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店“代写暑假作业”该反思什么?

临近开学,未完成的暑假作业成为不少学生头疼的问题。29日,记者了解到,目前不少网店推出代写暑假作业业务,标价为3元/页,12元/千字等,店家展示20余种字迹供买家选择。采访中,一店家告诉记者,近期买家太多,该店有19名代写员仍忙不过来,已推掉不少单子。(8月29日北方网)

早就知道有网络枪手明码标价,代写公文的。“业务”多为代写领导讲话、单位总结、毕业论文,已经对应到不同职业不同行业,不同职务,种类一应俱全,“服务”可谓对口、周到。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这样的代写,或许是对当下文风、学风的一个反讽。有需求才形成市场。我们的各类材料,连篇累牍、汗牛充栋,如果审视一下,有多少是有真知灼见的?有多少是嚼别人嚼过的馍?但因着会要开、文要发,当开会和发文更多地只是表现为一种形式,一个任务,各种材料,就成了成人“作业”,网络代写也就应运而生。

会赚钱的人,总能找到市场。而市场之所以总能被找到,某种问题或已见端倪。网络代写学生暑假作业,而且,“代写员基本都是大学生。”这就更让人不寒而栗。大学生为中小学生代写作业,有网民批评代写的大学生见利忘义,突破道德底线;购买代写的学生逃避作业,是对学风的败坏。

话说得有点狠,但话糙理不糙。此外,代写作业之所以有市场,并且“供不应求”,也拷问着暑假业本身是否科学合理。做多少,做什么,必须经过认真思考和科学论证,否则就是无效劳动,浪费学生时间。前两天热议的“在家上学”,人们表达最多的,是对现行应试教育制度的不满。而选择“在家上学”的原因之一,正是不堪学校经常要布置的机械重复性的作业。

网店代写的暑假作业,相当一部分可能就是这一类的。写不写本来就意义不大,但学校又要求必须完成,而老师又未必看得过来。虽然代写不如不写,但开学那天交不了差,也是一个问题,所以就代写了。其实早就有家长代写作业的,我就亲眼见过。一些家长心疼孩子,比如抄写3遍之类。我不认为这是家长害孩子,天底下的哪有不希望孩子学习好的呢。这只是为孩子代劳一部分意义只在完全任务的课业负担,有何不可?这样的代劳与网络代写的差别只在有偿与无偿,无所谓对错。

笔者这么说,不是主张代写作业。相反,我认为代写作业是一种极不道德的欺骗行为,是对老师的极不尊重。既违道德,也有伤学风。做作业可以引入市场交换的原则,渗透进学风,是极为可怕的;一个以作业的名义在孩子心里种下不诚实,危害更是不可低估。

对代写作业,不是一个非对即错的简单判断,和“在家上学”一样,它同样应当触及对现行教育模式的反思。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