更意识到德国主导欧盟并非最佳选项。

鉴于法国总统马克龙已经雄心勃勃地竖起了引领欧盟大旗,未来或许德法之间会经历一次“力量再平衡”过程,德国要重新回归配合法国、携手法国的老传统,做强“德法轴心”,与法国共同推动一体化进程。(责任编辑 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1_177531.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