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子女常回家”入法实乃越俎代庖

据介绍,新修订的老年法在社会保障里拆分出一些内容,单独成立“社会照料”一章。强调给予老人更多精神关怀,子女 “常回家看看”将入法。(1月5日 《山东商报》)

建基于约1.67亿的老年人口基数上,老年人口的生活状况和幸福指数是社会构架的重点,亦是难点。不可否认,老年人的生活现状的确堪忧——半数的老年“空巢”是事实,不少老年人生存无保障也是事实,社会福利保障不健全也是事实。那么,作为应担负起孝悌职责的子女应是挑大梁的绝对主力,因此,“常回家看看”不仅应如歌曲唱的那般婉转动听,还应该上升到行为高度。

这种道德习惯行为义务对当下社会而言,不仅应该,而且很有必要。但将其托起至法律的高度则有越俎代庖之嫌。道德和法律虽然在社会关系的构架中有理性趋同的一面,但在本质上还是有明确界定的。

说它是越俎代庖,并非空穴来风:一来,“常回家看看”属于家庭关系,在2000的历史文明中已经形成了伦理共识,回不回家,回家频率本身是涉及长幼关系,属于“范畴内”的运作,而道德规范和伦理则是维系这层关系网的“润滑剂”;再者,如果将其纳入法制轨道,原本依靠孝道维系的家庭关系必然会撕破,即使是换来了子女的“常回家看看”,也是法律压制下的非自愿,这本身是背离家庭和睦初衷的。

将其入法,与其说是建设法治国家的必要,不如说是道德和伦理遭遇现实的乏力。当一个社会的最基本的伦理道德脆弱到要靠立法来维持时,该反思的就不应只是道德,而是整个社会。哪些该反省?不妨来从诱因反推一下:

其一,收入分配差距问题。为何“空巢”多发生在中低收入者家庭?中低收入者为何鲜有归家?是他们缺乏孝心?这一连串问题的答案着实凸显了收入差异化的现实之痛。对不少人而言,节假日加班能挣点奶粉钱,少回几次家能省点火车票钱,甚至是动车高铁钱。物价飞涨,口袋空空的,拿什么面对父母那沧桑的眼神?

其二,社会保障问题。福利保障一直是公众殷切期望的,但其进程不可恭维。而对老年人而言,正式这种物质保障的或缺,才大大加剧了幸福指数的下滑,危机感和无助感被激发?为何法国、英国、加拿大等少出问题?文化差异只是一个方面,社会保障制度才是根源。前不久不是有曝光天价养老金吗?为何没见这些人喊着说“空巢”、“精神无寄托”?

如果要深究,恐怕还有好多现实困顿之境。首先要明确这样一个问题:国人的孝心一直未泯灭,道德约束和伦理价值观也一直都在,变化的,只是略显苍白的现实。所以,要还老人一个精神交代,要做的恐怕不是用法律来约束道德,越俎代庖,只会适得其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2_10132.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常回家看看
  • 常回家看看
  • 新修订的老年法内容引起关注。草案在“精神慰藉”一章中规定,“家庭成员不得在精神上忽视、孤立老年人”,特别强调“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赡养人,要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人”。民政部副巡视员吴明对此表示:“由于老年法属于社会类立法,因此具体细节不可能规定得很清楚。但以后子女不‘经常’回家看望老人,老人可以诉诸法律。”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