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世界需要邓小平式的领导人

当今世界,矛盾重重,危机四伏,象一团乱麻。小到个人,大到国家,立心为私,同而不和。自私和个人自由变成宗教式的狂热。结果,人事关系,道德缺失;政治生活,信任缺失;经济生活,危机四伏;国际事物,称雄称霸,越来越不和谐。这些现象,同人类追求的根本目标和自然规律的要求,相去越来越远。然而,物极必反。回归根本,务本求实,不仅是当前拨乱反正的必由之路,也是今后,国际国内政治经济发展的趋势。因此,就特别需要象邓小平先生那样的领导人

西方国家走极端,从上世纪末苏联解体开始。冷战胜利使西风倒吹,世界上掀起了私有化和普选的浪潮。许多国家,不论是否有条件,一味跟美国学。美国更是把自己的价值标准,当作普世价值,到处塞。国际间有纠纷,首先想到的不是和,而是炸,或政权更替。美国打伊拉克,查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幌子,根本上是要通过拔除萨达姆这颗钉子,在中东普遍推行美式民主,并控制那里的石油资源。

事实上,这是对现象的误读误判。凡事都受自然规律(道)的制约。自然规律在具体事务或行业中的体现,便是理。因此,人们做事,要讲道理,抓根本。脱离这一点,就会走极端,受惩罚,最终会被逼迫返回到根本上来。

诚然,几个世纪以来,西方国家,经济发达,社会先进;这是因为它们有资本主义制度和市场机制。同封建社会相比,资本主义更适合当时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市场规律,以及由此而形成的社会机构和法律体系,能保证社会资源的有效配制。从商品生产开始起,市场机制就存在,迄今已上千年。而西式自由选举,区区不过百年。因此,不是西式选举带来西方的繁荣,而是社会进步和市场机制的完善,使西式选举变的更流行。

缺乏社会进步和市场经济的国家,自由选举后都毫无起色。俄国轻信西式“震荡疗法”,差点丧了命,现在明白过来,开始往回走。在美国,民众很会用选票为自己某利益。政治家要选票,就得投其所好。谁的选票多,叫的响,谁的利益就会受到更好的关注。社会集团利益不同,决定了社会机构和组织的目标各异。目前美国社会,族群分裂,机构对立,互不信任。共和民主两党,不仅意识形态针锋相对,而且社会经济政策各执一端,互不相让。从私利出发,按照利益集团的强弱,划分政治版图,分配社会利益的制度,本身就不是公平、正义、与和谐的社会模式。现在的美国,跟人老了一样,毛病多多,日积月累,积而无解,又步步加深和激化。

譬如,管理阶层为自己牟利。1980到2003年间,美国行政总裁的平均工资上涨6倍。就在经济危机肆虐的2010年,又上涨了27%,而同年普通阶层的工资仅上涨2%。再看财富,2007年,美国1%的家庭拥有社会私有财产的34.6%。接下去的19%,占50.5%;两者相加,20%的家庭拥有全部私有财产的85%。对这种不公平现象,民众极为不满。在“阿拉伯之春”的启发下,部分人开始占领华尔街,不到两个月,席卷全美几十个城市。世界上,也有上百个城市响应。私则争,公则平,不平则鸣。上述现象,说明了当今世界不公平的普遍性。

三十年前,中国的发展,碰到很大困难,邓小平先生摆脱意识形态的束缚,拨乱反正,尊重规律,发展生产力,借鉴西方经验,引进市场机制。这使中国的经济发展,枯木逢春,活力四射,GDP一路攀升,超越欧洲国家、日本,跃居世界第二位。在数次经济危机中,中国也一枝独秀。连那些同中国系紧密的国家和经济体,都从中受益。

现在看来,如果不出意外,奥巴马能险胜竞选,连任总统。但是,美国人现在还没有疼痛到必须反思的地步;国内政策,难有改变;经济上也会一如既往,不死不活,慢慢往下滑。在国际上,对中国会越来越不宽容。这不是因为他料定自己能赢,而是受其社会基础,和极端自私自由的社会秉性所定,它只能同而不和,国强必霸。自己象条牛,凡和自己不一样,而且跑在前面的,就都是红布。

目前,中国也面临同样问题:贪污腐败;道德滑坡;信任危机;社会不公平和不满义现象,处处可见;经济发展模式,不可持续等。其势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是要把这些偏离和极端现象,拉回到自然规律,和由这种规律所决定的价值、根本、和道理上来。这更要依靠更深层的原始思考,深度挖掘中华民族的智慧,立国为公,为政以德,抓住根本,务本求实。既不照抄西方模式,也不抱残守缺,走自己的老路,而是要找到更适合自己发展的新途径。未来还是邓小平先生的那句话,“不管黑猫白猫,逮住老鼠的就是好猫。” 只有这样,中国才能在险恶的竞争中胜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