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卖家养鹦鹉被判5年有悖人之常情

因卖了两只自己养殖的鹦鹉,深圳男子王鹏被法院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妻子任盼盼说,他们后来才知道,出售的这两只小太阳鹦鹉不普通,属濒危野生动物,否则她丈夫绝对不会铤而走险。而且她一直以为野生动物保护法是保护野生动物的,压根没想到人工饲养繁殖的也犯法。(5月7日《沈阳晚报》)

之前有农民因逮癞蛤蟆被判刑、有农民乱挖“野草”蕙兰被判刑,现在又有人因为售卖自己养殖的鹦鹉而被判重达5年的有期徒刑。一起又一起沉重的司法案例,俨然给人一种我国野生动植物保护的法制教育工作越来越依赖于个案的感觉,让人们通过这类司法判决个案学习和了解野生动植物保护的法律法规和野生动植物常识,而非脚踏实地深入大众之间开展普法教育。

当然,从法律角度说,深圳男子售卖自己养殖的鹦鹉被判刑,确实有法可依,并不冤枉,法院并非是在乱糊涂案。鹦鹉科所有种都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之中,学名为绿颊锥尾鹦鹉的小太阳鹦鹉列入了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换言之,售卖小太阳鹦鹉,的确触犯了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要被追究法律责任。另一方面,哪些野生动物可以用于商业性经营,可以驯养繁殖和经营,国家林业局有明确的规定。在国家林业局2013年发布的《54种可商业性经营利用驯养繁殖技术成熟的野生动物名单》中,并不包括小太阳鹦鹉。这意味着小太阳鹦鹉,不仅不能拿到市场上买卖,而且压根就不允许私人饲养,人们在家中饲养小太阳鹦鹉,本身就不合法。

但是,居民售卖家养鹦鹉被判刑,却有悖社会普遍正义和人之常情,也不符大众的普遍认识。国家制定野生动植物保护的法律法规,初衷和出发点是要避免野生动植物遭到人为破坏、捕杀、挖掘,尤其是避免濒危物种遭遇人为的灭绝。小太阳鹦鹉属于濒危野生动物,当事人在家中饲养繁殖,不但没有导致数量的减少,加剧濒危局面,反而增加了数量。而且,鹦鹉不同于穿山甲等野生动物,人们购买、养殖鹦鹉,更多的是出于兴趣爱好,是为了娱乐或情感上的陪伴,将其当作宠物,而不是当成家禽,为了食用,饲养鹦鹉不会造成家养的小太阳鹦鹉遭到大规模食用的后果,上千年的鹦鹉饲养历史已经说明了这一点,当事人养了这么多小太阳鹦鹉也没有吃一只。

另一方面,正如当事人妻子所言,在包括笔者在内的广大普通人眼中,野生动植物是指那些真正在野外自然生长的动植物,人工种植、饲养、繁殖的动植物并不算野生动植物。

可见,民众售卖家养的小太阳鹦鹉,诚然有违法之处,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量刑显然过重,脱离了社会常识和起码的人性。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前段时间说,一个案件的审判,首先要最大限度追求法律正义;同时,要兼顾社会普遍正义,这起个案夜莺考虑到这一点。再者,老生常谈的一点是,公安、林业等部门必须加强野生动植物保护的普法教育。

相关事件

  • 深圳鹦鹉案
  • 深圳鹦鹉案
  • 因卖了两只自己养殖的鹦鹉,一位80后男子王鹏被法院判处五年有期徒刑,罚款3000元。这份判决被其家人发到微博上后,引发热议。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