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利率市场化三项任务是金融改革深水探路

现代经济体制改革见效最快影响最为深远的领域之一就是金融改革,当前中国改革已进入“爬坡”阶段,市场对利率市场化进程十分关注,央行于9月26日公布了近期推进利率市场化工作的三项任务:一是建立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二是开展贷款基础利率报价工作;三是推进同业存单发行与交易。

不难看出,这三项任务其中一方面是在通过推进同业存单发行与交易,逐步扩大负债产品的市场化定价范围,进一步丰富金融机构市场化负债产品,为稳妥有序推进存款利率市场化创造有利条件;另一方面,是通过建立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由金融机构组成市场定价的自律和协调机制,只要符合国家有关利率管理规定的,金融机构可自主自律来管理货币市场、信贷市场等金融市场利率,这有利于维护市场正当竞争秩序,深化利率市场化的改革。同时,通过建立贷款基础利率集中报价和发布机制,把市场基准利率报价从货币市场拓展至信贷市场,让贷款利率管制全面放开发挥出更大的积极市场效应。

在第一方面,当前将积极借鉴国际上同业存单发行与交易的成功经验,结合我国近年来同业融资市场发展迅速的实际状况,从银行间市场上发行同业存单入手,择时投出大额可转让存单(NCDs)等存款的替代类产品,推动大额中长期存款利率市场化,这将迈出存款利率市场化的关键一步。这也是解决类似于之前银行的“钱荒”问题的有效的改革措施。

在第二方面,近期将以自律机制为基础,组织综合实力较强的金融机构报出对其最优质客户执行的贷款利率,为金融机构信贷产品定价提供参考。这将有利于适应贷款利率全面放开、实现市场化的需要。据说,包括工行等10家成员在内的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成立,其第一次工作会议于24日在京召开。“自律机制”开始尝试运行。贷款利率的市场化影响深远,需要有稳妥的推进措施和过程,而“自律机制”无疑是贷款利率全面放开、全面推进利率市场化的很好的探索方式。

当前,中国存在两个基准利率体系,一是央行公布的一年期存贷款基准利率,二是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未来将如何把这两者结合起来,以推出“市场化基准利率”,现在还难以确定,但是,有两个方向的推进措施是可以确定的,一方面是推进存贷款利率市场化,另一方面是找到科学的“基准利率”。金融机构将以其最优客户执行的贷款利率作为贷款的基础利率,以此为“基准”来评级认定不同等级的风险客户,形成贷款的利率管理体系。显然,近期如果能成功建立起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执行好贷款基础利率集中报价和发布机制,这对于贷款利率全面放开,推进市场化具有重大的意义。它一方面可以激励金融机构强化财务约束,对贷款实现科学合理定价;另一方面可以通过建立信贷市场基础利率,为金融机构信贷产品市场化定价提供参考。

业内人士认为,当前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从措施上来看应从放开贷款利率推进到放开存款利率,在政策设计上要从完善存贷款市场利率形成机制来考虑,并做好金融市场稳定的制度保障工作。而近期利率市场化改革的三大关键点是:一、构建最优贷款利率机制,培育商业银行的自主定价能力;二、着重推进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CD),扩大存款利率上浮空间;三、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和银行破产制度,提供市场稳定的制度保障。

此次公布近期推进利率市场化工作的三项任务,正是着手解决利率市场化改革三大关键点中的前面两点。其实,在国际上,关于最优贷款利率机制,虽然各个国家的金融情况不同,但在一些金融发达国家,一直实行着,比如,美国、日本等推行了最优贷款利率机制,而且,这些国家或地区均实行商业银行自主报价。显然,商业银行分散化的自主报价能较好地反映各家银行对市场竞争态势、自身成本收入结构和利差变化情况的判断,对于避免官定利率不能真实反映市场资金供求的弊端能发挥积极作用。中国此次推行建立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正是要培养商业银行的贷款自主定价能力,将最优贷款利率机制作为全面推进利率市场化的战略举措之一,以进一步建设一个更加完善的金融市场。而关于推进同业存单发行与交易,我们应该看到,在当前经济金融发展阶段,大额存款人的风险识别能力明显高于小额存款居民,不断放开该部分的存款利率管制,并逐渐取消上限,不仅有利于培养银行的存款定价能力,也不至于导致小额存款人的损失,因此,这是推进存款利率市场化较为可行的选择,随着大额存款利率上限的日趋放开,小额存款定价也可随之逐步完善。

关于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和银行破产制度,提供市场稳定的制度保障,有专家认为,这很可能是下一步利率市场化改革将推出的重要措施之一。之前一阶段,货币市场利率几次出现飙升现象,对商业银行的业务经营产生不小震动。事实上,一个完善的金融市场,不仅包括完善的价格体系、权力受保障的经济主体,还要有较为顺畅的市场进入和退出机制。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资金市场的波动幅度将明显增大,定价主体的行为也必须遵循市场规则,因此,一些金融机构将难免因经营失误而面临困境,有的甚至因陷入困境而“病入膏肓”,这就必须有退出机制。但由于银行存亡关乎广大储户的根本利益,因此由政府主导构建存款保险制度和银行破产制度的势在必行,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和银行破产制度的紧迫性和必要性也就大大增强。当前,中国也有存款保险制度,只是该制度是国家信用担保下的隐性制度,每当经营不善的金融机构退出市场的过程中,往往是由中央银行和地方政府来承担个人债务清偿的责任。但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金融体制改革的深化,由各级政府或中央银行“买单”的缺陷和弊端正越来越显现暴露出来,这种模式不仅给各级财政带来沉重负担,而且也导致中央银行货币政策目标的严重扭曲,这是与金融市场化的方向不相适应甚至互相脱节的,所以,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和银行破产制度,提供市场稳定的制度保障,将是下一步深化金融的重要方向。

毫无疑问,近期推进利率市场化工作的三项任务是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措施,是深化金融改革的可贵探索,是为金融改革进入“深水区”进行摸索、探路,为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打好基础,积累经验。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3_8333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