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特朗普行情”还能维持多久

美股遭遇黑色星期五,股债双杀。标普500指数收跌59.85点或2.12%,报2762.13点。道指收跌665.75点或2.54%,创2016年6月份以来最大单日跌幅,报25520.96点。纳指收跌144.92点或1.96%,报7240.95点。上周,标普500指数累跌3.86%,道指累跌4.12%,纳指累跌3.53%。

特朗普刚刚破了美国总统20年不去达沃斯论坛的惯例,向全球夸耀了其执政一年的政绩:不错的经济增长率,比危机周期前还低的失业率,当然还有他自豪的“特朗普行情”,即美国股市的牛市行情。随后在首份国情咨文中,特朗普将他的政绩谈得更为明晰:减税计划、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移民计划等都被涉及,而且还将中俄列入竞争对手。特朗普用自信的语调强调,美国国会和民众要相信,他的“美国优先”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在他的带领下,美国会“重新伟大”。

在本次“黑色星期五”之前,美国两大投行就发出“特朗普行情”难以持续的信号。美银美林牛熊指标飙升至7.9,接近卖出8的指标。自2002年以来,美林美银已经发出11次卖出信号,命中率为100%。此外,高盛熊市风险指标也高至69%,为十年来最高位,接近之前“互联网泡沫”和“信贷泡沫”的水平。从定性到定量,从常识到机构,都预示着“特朗普行情”或偃旗息鼓。“黑色星期五”是“特朗普行情”终结的拐点吗?有几个关节点值得关切。

一是第一季度都是美国经济的痛点。过去3年,美国第一季度寒冷恶劣气候都会对美国经济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从而动摇市场对美国经济是否“稳复苏”的信心。从去量化宽松到谨慎加息缩表,耶伦时代的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都不得不关注第一季度的这种自然气候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今年美国第一季度的天气情况也不好,此时迎来“黑色星期五”,而且是在耶伦主持联储议息决议(任内最后一次)维持利率不变的情况下,市场对美国经济的乐观预期会打折扣。

二是特朗普夸耀的美国经济复苏和美元的表现南辕北辙。在美联储维持加息缩表正常化预期的市场情势下,美元对全球主要货币都是“跌跌”不休。弱势美元的地位,既是美国在危机周期内消费美元的结果,也是新经济周期美元地位下降的现实折射。美元汇率“跌姿势”其实让特朗普陷入了一种逻辑和道德困境——就前者而言,弱势美元不符合美国经济复苏和货币政策正常化的逻辑;就后者而言,特朗普一直指责中国、德国、日本等国是货币操纵国,现在美元的表现,则让美国陷入了操纵货币的尴尬。

三是特朗普的核心政策和理想目标还没有着落。特朗普的核心政策是通过“美国优先”实现美国“重新伟大”。前者要靠“减税计划”,后者则是系统性工程,主要是靠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减税计划已经通过法案确定,也似乎取得了一些成果,但这是否和特朗普夸耀的美国景气周期联系起来,还值得推敲。

即使减税计划和经济情况能够形成因果联系,也只能说是减税计划起到了兴奋剂的刺激效应。长期看,减税计划的减税规模宏大,对美国经济带来的正刺激与财税减少的副作用,利弊如何需要足够的时间去评估。而且,减税计划和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是联系在一起的,后者需要更多的联邦政府开支去支持,即使按照特朗普政府预想的政府与社会资本“二八开”的比例进行,万亿美元规模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也需要联邦政府拿出2000亿美元。

美国政府有那么多钱吗?国会掣肘下的联邦政府说关门就关门,特朗普又要在全球各地维持强大的美国军事存在,财政赤字的大难题更是美国历届政府难以化解的沉疴。特朗普的核心政策如何执行,美国能否“重新伟大”,在建制派看来也许都是“乌托邦”。

热门事件标签