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剩余权力论”的荒谬

——香港社会应理性正视中央与特区的政治关系

张定淮 深圳大学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所副所长,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6月10 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了《“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其不仅对香港回归历程做出了回顾,对香港回归以来落实 “一国两制”的实践情况进行了总结,重申了中央对于香港政策的连贯性,还特别强调了“全面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政策”。

对于白皮书(尤其是第五部分内容)的发表,香港社会肯定有人会感到大为惊诧,并冠之以“政策收紧”的信号,其实不然,中央对于香港实行“一国两制”的方针政策并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因为香港社会存在着对“一国两制”的片面理解或误解,中央才需要对“一国两制”怎样准确和全面理解做出阐释。

“九七”以来,香港社会中的确有一部分人是在曲解“一国两制”方针政策。这不仅表现在对基本法所确定的香港政治制度的认识上,更为严重的是故意对 “一国”和“两制”的关系进行偏离“一国两制”政策和基本法的歪曲。“剩余权力论”的提出就是明显的例证,其目的在于否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所享有的高度自治权是中央授权的结果,并试图在舆论上造成香港本身就是本源性权力的拥有者,以此来否定中央对于这一享有高度自治权地区的全面管辖权并避开香港特区作为一个地方区域对于中央的基本政治责任。

香港是一个具有高度自由特性的社会,这种自由特性是香港保持繁荣的重要条件,但这种自由特性也存在一个问题,它在允许香港社民充分享有各种权利的同时,也为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物提供了方便,因此,香港社会内部少数敌视中央的人与外部势力眉来眼去,不断对中央政府发起挑战,并竭尽辱骂、诽谤之能事,对国家主体实行的政治制度不断做出攻击。

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地方区域对于国家主权的维护、国家安全的保障和国家的发展利益是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然而,香港的反对派势力却利用中央对香港社会自由特性的高度包容和尊重,不断歪曲宣传国家安全立法会对香港市民所享有的高度自由造成伤害,并以此为由拒绝和无限期地搁置基本法所规定的第23条立法(即国家安全立法)。这构成了对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现实和潜在的威胁。

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国家主体是一个正在走向法治的社会,在2017年实现香港行政长官的普选问题上如若本着理性态度,严格按照基本法的相关规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对于这一选举所作出的解释和决定办事,香港的普选进程是可以平稳推进的,这无论是从政治上讲,还是从法治的角度看,都是一种具有正当性的事,但香港的一批极端反对派人士却要抛弃基本法和全国人大的决定另搞一套,提出要在行政长官候选人产生的问题上搞“政党提名”、“公民提名”,并在中央明确指出这两种提名方式有违基本法的相关规定和全国人大的相关决定的情况下,仍然威胁以一种具有潜在暴力倾向的“占领中环”运动对中央政府施压和对抗。

在“一国两制”条件下,香港的从政者和治港者是需要遵守对国家效忠的基本政治伦理的,然而立法会议员的当选者中居然有人在进行宣誓时连“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的誓词都含含糊糊,甚至故意省略。这种情况不得不令人警惕。

上述种种情况表明,香港极端反对派人士骨子里就没有爱国爱港的心态。其本质就是不愿意理性地正视香港回归后中央与香港之间十分明确的政治关系。在此情况下,中央以白皮书的形式全面诠释“一国两制”的政策内涵十分必要。白皮书的作用在于提醒香港社会中央和特区的政治关系是无法改变的,香港这样一个地方性区域社会内的极端反对派人士要理性正视中央与香港之间的政治关系。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4_101034.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一国两制”白皮书发表
  • “一国两制”白皮书发表
  • 《“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10日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北京正式对外发表。这是中央政府第一次就香港工作发表白皮书。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