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逃票再补票”不能沦为春运安全盲区

王凯磊 中国网时事评论员

1月21日,从苏州开往上海的G7209次列车,疑因列车超员无法开行。铁路12306客服回应,该次列车确系超员,“打个比方,你这个车本身就是短途的,(其他旅客)他随便买了张车(票),然后上了其他车,按规定高铁是不能超载的。”(1月22日 长沙电视台)

车票象征的是嫁接两地的有效桥梁,且是时空位移自成体系的有价凭证。春运起航,许多乘客沦陷于“购票难”无法回乡的困境中,利用逃票或购买短途票先上车,再对他所要乘坐的重点车次或热门区段进行补票弥补的变相方式,成为了无票游子们热衷的回乡补救措施。

归乡心切是人之常情,变相回家的不正常方式也可以理解。手持短途车票,逃票后再进行补票弥补,如此曲折的乘车方式在金钱消耗上虽没有差别,但其实前后的客流分布不均衡却存在着极大的安全隐患。此次高铁因列车超员无法开行,不仅打乱了列车中所有乘客的出行安排,更影响了后续列车的开行计划,加大了重新恢复高铁有序运行的难度。

就逃票自身而言,购买短途的车票然后对登乘的其他车次进行后续补票,其实也是打破现有规则和市场秩序的不合理行为。车票自身已确定了乘车的区间和价格,违背乘车原则会造成管理窘境。选择逃票再补票的初衷是为了变相回家,但设想,人人都以此种逃票再补票的方式进行乘车,那么重点车次怎堪其负?冷门时段空荡荡的运能浪费又由谁来“埋单”?

安全盲区萌芽于乘客的侥幸心理之中,应在民众心中构筑规则之墙来规避。对于逃票再补票的乘客,应该进行严肃教育。此种行为看似无伤大雅,实则暗藏着安全隐患,重点地段与时段客流量的额外激增使运量告急加重了列车运行的负荷与难度,进而影响了乘客出行的安全与准点。“合理的顾客是上帝”是服务行业的宗旨,但是“上帝”也需时刻遵守既有规定,切莫让简单的问题因拐弯抹角的行为复杂化了。虽说此种行为称之“违法”有点过重,但是影响的后果却比违法结果更为严重,每天的逃票后再补票感觉无关痛痒,但最终可能酿成大面积的“习惯性违法”。

规避安全隐患还需管理部门来补漏,适当提高查票阈值。从根源上看,进站验票、闸机检票、车厢查票,三道防线需层层把关。当人流激增时,若每一站都存在一两个漏网之鱼,那么数十站的客流叠加对列车运能而言无疑是巨大的压力。用“霸道”维护来遏制“粗汉”行为,是一剂颇有效用的猛药。

同时,铁路部门也应在春运客流激增的情况下做好充分的节前准备与运输调控,加开关键区段与重点时段的车次,让每个乘客都不用选择逃票后再补票的无奈且不合理的行为。畅途的开启需要相应运能运量的提升来守护,一味地“堵”不如温柔地“疏”,解决购票难的问题才是遏制此种暗藏安全隐患不合理行为的关键。

车票是回家的通行证,也是烙印公共秩序的公共财产。逃票再补票,金额的零差距掩盖了安全隐患的存在。安全盲区的填补需要摒弃此种不合理的行为,也是为旅途的畅通舒心画下圆满的句号。(责任编辑: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3_19993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2019年春运
  • 2019年春运
  • 2019年春运时间从2019年1月21日(腊月十六)开始,到2019年3月1日(正月廿五)结束。 2018年12月,中国铁路客票发售和预订系统研发的“候补购票”功能于2019年春运期间上线。12月23日,2019年春运火车票将开始发售,全国铁路春运预计发送旅客超过4亿人次。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